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发现元朝文物,学者看完后感慨:原来波斯曾是中国藩属国

杜牧曾有诗云:“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

一件件珍稀的古董文物,承载的往往都是一段历史,一段故事,当后人们发现了这些古董文物,并从中探秘过往,追寻品味曾经的那段时光,大多会惊觉,世事竟然如此奇妙。

19世纪,在伊朗出土的一件文物,经过了专家们根据上面的一些细节仔细推敲,竟然得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结果。

伊朗发现元朝文物,学者看完后感慨:原来波斯曾是中国藩属国

西征花剌子模

话说蒙古帝国之时,成吉思汗打败了西辽之后,遇到了一只从西方而来的使团,这使团正是来自中亚地区的大帝国,花剌子模。

花剌子模国内新国王摩柯末刚刚继位,自称“苏丹”,派出使团名为友好通商,实则是想探听东方虚实,看看有没有机会再次兴兵进攻东方。

成吉思汗见到了这支使团的到来则是很高兴,优待了他们一番之后,决定也派出一支使团前往花剌子模。

于是经过一番准备,一支400多人的队伍出发了,他们携带了大批的商品,和成吉思汗送给摩柯末的金银珠宝,前往了花剌子模。

谁知刚刚进入花剌子模的边境城市讹答刺,便被当地的长官哈只儿抓住了。

伊朗发现元朝文物,学者看完后感慨:原来波斯曾是中国藩属国

原来,成吉思汗这只队伍所带着的财宝太多了,让哈只儿眼睛都红了,这才临时起意,客串了一把“土匪”。

哈只儿下令,这些商队就是成吉思汗派来得奸细,通通斩首示众,把一堆财宝全都归拢在了自己的口袋里。

队伍中只一个驼夫侥幸逃生,一路跑回蒙古,报告给了成吉思汗这件事情。

成吉思汗闻言大怒,但还是准备先礼后兵,派出了三名使者前去问责摩柯末,让他交出凶手。

伊朗发现元朝文物,学者看完后感慨:原来波斯曾是中国藩属国

谁知摩柯末竟然对此毫不在意,直接将正使斩首,又把两名副使的胡子眉毛头发都给剃了个一干二净,让这两人顶着两个大秃脑袋,就这么一路跑回了蒙古。

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两颗大秃脑袋,成吉思汗的脸上却没有愤怒的表情,只是一片阴翳,此刻在他的心里,已经给摩柯末记上了死刑。

公元1218年,西辽彻底灭亡,蒙古帝国的西部边境终于与西域诸国接壤了,看着自己面前神秘的西域,成吉思汗冷冷一笑,百因必有果,摩柯末,你的报应来了。

伊朗发现元朝文物,学者看完后感慨:原来波斯曾是中国藩属国

随即,成吉思汗发兵,西征花剌子模,一路之上,蒙古铁骑破城拔寨,威不可当,最终在1220年3月,攻破花剌子模的新都萨马尔罕,摩柯末如丧家之犬,狼狈而逃,一直跑到了宽吉思海(如今里海)南部的一个岛上。

在这里,摩柯末悔恨万分,但现实却是那么冷酷无情,不久之后,悲愤忧愁的摩柯末忧郁成疾,不治身亡了。

临死之前,将花剌子模“苏丹”之位,传给了他的儿子扎兰丁·明布尔姆。

伊朗发现元朝文物,学者看完后感慨:原来波斯曾是中国藩属国

扬威欧洲

扎兰丁传承了苏丹之位,离开了里海,返回花剌子模的旧都玉龙杰赤,准备兴兵复国,但是此时花剌子模的兵马大权,掌握在突厥将领素骄模手中,素骄模怎么可能轻易把兵马大权给交出去呢。

面对这新任苏丹,素骄模第一个反应竟然是将其伏杀,自己独揽大权。

扎兰丁得到消息,赶紧带几名心腹连夜出逃,一直到到了戈吉宁才稳住脚跟,又集结了五六万军队,在八鲁湾川地区打败了三万蒙古兵,这是蒙古西征第一次惨败。

伊朗发现元朝文物,学者看完后感慨:原来波斯曾是中国藩属国

过了几个月,扎兰丁和蒙古士兵在印度河流域展开大战,而且扎兰丁排兵布阵、安营扎寨都非常讲究,选在了河流与高山之间的狭窄地区,逼迫蒙古骑兵只能选择和自己正面厮杀,使蒙古骑兵发挥不出“来去如风”的机动性。

