我,90后,亲历俄乌战争,祖国帮助我和乌克兰媳妇回国,感恩祖国

27岁,我在乌克兰筹备一家汉语培训机构,结果一场疫情,我的一番心血付诸东流。后来认识了一位美丽的乌克兰姑娘,克服重重困难抱得美人归,不久她怀孕了,为迎接宝宝的到来,我花光全部积蓄在乌克兰买下一套房子,钥匙还没到手,俄乌战争的一声炮响惊碎了我所有的美梦。

我,90后,亲历俄乌战争,祖国帮助我和乌克兰媳妇回国,感恩祖国

(去年乌克兰夏天解除隔离和尤利娅出来散步,自由真好!平安真好!)

可是,我这个“倒霉蛋”也有转运的时候,在中国大使馆的帮助下,我和我的乌克兰媳妇安全回到中国。要问我现在最大的梦想是什么,就是能和家人一起迎接每天的太阳!

我1992年出生于内蒙古呼伦贝尔的大河湾国有农场,父母都是农民,家里还有一个比我大八岁的姐姐。

父母都非常勤劳,每天起得很早去给奶牛挤奶,然后去农场干活。父亲身体不好,常年生病,微薄的收入基本上都支付医药费了,所以那时家里的经济状况很不好。父母在我身上寄予厚望,希望我能通过读书来改变命运,可惜那时的我不懂得父母的良苦用心。

我7岁上小学了。那时的我十分淘气,一有空就在农场的广阔天地里疯玩,根本无心学习,成绩基本上都是班里的倒数几名。我有一个堂姐,我们俩还是同桌,她的成绩稳居班里的第一名,我和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老师就经常批评我说:“你也不学学你姐姐,看看人家多优秀!”

每次开家长会,父亲和叔叔也是坐一块。老师在家长会上还会点名表扬、批评学生家长,那场面搞得父亲非常尴尬,每次开完家长会回到家揪住我就是一顿揍。

我,90后,亲历俄乌战争,祖国帮助我和乌克兰媳妇回国,感恩祖国

(小学三年级,右一是我的学霸堂姐,右二是我)

上初中以后,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渐渐懂事了。看到父母的辛劳,我决心要好好学习,不辜负他们的期望。可惜因为我小学基础太差,虽然很努力,成绩还是跟不上。

初二那年,我又回到初一复读,从此成绩飙升到全校前几名。中考那年,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当地最好的高中——扎兰屯第一中学。

高中三年,我成绩依然优异。但因为高三那年我心理压力巨大,高考发挥失常,只考上了一所二本的生物医学工程专业。决定学医,还是因为高二那年我亲爱的爷爷心肌梗塞去世,由于发病太快,我都没能和他老人家好好告个别。

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第一次品尝生离死别的痛苦滋味,让我决定学医,希望通过自己学到的医学知识来挽救一些病人的生命,减少人世间这种生离死别的痛苦。

我,90后,亲历俄乌战争,祖国帮助我和乌克兰媳妇回国,感恩祖国

(高中毕业时和同学的合影)

大学期间由于我表现突出,被选上了班里的班长,还是学生会干部。大四那年我已经开始准备考研,不料父亲因胃癌去世。

短短几年,我连续失去两位至亲的人,内心的痛苦难以言喻,尤其是父亲的去世,对我打击至深,我所有的努力,其实都是为了将来给父母更好的生活,人生最大的遗憾,莫过于子欲孝而亲不待!

