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低估普京能力將撕破臉,中國會被牽連其中嗎?

非常讓人震驚的是,就在這次俄烏戰爭還沒有結束的這段時間,烏克蘭的國際地位就已經明顯得到了提高, 澤連斯基被邀請出席參加今年的二十國集團峰會。

而與此同時,美國正在準備這一框架內對俄羅斯的排斥性政策, 他們計劃迴避部分俄羅斯代表會出席的會議。

也就是說如果確定這次烏克蘭戰事會對之後俄烏兩國的國際地位造成一些影響的話, 那麼現在看來這種影響應該比外界認為的要更加明顯一些。

考慮到俄羅斯面臨的外部形勢,可以明確地說,如果放任則連斯基政府繼續以這種姿態生存下去, 那麼俄羅斯自己就算是陷入生死存亡之境地了。

這和什麼相對實力之類的無關,我們可以想象一下, 假如說美國對一個人口四千萬的欠發達國家開戰還無法達成戰略目標那麼接下來會陷入怎樣的境地?

俄羅斯在海外的利益雖然遠不如美國那麼廣泛但還是相當部分存在的,甚至考慮到他們在一些領域極端乏力的現狀, 假如說俄羅斯的海外利益受損,屆時其面臨何種局面?

只能說,烏克蘭與俄羅斯同宗同源,往上追溯都是基輔羅斯的後人,都有爭奪泛斯拉夫共識領導權的能力, 烏克蘭自己當然沒這個本事,但背靠西方總是能噁心下俄羅斯的。

多年來普京一直維持着一個「鐵腕」的人設,畢竟蘇聯解體之後的俄羅斯確實需要一個人來扮演「沙皇」的角色, 現在看來普京的鐵腕人設要在烏克蘭戰場丟完了。

這仗打了兩個多月時至今日俄羅斯方面仍然沒有下定打一場全面戰爭的決心,

仍然在幻想着取得足夠多的軍事勝利之後通過與澤連斯基政府談判的方式結束戰爭。

這種意志層面的懦弱會成為美國對抗他們的突破口;當然,烏克蘭軍隊損失是非常慘重的,他們失去了戰前絕大部分的技術裝備以及數萬軍人並且部分地區受到戰爭波及, 不過這種損失現在看來還可以接受,因為他們確實有獲勝的希望。

我們不妨設想一下,俄烏雙方取得勝利的條件;我們知道普京在開戰前也就是2月22日舉行過全國電視講話,當時他說了幾句狠話: 「烏克蘭沒有將可持續的獨立國家地位」。

而在戰爭早期,克宮方面也提出了幾大目標, 包括對烏克蘭去軍事化、去納粹化、確保烏克蘭永遠不會加入北約。

美國低估普京能力將撕破臉,中國會被牽連其中嗎?

這些條件滿足的時候我們可以認為俄羅斯完全取得了戰爭的勝利,而現在他們對此其實並沒有多少信心,然後我們就看到他們改了口徑: 確保頓巴斯的安全,保障克里米亞主權;

當然這兩個目標對俄羅斯確實也非常重要,但這兩個目標對於俄羅斯而言只能說是部分勝利,僅僅實現這種部分勝利, 考慮到他們與烏克蘭相對實力的巨大差距,實話講和打敗仗區別不是太大。

而對於烏克蘭來說,他們的完全勝利毫無疑問,就是收回克里米亞、頓巴斯,但是這種完全勝利幾乎是不可能實現的, 雖然被北約掣肘下俄軍能夠投入到烏克蘭戰場的兵力有限,但防守烏軍進攻綽綽有餘。

因此烏克蘭實際上能夠追求的是「部分勝利」,頓巴斯和克里米亞就不要想了,以後也許還有機會, 但現在絕無可能。

這次戰爭烏克蘭能做的就是堅守國土,或者換句話說,儘可能多地保證自己掌控的地區,在最極端情況下東烏克蘭丟掉的話, 也要堅守住西烏克蘭,保證現在這個納粹主義的則連斯基政府的存續。

至少向西方證明,烏克蘭現在還能組織起一批不怕死的軍人,不管是用督戰隊還是什麼方式, 反正只要他們還橫亘在俄歐之間就能扮演一個緩衝區的角色,

只有他們證明自己有這種能力那麼未來烏克蘭加入歐盟乃至於加入北約會輕而易舉。

美國低估普京能力將撕破臉,中國會被牽連其中嗎?