并且扎兰丁亲自带领着自己700亲卫,组成了一只“敢死队”,一路冲杀,目标直指成吉思汗,差一点就对成吉思汗实行“斩首计划”了,但最终却被成吉思汗用“绕后奇袭”给打败了,扎兰丁本人直接跳入了印度河里,仓皇而逃。

虽然自己获胜了,但是扎兰丁勇武过人的作战身姿,却印在了成吉思汗的脑海里,看着扎兰丁一路仓皇而逃的背影,成吉思汗叹了口气:“当父亲的就应该生一个这样的儿子。”

身在印度的扎兰丁准备喧宾夺主,在印度借势复国,却被印度的贵族们联手赶出了印度,无家可归的扎兰丁只能一路逃到了高加索地区。

伊朗发现元朝文物,学者看完后感慨:原来波斯曾是中国藩属国

成吉思汗得知此事后,却是大笑:“扎兰丁虽勇武不凡,但可惜其不识人心,这等有勇无谋之辈,有何惧哉!”

也就是说成吉思汗觉得扎兰丁根本就没什么政治水平,不用把他过于放在心上,最终带领着士兵返回了蒙古。

成吉思汗此次西征,其规模堪称世所罕见,举世震惊,同时也为后续的蒙古大军再次西征打下了基础。

但是在蒙古大军撤离之后,扎兰丁又悄悄潜回花剌子模,并且联系到了以前摩柯末旧部,竟然真的又竖起了花剌子模的大旗。

在这时,扎兰丁早已不敢再进攻蒙古帝国了,调转枪头,指向了周围的回教国家,和周围国家打了半天,也没能灭掉谁,反而让自己国家的实力空耗了不少。

蒙古帝国新任可汗窝阔台得知此事,决定出手除掉这个“藓芥之疾”。

伊朗发现元朝文物,学者看完后感慨:原来波斯曾是中国藩属国

窝阔台派出3万蒙古大军,打败了扎兰丁,使其一路逃亡到了曲尔特,被当地的几名乡民刺死了,就此花剌子模正式亡国。

花剌子模亡国之后,窝阔台的心思又活跃了起来,继续挥师西进,兵锋直指中亚西亚,想拿下来这个地区,使其成为蒙古帝国的外藩。

为了实现这个愿望,公元1235年,蒙古帝国二次西征,一直打到了如今的欧洲地区,扬威地中海。

直至此时,几乎整个亚欧大陆都已经臣服在了大蒙古国的麾下。

伊朗发现元朝文物,学者看完后感慨:原来波斯曾是中国藩属国

伊尔汗国

本来战争打到这里,似乎就可以停下来了,但让人奇怪的是,在当时的里海之南,有一个木剌夷国。

这个国家根本不理会大蒙古帝国发出来的一切命令,也不肯对此时的蒙古大汗蒙哥称臣,也不朝贡,这可惹恼了蒙哥。

公元1251年,蒙哥为了“扬蒙古国威,拓展疆土,开藩建汗”,派出他的弟弟旭烈兀担任统帅,三次西征。

经过四年的征伐,整个伊朗高原与两河流域都已经臣服在了蒙古铁蹄之下,正当旭烈兀准备继续前进时,却得到了一个惊天噩耗,大汗蒙哥毙命于宋国四川钓鱼城下。

伊朗发现元朝文物,学者看完后感慨:原来波斯曾是中国藩属国

蒙哥死了,新一任大汉是谁?在最终结果没有出现之前,任何人的心里都有着一些期待,旭烈兀也是如此,于是他率领军队,退守波斯地区,准备伺机而动。

虽然我们大家都知道,后来的蒙古大汗是忽必烈,并且他还定国号为元,开创了大元帝国,但是在当时,忽必烈的竞争力其实并不高,因为他一心汉化,这让那些蒙古老臣非常不高兴,转而考虑从金帐汗国(又称钦察汗国)、察合台汗国、窝阔台汗国,三大汗国的可汗之中,找出一人继承大汗,或者就拥护蒙哥最小的弟弟阿里不哥为汗。

忽必烈在此时选择了先下手为强,于公元1260年即位称汗,而不久之后,蒙古大草原上也举行了一场即位仪式,阿里不哥在一众蒙古元老的拥护下,也即位称汗了。

伊朗发现元朝文物,学者看完后感慨:原来波斯曾是中国藩属国

一山不容二虎,忽必烈和阿里不哥之间一定是要倒下一个的,双方之间展开了一场长达四年的大战。

在此期间,旭烈兀知道自己现在再回去争夺汗位已经晚了,还不如选择一方押宝,于是他选择支持和自己关系更加亲密的忽必烈。

最终忽必烈果然战胜了阿里不哥,将其囚禁。

对于支持自己的旭烈兀,忽必烈也不吝啬,在他宣布支持自己后便马上下令,阿姆河以西,一直到埃及的波斯国土(今伊朗、伊拉克、阿富汗等地区),也就是此次旭烈兀西征所得,全部归属旭烈兀所有,旭烈兀可自建汗国。

