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至民国的40年间,东沙群岛三度被日寇占据,最后如何收回

中国南海岛礁密布,像一盘璀璨的珍珠撒在洋面上,又如点点的繁星在夜空中镶嵌。这些岛礁自北向南构成四个群岛:东沙群岛、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其中东沙群岛距离大陆最近,位于广东汕尾以南260公里。由东沙岛、东沙礁、北卫滩、南卫滩构成。主岛为东沙岛,陆地约为1.8平方公里。

 

 

东沙群岛最迟在晋代即为中国人所发现。因其距离大陆较近,物产丰饶,一直是我国渔民生产活动的场所。清代航海家谢清高的《海录》中就对东沙岛情况进行了详细的描述。东沙岛上有中国渔民搭建的大王庙,以及渔民的坟墓,这些都是东沙属于我国神圣领土的铁证。

 

 

往返东沙群岛捕鱼,在清末已经是闽粤渔民的惯常状态。但在清末民国“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时刻,“渔舟唱晚”、“渔火点点”的和谐图景注定要被帝国主义列强的炮火撕裂。

 

 

上图_ 东沙岛 卫星图

 

 

一、西泽事件

 

 

1907年8月8日,一艘名为“四国丸”的日本轮船从台湾基隆港启航,驶向中国南海。岛上搭载着日本商人西泽吉次。他纠集了一百二十号人马,目标就是东沙群岛的主岛东沙岛。

 

 

在六年前的1901年,西泽吉次在海上遭遇风暴,随船漂流到了东沙岛。他在岛上发现了大量的海鸟粪便。鸟粪中富含氮磷等植物生长所需的元素,是优质的肥料。现在太平洋上斐济、瑙鲁等岛国的一大重要经济支柱就是靠出口鸟粪。西泽吉次以他敏锐的商业嗅觉从鸟粪上闻到了金票的味道。

 

 

于是1902年、1906年,西泽先后两次来到东沙岛,窃取了大量的鸟粪带到台湾贩卖,获取了大量的金钱。人的贪欲是无法餍足的。这次西泽吉打算干一票大的,他招兵买马,打算完全占领东沙岛,变成他的鸟粪生产基地。

 

 

上图_ 有关西泽吉治的日文报道

 

 

西泽吉次到达东沙岛后,携带刀剑枪支,驱逐在此捕鱼的“新泗和”、“广安祥”等中国渔船“将舢板打散,木料浮于海上”。日本人强行登岛,升上日本国旗,拆毁了岛上的大王庙。还用铁器掘开岛上百余座坟茔,取出骸骨,烧毁后倒入海中。

 

 

西泽吉次在东沙岛上除了开采鸟粪外,还养殖捕捞玳瑁等水产,收获颇丰。而中国渔民只得眼睁睁看着金饭碗被日本人夺去。西泽吉次的背后自然还有日本军方的支持,1907年冬,日本从台湾派来军舰一艘、“二辰丸”号商船一艘,满载军火,去南海给西泽撑腰。

 

 

东沙岛丢失之后,最先闻知此事的是两江总督端方。端方立马将此事拍电报给外务部。外务部立即通知两广总督张人骏,要求其查明情况妥善办理。1908年清政府派出军舰飞鹰号和海关巡逻艇到东沙群岛海域进行探查,张人骏寻访了尚坚持在东沙捕鱼,同日本侵略者抗争的渔民,了解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在征得朝廷同意之后,决定同日本人交涉,讨回东沙岛。

 

 

上图_ 飞鹰号战舰

 

 

张人骏照会日本驻广州领事赖川浅之。赖川果然是个“赖皮川”,对日本夺岛之事百般抵赖。他说东沙岛本来是无主荒岛,是日本人发现的,不存在侵略中国一说。日本人的如意算盘是岛上的中国神庙已被拆毁,中国人坟墓已被铲平,中国方面拿不出证据证明东沙岛是中国领土。

 

 

对此张人骏毫不退让,据理力争。他和属下官员翻遍图书典籍,证明东沙岛从来都属于中国。他们找到王之春著的《国朝柔远记》、英国海军测绘局出版的《中国江海险要图志》。这些资料都证明在西泽吉次登岛之前,中国人已经对东沙群岛进行了开发。

 

 

张人骏通过飞鹰号舰长黄钟英调查得知,东沙岛上原有中国渔民修建大王庙一座。庙宇虽被日本人烧毁灭迹。但是庙宇虽毁,“石块及庙宇原地尚可指出”。另外,渔商梁应元等人也纷纷出来指证日本人毁庙毁坟占岛的事实。

 

 

上图_ 王之春 《国朝柔远记》

 

 

见人证物证具在,日本领事哑口无言,无法反驳。此时,日本私自在中国东北修建安奉铁路,华北东北掀起了抵制日货的浪潮。为避免南北两线作战,日本人不得不答应归还东沙岛,但是要求清政府赔偿西泽吉次经济损失67万日元。又经过一轮讨价还价,最终清政府支付给日本人13万日元。1909年10月11日,中日两国签订了《东沙问题条约》,日本承认东沙为中国领土,并从岛上撤出。第一次东沙群岛风波终于平息了下去。

 

 

日本自此在表面上承认东沙群岛为中国领土。但是侵略者的贼心不死,他们一直对东沙丰富的自然资源垂涎三尺,想方设法地进行掠夺。

 

 

上图_ 海人草

 

 

二、海人草

 

 