也許之前一些歐洲國家認為烏克蘭加入北約是給他們帶來的負擔,但假如說這場戰爭在西方沒有直接出兵的支持下他們能夠堅守部分國土, 那麼他們就算是證明了自己不是北約的累贅,甚至是北約重要的一份子。

不要認為這很容易,實際上在北約的防衛設想中, 東邊的波蘭、波羅的海三國面對俄軍全線進攻也差不多就是像烏克蘭這樣打爛仗。

這種「部分勝利」對於則連斯基政府來說其實是有機會實現的,在亞速營的督戰下烏克蘭軍隊總體上能夠做到「死戰不退」,野戰雖然打不過,龜縮城市, 靠着冷戰時期前蘇聯時代的各種防禦設施維持存在還是有機會的。

而考慮到相對實力的差距,烏克蘭的產業鏈遠不如俄羅斯完備甚至無法支撐起一支體系完善的空軍, 這是堪比「全面勝利」的「部分勝利」。

如果最終局面發展到這一步,那麼對於俄羅斯而言是一個壞消息,這一點毋庸置疑,而且我想說, 對於中國來說也是一個極其糟心的消息。

泛泛而談地說,考慮到俄中兩國的密切關係,俄羅斯要是表現差了對我們肯定沒好處。如果具體地說, 現在中國地中亞戰略、一帶一路與俄羅斯的聯繫其實是非常密切的。

還記得幾個月前哈薩克斯坦爆發了西方支持的一系列複雜騷亂、其中夾雜了民間抗議活動、政變、恐怖主義等等, 當時局勢的平定就與俄羅斯有很大關係。

哈薩克斯坦的政變發生前三天,王毅外長曾專門召開記者會警告: 「中國反對外部勢力在中亞地區策劃的任何形式的顏色革命」。

但很可惜這種警告沒有被美國聽進去,最終政變發生後,哈薩克斯坦總統托卡耶夫直接以 「集體安全組織」成員國身份要求俄羅斯出兵協助維持秩序。

美國低估普京能力將撕破臉,中國會被牽連其中嗎?

俄軍出動了包括空降軍、內務部特種部隊在內的多支精銳力量前往哈薩克斯坦協助平息政變;

我們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沒有俄羅斯出兵的話,那麼哈薩克斯坦就不只是政變了,很可能會發展成內戰, 因為美國、土耳其等國家已經在那邊訓練了幾萬名武裝分子。

那種情況下中國是不是要出兵?不出兵的話,哈薩克斯坦很可能會重演一次2014年烏克蘭政變那種劇本,之後這個國家就變成一個納粹主義組織的絕對親美國家,出兵的話? 中國已經很多年沒有對外出兵了,政治成本極高。

另一個讓人很擔憂的問題在於:俄羅斯出兵也有個前提就是哈薩克斯坦主動邀請,獨聯體不是蘇聯,俄軍也不是蘇軍, 他們是沒有權力像布拉格之春那樣直接派兵進駐的!

過去中亞地區當然在比較長的一段時間裡,俄羅斯擁有比較強的控制力,但要知道這種控制力其實也不是一直穩定的, 美國發動阿富汗戰爭前後也在中亞幾個斯坦國家開闢了軍事基地。

只不過隨着中國崛起、俄羅斯經濟復甦,對中亞影響力部分回升之後, 幾個斯坦國家很知趣地就把美國人請走了而已。

但現在的問題是,如果俄羅斯在烏克蘭戰場丟了人, 是否意味着對中亞影響力也會相當程度地受損?這是很有可能的!