最终我放弃了考研,我不能让羸弱的母亲承受过重的负担,我要扛起养家的责任。

2015年我大学毕业,来到北京一家医疗器械公司做医用直线加速器的售后维修,月薪一万,这个收入水平在当时还可以。但是工作也相当辛苦,要不停奔波在各个城市,可能今天在广西,明天就要到哈尔滨,白天坐了一天车或飞机,晚上还要继续加班。这种高强度的工作对我的身体消耗很大,我萌生了要离职的想法。

那时家境已有所改善,母亲也渐渐走出父亲去世带给她的悲伤。经过反复考虑我辞职了,没有重新找工作,而是决定趁年轻再多学点知识。

我,90后,亲历俄乌战争,祖国帮助我和乌克兰媳妇回国,感恩祖国

(在北京工作时的照片)

2017年我来到了乌克兰留学,开始学习俄语,闲暇时间兼职汉语教师,教当地人学习中文。在这期间我也结识了一批同在乌克兰的中国同胞,并与他们成了志同道合的朋友。

2019年我和朋友一起筹备开一家汉语培训机构,并且已经和当地的三所私立学校洽谈了合作,不料疫情汹涌而至,一下子打散了我们刚刚筑好的理想版图。

这个事黄了之后,我又来到中兴在乌克兰的分公司,任行政经理。公司附近有一个公园,我下了班常常过去散散步。我完全意料不到,就是在这里,我邂逅了我的妻子,一个漂亮的乌克兰姑娘。

那是2020年9月的一天,我像往常一样去公园散步。那天天气很好,碧空如洗,微风不燥。蓦然间,一个漂亮的乌克兰姑娘闯入眼帘,她肌肤雪白,目似秋水,一头金发在阳光下闪烁着细碎的金色光芒,整个人看上去像是从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白雪公主。

我,90后,亲历俄乌战争,祖国帮助我和乌克兰媳妇回国,感恩祖国

(尤利娅在感情上是一个容易满足的人,一束鲜花就能让她特别开心)

我看得目瞪口呆,直到姑娘冲我友好的一笑,我才回过神来,赶紧上前打招呼,然后我们就自然地攀谈起来。姑娘叫尤利娅,是个才19岁的大三学生,课余在公园附近的一所国立小学教英文。

尤为令人惊喜的是,尤利娅十分热爱中国文化,大学学的是中文,我们一下子有了说不完的话题。直到夜幕降临,我才送她回宿舍,临别时,我们互留了联系方式。

以后就天天相约散步聊天,随着交往的深入,我在尤利娅身上发现了更多可贵的品质。尤利娅的家境十分不错,她的父亲是一名公务员,母亲是一名铁路会计,他们家还有一个加油站和一家榨油厂。

但是尤利娅上大学以后就自己做兼职赚学费,不依靠父母,她的这种独立自主的精神令我肃然起敬。乌克兰女孩大多热情奔放,但尤利娅却不同于她们,她温婉含蓄、优雅大方,有着我们东方女性身上的特质。我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她。

我,90后,亲历俄乌战争,祖国帮助我和乌克兰媳妇回国,感恩祖国

(和尤利娅在户外散步)

也许所有的爱情都要经历一番波折,才能证明它的坚贞和伟大,我和尤利娅的爱情同样经受了考验。

我们恋爱不久,尤利娅向父母坦白了我们的爱情,她的父母自然极力反对,他们不能接受宝贝女儿远嫁他国,尤利娅的父亲甚至要求尤利娅退学回到家乡,以此来阻止我们继续交往。

那个时候我没有给尤利娅一点压力,我告诉她我会尊重她做出的任何决定。我已经29岁了,清楚自己要的是一个可以携手一生的爱人,如果她在这份感情里有一丝犹豫,我都没有信心她可以伴我走过以后那些平淡琐碎的日子。虽然万分忐忑,但我还是安慰自己“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我等待着时间交给我答案。

其实天下没有一对父母会真的阻止自己的儿女奔向幸福,他们的本意不过是想在儿女奔赴幸福的途中把把关。在尤利娅的坚持下,她父母终于答应见我一面。当尤利娅告知我这个消息时,我激动地紧紧拥住她,虽然她父母还没有最终同意,但我知道我们已经胜利了一大半,而这个胜利是尤利娅用她对爱情的执着争取来的。

我,90后,亲历俄乌战争,祖国帮助我和乌克兰媳妇回国,感恩祖国

(和朋友参加乌克兰中国留学生春节晚会)