东沙群岛海域除鸟粪之外还出产一种海草—海人草。海人草生长在水底的2-8米深得珊瑚礁上,是治疗蛔虫病的良药。日本冲绳县的渔民有一项绝技,可以潜入水中十几二十分钟作业不用浮换气,每天一沉一浮,工作十个小时,可以打下百斤海草、于是日本商人便招募冲绳渔民对东沙群岛一带的海人草进行盗采。

 

 

1917年,日占台湾的高雄商会会长石丸庄助雇佣了台湾、冲绳的百余名渔民又一次占领了东沙岛,在岛上建立驻点,采集海人草运回国内盗卖。1923年英国为了航海需要,通过香港商会请求中国政府在东沙岛上修建气象站和灯塔。为此中国政府与1924年6月派出了海军中校江宝容、技术主任方肇融前去东沙岛勘查。结果发现东沙岛又成了日本人的天下。“岛中有日本人及台湾人共有三十名,系捕鱼为业,并有日本渔船一艘……又查日人除捕鱼之外,且兼采海花,拾螺壳,装载回国。”

 

 

上图_ 标注处为 东沙群岛 位置所在

 

 

海军立即将情况汇报给外交部。外交部照会日本驻华使馆,要求“贵政府饬告台湾地方官,转令该日本渔人等速即退出该岛。嗣后并严禁沿海渔民,勿得再行越界捕鱼”。日本方面因为已有协议在前,自觉理亏,而且不想得罪英国人,便让石丸庄助从岛上搬走。随即中国政府在岛上兴建了气象大楼、无线电台和海水淡化厂,第二次收回了东沙岛。1928年还在岛上驻扎了军队。

 

 

日本人在岛上撤走了长期驻点,但是人并没有走远。依旧在东沙群岛海域盗掘海人草,掠夺我国海产资源。

 

 

上图_ 东沙岛 实景

 

 

1926年,中国商人周骏烈得到广东省实业厅的东沙岛开发许可,到东沙岛采海人草,结果又遇到了石丸庄助。石丸声称这次捞采是经过北洋政府批准的。还有日本大阪人松下嘉一郎这时也冒称的广东政府允许,在东沙海域采草。日本人遇见南方政府的人就说是经过北洋政府同意,遇见北洋政府的人就说是经南方政府同意,利用中国国内混乱的局面,巧取豪夺。

 

 

当时中国内战频频、国家积贫积弱,无力驱逐日本强盗,只得在外交上对日本的掠夺行为进行抗议。日本方面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将侵略行为愈演愈烈、气焰越发嚣张。1933年日占台湾的高雄州劝业课长家村隼人还登陆东沙岛,对我方进行公然挑衅,声称“所产海草为日本必须之物,所产海草无论如何必须来取”。

 

 

上图_ 二战侵华日军

 

 

三、沦陷到光复

 

 

日本侵略中国的野心日益膨胀,最终在1937年爆发了全面侵华战争。1937年9月3日拂晓。日本海军第二舰队对东沙群岛发起进攻。在日军巡洋舰“夕张”号和驱逐舰“朝颜”号的舰炮掩护下,一百多个鬼子兵分乘三艘登陆艇登陆东沙岛。中国海军少校李景杭,指挥守岛的37名官兵进行了殊死抵抗。但应力量悬殊,最终寡不敌众,东沙岛终被日军攻陷。

 

 

日军将被俘虏的中国官兵,押送到台湾广东等地服苦役,对其百般虐待,滥施酷刑。这批被俘的守岛官兵最后全部死于日军的屠刀之下。

 

 

日军将东沙岛改名为西泽岛,以纪念侵略东沙的先锋“西泽吉次”。东沙岛上驻扎有日海军一个陆战小队、一个通信分队和一个气象情报班。日军在岛上修建了飞机场、水上飞机泊地、油库和岸防工事。东沙岛归由日海军马公要港部管辖,作为日军挺近南洋的重要后勤补给基地,岛上仅从事渔业生产的技术人员就有300人。

 

 

上图_ 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登陆瓜岛

 

 

1943年瓜岛战役之后,美军开始了跳岛作战。日本在太平洋战场上节节败退。1945年1月,美军企业号航母起飞8架军机,对东沙岛上日军基地进行了轰炸,造成了大量日军伤亡。1945年5月29日,美军派出潜艇“蓝鳃”号,发起了夺取东沙岛的军事行动。美军先用舰炮摧毁了日军的岸防设施,之后12名特战队员涉水登陆岸,与守岛日军进了激战。战斗中,日军2000加仑的航空油罐被摧毁,一时岛上浓烟密布,火光冲天。

 

 

美军很快肃清了岛上的日军,控制了东沙岛,在岛上升起了美国国旗。抗战胜利后,美军向国民政府交还岛屿。但由于国民政府缺少船只,直到整整一年后,才对东沙岛进行接收。1946年6月26日,国民党陆军第二方面军64师159旅的一个步兵加强派和一个通讯组,搭乘海军汕头巡防处第六炮艇队的炮艇终于登上了东沙岛。自1937年沦陷以后,历经九年,东沙群岛终于第三次光复,回到了祖国母亲的怀抱。

 

 

上图_ 东沙岛碑

 

 

以东沙岛为主岛的东沙群岛,在晚清至民国的短短的四十年间,三度为日寇占据,先后被插上美日两国的国旗。是中国这是中国近代历史上的一大屈辱。包括东沙群岛在内的南海诸岛,是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拓之难、维之坚。保卫祖国对南海的主权,是所有中华儿女的应尽义务和神圣职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