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马里购买26架歼6,竟只肯付一半货款,中方代表7次追债无果

索马里是地处东北非的一个发展中国家,该国工业基础薄弱,农业也不发达,国内经济主要依靠生产销售香蕉和畜牧业,是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之一。索马里自1960年独立后,国内一直动荡不安。

1969年12月,索马里国民军司令西亚德发动政变上台后采取亲苏政策,赶走了美国的“和平队”,迅速与苏联建立了友好关系。苏联为了在东非站住脚跟,对索马里的支持力度非常大,索马里军队的装备几乎全部由苏联方面提供。

索马里空军几乎一夜之间有了米格-17、米格-21战斗机,安-24运输机以及伊尔-28轰炸机等一个中型国家空军力量的装备。不仅如此,苏联方面还派出顾问、专家600余人对索马里军队进行训练。

索马里购买26架歼6,竟只肯付一半货款,中方代表7次追债无果

索马里地处东北非,战略地位非常重要

好景不长,上世纪70年代初,索马里与邻国埃塞俄比亚因奥加登地区的归属问题发生武装冲突。由于苏联在冲突中支持埃塞俄比亚,索马里当局恼羞成怒,随即断绝了与苏联的军事关系,还赶走了苏联的专家和军官。

苏联也不甘示弱,停止了对索马里的一切军事装备供应。因此索马里在与埃塞俄比亚的战争中惨败,空军作战飞机所剩不到一半,急切需要补充。

索马里当时与美苏双方都交恶,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战机购买国,于是便把目光投向了东方的中国。1979年索马里副总统兼国防部长萨马特尔来华访问,向中方提出了购买战机的意向。当时中国正在大搞国内建设,急需外汇支持,军火贸易也是当时为数不多能赚取外汇的主要方式之一。

索马里购买26架歼6,竟只肯付一半货款,中方代表7次追债无果

索马里常年内战,国内经济十分困难

于是1979年9月,应索马里国防部邀请,由专门从事军贸的中航技公司组成8人代表团,赴索马里洽谈军贸交易。出发前,代表团了解到两个重要信息:一是索方有可能买我们正在生产的战斗机;二是索方还有闲置的苏-22战机发动机急于出手。苏-22发动机相对来说比较先进,如果能购回几台研究,对中国航空发动机技术提升有不少好处。

除此之外,索方还希望中方代表能够对其国内失修的米格-17、安-24等飞机进行检查,给出维修建议。因此代表团出发前恶补了战机和发动机知识,同时代表团里还带上了战斗机专家。

索马里购买26架歼6,竟只肯付一半货款,中方代表7次追债无果

索马里空军的米格-21

9月8日,代表团乘机抵达了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受到索马里政府和军方的热情接待,第二天代表团就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中。在索马里的前20天,代表团主要对索马里的空军基地、苏式战机装备和苏-22发动机进行了考察。

中方代表团考察了4个索方机场,发现这些机场全部是苏联援建,苏联出于控制东非和亚丁湾红海地区战略地理位置的需要,在索马里的投入很大。索马里空军飞行员、战机、机场及配套设施几乎是苏联人一手包办起来的。

苏联援助索马里最多的是米格-21MF、米格-17,本来还准备援助索马里苏-22,于是提前运来了4台备份发动机,可战机没来苏索关系已经破裂。

苏方援助索马里的战机基本都是老旧淘汰货,除米格-21、安-24和安-26看起来比较新以外,其他如米格-15、米格-17及其发动机,几乎都是苏联已报废的飞机发动机,经过拼修后卖给索空军使用,整体状态很差,在我国早已超过淘汰标准。

索马里购买26架歼6,竟只肯付一半货款,中方代表7次追债无果

废弃的索马里空军米格-21

经过清点,索马里还有38架飞机,其中米格-17有12架、米格-21有5架,其他各式飞机数量不等。这些战机状态都很糟糕,索方可能需要中方提供维修服务。

考察完之后便到了谈判环节,中方代表团与索方空军司令部、国防部等官员进行初步接触。本来会议的主题是对索马里失修战机进行维修,不过为了卖战机,我方代表在会议结束时试探性地表示我方可以出售飞机。

哪知道,这出乎预料地引起索方的极大兴趣,他们竟把考察失修飞机的事远远抛到脑后,向中方打听出售战机的情况。中方代表连忙拿出歼6、歼教-6、歼教-5、初教6等飞机技术说明书,索空军代表们随即拿走研究。

索马里购买26架歼6,竟只肯付一半货款,中方代表7次追债无果

中国歼-6战机,曾大量出口

到了第二天谈判,索方竟全然不谈失修飞机的事,直接向中方索要起飞机。会谈时,索方代表大谈中索如何友好;大谈中国支持和帮助索马里历来是不要钱的;大谈大国帮助小国,向来是慷慨解囊的。中方代表一听立即警觉起来,索方代表又起了空手套白狼的心思。

中方代表们很快反应过来,立即表示中索友谊一直为中国人民珍视,但中国人民也在穷苦线上挣扎,不比索马里人民好到哪去。我们看到了索马里面临的困难,因此坚持不做军火商,我们卖给你们飞机可以不赚钱,但不能亏本,而且我们向索方出售的价格已经是最优惠的。