圣诞节,我们买了车票去尤利娅家乡去拜望她的父母。我的成熟稳重、真诚坦率,终于在她父母那赢得了赞成票。

也许是怕夜长梦多,我一刻也不愿意等,我就想把尤利娅这个像珍宝一样的姑娘立刻娶回家。在乌克兰18岁就达到了结婚法定年龄,于是我跟尤利娅求了婚。

2021年3月,我们在乌克兰举行婚礼。强烈的幸福感让我头脑晕晕乎乎的,以至于对婚礼当天的很多细节都想不起来了。

在乌克兰没有男方要给女方彩礼这一习俗,相反他们家还给了我5万格里夫纳,相当于将近2万人民币的红包。

岳母还为没给我们房子和车感到特别愧疚,一方面因为疫情影响,他们家的经济状况大不如前,另一方面尤利娅和我都是比较独立的人,从没想过要“啃老”。

婚后不久,尤利娅怀孕了,为了迎接宝宝的到来,也为了将来家人来这里能有一个落脚之地。我用手里的全部积蓄60万,在乌克兰买了一套房子。

我,90后,亲历俄乌战争,祖国帮助我和乌克兰媳妇回国,感恩祖国

(2021年3月,我们结婚啦)

正当我憧憬着往后“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幸福小日子时,一声炮响击碎了我的美梦。俄乌战争的爆发,使每个在乌克兰的人命运前途都充满了不确定性。

2月24日凌晨四五点钟,一阵刺耳的警报惊醒了睡梦中的我们。我们在惊恐中意识到:俄乌战争爆发了。

外面警报长鸣,防空洞里蜷缩着惶恐不安的人们,这样的画面以前只会在影视剧中看到,现在却在我的生活中真实上演了。

我护着尤利娅随着人群涌向附近的地铁站,直到警报解除,才又带着尤利娅回到家中简单弄点吃的,那些天我们就是重复着这样的生活。

我已经无暇去考虑我刚花掉全部积蓄买下的房子会不会在炮火中化为乌有,蜷缩在防空洞里,我的思维几乎已经停滞。唯一的期望是能平平安安活下来,看着尤利娅顺顺利利把孩子生下来。

我,90后,亲历俄乌战争,祖国帮助我和乌克兰媳妇回国,感恩祖国

(在乌克兰参加半程马拉松赛,那时的我活力满满)

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我开始拍摄视频分享到网上,网友的关心鼓励稍稍缓解了我内心的恐惧。但接下来该怎么办,我没有一点主意,在巨大的变故面前,人是那么渺小无力,一向唯物的我,竟然开始在心里祈求神灵的保佑。

事情突然有了转机,但不是来自神灵的保佑,而是来自我们伟大祖国的救助!就在我焦虑万分、一筹莫展时,中国驻乌克兰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打来电话,他们在统计在乌的华人信息,以为下一步的撤侨做准备,原则上撤侨政策只针对中国公民。

我抱着侥幸的心理将尤利娅的信息也报了上去,我在心里想如果能破例批准当然皆大欢喜,如果不批准,我也就不走了,我决不能让已有身孕的尤利娅独自留下来面对未知的明天。

果然过了几天,大使馆再次打来电话,对尤利娅的信息提出疑问,我如实相告,不料大使馆出于人道主义精神,竟破例批准尤利娅和我一起走。

那一刻,我内心的激动无法言喻,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有一个强大的祖国做后盾,是一件多么幸运幸福的事!