實際上要知道,俄羅斯與幾個中亞國家的關係, 在法理層面上體現為「獨聯體」以及「集體安全組織」兩個框架。

但這兩個框架本身就是比較鬆散的,缺乏對中亞幾個國家社會的全方位影響,說得直白點就是雙方政府高層的共識, 而一旦高層態度發生變化,這個框架就會難以維繫。

俄羅斯在中亞國家並沒有直接駐軍權,也沒有在他們國內動盪的時候繞開當地政府直接行動的權力,這就意味着, 他們對中亞的影響力,他們在中亞的利益,本身其實是「不設防」的狀態。

這種影響力維持的基礎是俄羅斯的軍事威懾,是外界認為俄羅斯在家門口擁有很強大的軍事能力的預期, 當這種威懾被打破的時候,俄羅斯對中亞的控制實際上岌岌可危。

所以美國為什麼一定要在盟國領土上駐軍?不為別的, 他們從來不滿足於這種「不設防」的勢力範圍現狀,他們一定要是「設防」的。

也就是說,俄羅斯如果在烏克蘭打仗打不好,吃了虧,接下來損害的絕不僅僅是俄羅斯在東歐的利益,他們在中亞的利益也會岌岌可危, 那種情況下中國也會被拖下水。

中國如果要繼續保障一帶一路的進展,必須主動地動用政治、軍事力量去控制中亞地區的形勢, 而這是以前很長一段時間我們沒有做過的事情。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明擺着俄羅斯在烏克蘭戰場上表現一言難盡的同時,特別是克里姆林宮表現出了一種令人震驚的猶豫與瞻前顧後, 但中國只能說「支持」的原因。

美國低估普京能力將撕破臉,中國會被牽連其中嗎?

當然我對烏克蘭戰爭最終的結果還是比較樂觀的,俄羅斯吃虧不一定就會讓中國吃虧,美國現在逼這麼近,明擺着哪怕戰爭結束之後, 俄羅斯現有遭受的各種制裁也不會有任何放鬆的情況下。

隨着時間的推移,普京當局對西方最後一絲幻想被打消也許只是時間問題了。

冷戰結束後的三十年來,俄羅斯一直沒有放棄融入西方的幻想, 為此他們付出了異常沉重的代價。

八年前的2014年,如果不是當時聖彼得堡派堅持對美綏靖,拒絕了亞努科維奇政府請求他們出兵協助維持秩序應對西方顏色革命的請求, 那麼今天的烏克蘭也應該是一個與俄羅斯親如兄弟的國家。

讓人驚訝的是,聖彼得堡派倒台了,但8年之後的俄羅斯其實並沒有從根子上擺脫這種融入西方的幻想,在這方面他們表現出了與中國、美國一樣的問題; 原本相比中美,俄羅斯這個弱者其實他們的一個優勢是相對團結;中國與美國呢?

兩者如今同樣面臨着「新舊之爭」,國家力量的幾個重要來源部分存在極大的爭端,在美國表現為兩黨之爭、紅脖子與白左的矛盾, 在中國表現為西化派與本土派的矛盾。

中美有這樣的問題,但中美的總實力足夠強,因此還能應付局面,而俄羅斯?他們如果不能解決國內這種路線分歧, 原本就不怎麼樣的實力只會更難發揮。

這就是普京仍然沒有關閉與澤連斯基政府談判渠道的本質,或者換句話說,他們仍然沒有放棄與美國和談的幻想;因為所有人都應該知道, 澤連斯基政府的一切表現,不過是美國意志的延申與體現。

和澤連斯基談,就是和拜登談,可美國是明確了,烏克蘭問題上不接受俄羅斯主張的立場,這有什麼好談的? 問題已經發展到了只能在戰場上解決的地步了!

但即使如此,其實普京並沒有真正做好用戰爭結束爭論的心理準備,他們還只是將出兵視為一種手段, 試圖通過出兵讓美國相信他們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這就是被鼓吹了二十多年的鐵腕總統普京,都被逼到這個份上了,他們都不敢說直接否定則連斯基政府的合法性, 他們一邊指責澤連斯基政府是一個納粹政府,但另一方面呢?卻不明確推翻那個納粹政府的立場。

這就說明了,今天的俄羅斯恐怕已經真的衰落了,這種衰落最開始是相對實力的衰落,隨着時間的推移,變成一個國家精英階層意識的衰落, 他們終於不再將自己視為與美國同等地位的國家。

在這個時候,俄羅斯就算是真正失去了蘇聯時代的光輝,這種局面繼續下去的話,中國需要重新審視與俄羅斯的關係, 重新審視俄羅斯在中國國家戰略中能夠發揮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