得到了自己哥哥如此承诺,旭烈兀自然也是非常高兴,便建立了伊尔汗国(亦称伊利汗国)。

从此,蒙古帝国四大汗国鼎立。

伊朗发现元朝文物,学者看完后感慨:原来波斯曾是中国藩属国

“辅国安民之宝”

公元1265年,伊尔汗国首任可汗旭烈兀因病去世了,按照立嫡立长的原则,他的长子阿八哈被伊尔汗国的一众大臣们推举为新任可汉,然而阿八哈却不愿登位称汗。

别人问他为什么,他说道:“我等汗国,皆由大蒙古国皇帝册封,方才名正言顺,而如今皇帝还未册封于我,我怎么能擅自登位称汗呢?”

于是阿八哈只以长子的身份,处理伊尔汗国政事,却不称汗,也不允许别人叫他大汗,同时派出使者,向大蒙古国皇帝忽必烈奔丧。

忽必烈听了这件事之后,当即万分感动,派出使者,册封阿八哈为伊尔汗国可汗,并且赐给他了一尊“玉玺”大印,上刻六个大字“辅国安民之宝”。

伊朗发现元朝文物,学者看完后感慨:原来波斯曾是中国藩属国

从此之后,凡是阿八哈发出的政令,皆要印上这方大印,方才生效,这种种表现来看,伊尔汗国只能称为蒙古藩国,并非独立的国家。

公元1271年,忽必烈观《易经》“大哉乾元”有感,将国号由“大蒙古国”改为“大元帝国”,忽必烈为“大元帝国”皇帝,伊尔汗国也就称为了中国大元朝的一个藩属国。

公元1285年,欧洲法国国王腓力四世登基,这腓力四世不好征战,只想巩固法国本土,此时伊尔汗国的可汗,也已经传承到了阿八哈的孙子,阿鲁浑。

伊朗发现元朝文物,学者看完后感慨:原来波斯曾是中国藩属国

阿鲁浑给腓力四世写了一封信,希望双方可以共同出兵,征讨埃及,如果腓力四世愿意出兵的话,那么阿鲁浑愿意将耶路撒冷赠给法国教会,作为回报,而他本人也将信奉基督教,允许基督教在伊尔汗国内传教。

但是在当时欧洲,宗教势力一手遮天,处处制掣世俗皇权,腓力四世早就看教皇不顺眼了,自然不愿意做这种让宗教势力扩大的事情,便拒绝了阿鲁浑。

时过境迁,在19世纪上半叶,一名叫雷慕沙的法国学者前往伊朗进行考古,在一处遗迹中,竟然发现了这封信件。

在破译了这封信的内容之后,雷慕沙本来也便想将此信放在一旁,但是再一看,发现这封信上面竟然还隐隐约约有一处方块,仔细一辨认,这方块内竟然有六个汉字,便是那“辅国安民之宝”。

伊朗发现元朝文物,学者看完后感慨:原来波斯曾是中国藩属国

伊尔汗国的阿八哈在自己死后,将这方“玉玺”大印流传了下去,从此之后,伊尔汗国的可汗对外传送的国书,皆要盖上这方“玉玺”大印,而且在这些国书之中,伊尔汗国的国王,对外从来不自称大汗,而是自称为“波斯总督”。

雷慕沙发现了这一事情之后,随即展开研究,后来在书中,他写到:

“13世纪时,波斯是属于中国的,伊尔汗国的可汗,是中国安置在这里的守土官长,他一直是中国蒙古皇帝的臣子”。——雷慕沙《基督教诸王——特别是法国国王与蒙古大汗的政治联系》

伊朗发现元朝文物,学者看完后感慨:原来波斯曾是中国藩属国

其实到了最后,连蒙古的大元帝国都保不住了,更何况伊尔汗国呢。

公元1355年,钦察汗国的加尼别克汗,进攻伊尔汗国,这“黄金家族”,到了最后也难免兄弟相残。

又过了三四十年,伊尔汗国终被帖木儿帝国所灭亡,只留下了一片废墟,那“辅国安民之宝”的大印,也不知所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