我,90后,亲历俄乌战争,祖国帮助我和乌克兰媳妇回国,感恩祖国

(我在乌克兰做汉语教师和学生的合影)

但接下来又有一件事令我犯难了,非常时期,回国机票18000一个人,回到中国还要接受21天的隔离,机票加隔离费得要好几万。其实这个费用比其他国家撤侨费用已经优惠很多了,但因为我的积蓄已经用来买房子了,身上几乎身无分文。

我妈知道了我的顾虑,马上让我姐姐给我打来一笔钱,她在电话里带着哭腔说:“儿子,你不要担心钱的问题,人是最重要的,有人了才有钱,钱是人赚的。”那么朴素的一番话却让我热泪长流。家人就是在危难时刻会挺身而出保护你的那个人,他们也许是世间最普通的人,却是你一个人的盖世英雄。

我,90后,亲历俄乌战争,祖国帮助我和乌克兰媳妇回国,感恩祖国

(这是我亲爱的妈妈,我生命里的英雄)

很快,我们坐上了大使馆为我们安排的撤侨大巴到了罗马尼亚,紧接着为我们安排了酒店,期间所有的费用都是当地的大使馆和商会承担的。

接下来我们登上这次撤侨为我们安排的临时航班。3月21日,飞机抵达成都,当双脚踏上国土的那一刻,我激动得热泪盈眶,出国留学的前两年我每年都要回来两次看望母亲,因为疫情三年没回来了。

踩着脚下坚实的土地,我在心里大声呼喊:“我的祖国,我终于回来了!感谢你以博大的胸怀接纳了我!如果信念有颜色,那一定是中国红!”

在成都隔离的21天里,由于尤利娅有了身孕,加上初到中国各种不适应,工作人员特批我们隔离在一个房间,这样不仅方便我照顾尤利娅,也节省了一个人的隔离费。

21天的隔离,我们一点也不觉得难熬,有的只是从战火纷飞里逃离出来的踏实安宁。

我,90后,亲历俄乌战争,祖国帮助我和乌克兰媳妇回国,感恩祖国

(我和乌克兰小舅子的合影)

21天隔离期结束后,尤利娅要在当地医院做一个产检,我顺便带尤利娅在成都玩了几天。尤利娅对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新奇,她第一次体验了中国的茶馆文化,逛了成都锦里古街和武侯祠中式园林建筑,特别是第一次见到中国大熊猫的时候,尤利娅更是兴奋得像个孩子。

终于要回家了,尤利娅还贴心地给妈妈买了点心等礼物,到家时已是大晚上,家里还亮着灯,妈妈还没有睡,一直在等我们,这一路舟车劳顿,在回到家的那一刻,所有的疲惫一扫而空。

北方农村的生活条件简陋,但尤利娅适应得很快,和母亲相处得也很好,还跟着学厨艺,俩人闲话家常,每次吃饭都要等母亲上桌才肯吃。尤利娅的淳朴善良不矫情,更让我觉得自己像捡到了宝。

我,90后,亲历俄乌战争,祖国帮助我和乌克兰媳妇回国,感恩祖国

(尤利娅和我妈聊天,我生命中最爱的两个女人关系融洽)

见证了战争的残酷,更懂得和平生活的可贵,我们现在每天和妈妈在一起尽享天伦,就是最大的幸福。我们的宝宝9月份就要出生了,这段时间我都会待在家陪着尤利娅,等宝宝出生了,我才考虑出去找工作。而这一次,我哪也不去了,就留在中国,走过千山万水才发现,只有我们的中国最安全。

现在尤利娅最牵挂的自然是她在乌克兰的家人,好在战争对他们所在的城市影响还不是很大,至少还保持着通讯的通畅,我们每天都视频,知道他们平安,我们才能安心。

我,90后,亲历俄乌战争,祖国帮助我和乌克兰媳妇回国,感恩祖国

(我和尤利娅在迪拜棕榈岛)

有不少网友替我操心我在乌克兰的那套房子,其实对这个事我已经释然了。战争中,所有的一切都如飘在硝烟里的微尘,无足轻重,套用我妈那句朴素的话就是“不要担心钱的问题,人是最重要的,有人了才有钱,钱是人赚的。

我是郭崇索,这就是我的故事,感谢大家的倾听。

最后,愿山河无恙,人间皆安,每个人脸上,都能绽放最美的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