中国代表的态度让索方人员出乎意料,双方谈判进行得十分艰难,一度出现僵局。索方坚持中国白送他们飞机,但中方代表坚持要钱。索马里军方也开始对中方代表冷淡起来,不再接见中方人员。可索方最终坚持不住,因前方战事吃紧,没有战机补充让他们非常着急,于是又启动了与中方代表的谈判。

索马里购买26架歼6,竟只肯付一半货款,中方代表7次追债无果

军械员正在为歼-6装弹

中索双方围绕索方购买我方战机,我方购买索方苏-22发动机以及我方维修索方失修战机进行谈判,谈判过程依旧十分艰难,前后进行了12次。不过,各方的条件对中方代表有利,本着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中方代表一直掌控着整个谈判节奏。考虑到索方的实际困难,国内指示对索方进行了适当让步,最终于10月17日双方达成了协议。

当中方代表团宣布出售战机的类型、发动机的品种、数量、价格,购买其苏-22发动机的价格以及付款等内容后,索方代表们爆发出热烈的掌声。随后双方签订了一份合同,合同内容包括:中方向索方出售飞机26架,总价3310万美元,其中20架歼-6,每架单价120万美元;歼教6-4架,每架单价为138万美元;歼教5有2架,每架100万美元;除此之外,还有6台涡喷6,每台22万美元,1台涡喷5发动机,价格为26万美元。

索马里购买26架歼6,竟只肯付一半货款,中方代表7次追债无果

1979年7月,中方代表在索马里机场与索方代表合影

应该来说,出口这些战机确实利润巨大,当时人民币和美元的汇率是1.85:1,外销一架战机是卖给空军同样战机的几倍价格,而且还是以美元计价,因此利润十分可观。合同对交货交款也做了规定,即合同签订50天内索方需交款20%,收到货之后交40%,试飞合格后18个月内交40%余款。除这个合同外,还签订协议一份,即中方代表以4架歼-6换取索马里4台苏-22发动机。

关于这4台苏-22发动机价值的确定,经历了一些波折,这里有必要重点提一下。1977年1月,索马里从苏联买了这4台发动机,价格是每台132卢布( 相当180万美元)。不过,起初索方要以每台210万美元要价出售给中方,这让中方一时难以接受。

实际上,当时中方代表到索马里考察,把这4台苏-22发动机买回国是最主要的任务之一,虽然当时中国从埃及买回了几台米格-23战机发动机,但这些发动机都被拆卸给了各研究所,国内急需要完整的样机做参考,苏-22发动机与米-23发动机基本一致,但参数不同,调教的更好,对我国研究第三代战机发动机有重大参考意义。

索马里购买26架歼6,竟只肯付一半货款,中方代表7次追债无果

苏-22攻击机

中方代表在考察时对这4台发动机做了检查,索马里人暴殄天物,竟把这些发动机在木箱子里露天放着,风吹雨淋的。中方代表拆箱检查之后发现,这些发动机状态居然都很完好,而且涡轮叶片转动很顺,虽然外壳有些许锈点,但却不影响使用。

谈判时,中索双方对这4台发动机价格分歧很大。起初,索方代表坚持这些发动机每台要210万美元,中方代表要求索方拿出报价根据,索方却无法提供。后来索方又说是从苏联以132万卢布购买,并且有合同,但索方一直又不愿意提供合同原件。

中方代表表示太贵无法接受,索方竟以中方代表拆箱看发动机破坏了油封,他们没法再卖给别人为由,要求中方代表必须买下!这种耍无赖的做法,中方代表当然不能就范,坚持要求索方提供这4台发动机的购买合同。

索方代表被中方代表的强硬态度震慑,终于在第11轮谈判时,拿出了购买合同。哪知道,合同上还真的写着每台发动机价格是132万卢布!

索马里购买26架歼6,竟只肯付一半货款,中方代表7次追债无果

上世纪80年代越南装备苏-22,对我国有一定威胁

就在大家有些失望时,有代表翻到了合同最后一页发现一行俄文小字,经过懂俄文的代表翻译,意思居然是索方只交付了发动机合同金额的50%!代表们顿时心中大喜,连忙对此提出了质疑,索方代表顿时慌张起来。有了谈判筹码,中方代表心中也轻松了许多。

不过,考虑到国内对这4台发动机的迫切需求,代表们决定退让一步,在请示国内以后,决定以4架歼-6换这4台苏-22发动机,毕竟出口歼-6中方利润很大,也算让利给了索方,最后双方终于在4台发动机购买上达成了一致。

为了这笔交易顺利进行,中航技于1981年在索马里设立常驻机构,专门为索马里客户提供服务。1981年春,索马里北方地区反政府武装频频在索北方地区进攻,索空军战机一度因缺少弹药而无济于事。

索空军立即找中国求助,考虑到两国的军贸和友谊,中航技很快就组织货源,迅速送到了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的空军机场。

索马里购买26架歼6,竟只肯付一半货款,中方代表7次追债无果

巴基斯坦引进的歼-6,与索马里购买的为同一批

索马里气候干燥炎热,平均气温超过30度,当地生存环境非常恶劣,各种如霍乱、登革热及疟疾等疾病流行,医疗条件极差。由于当地水质含汞严重超标,许多驻索代表因为水质导致严重的肠胃问题,一位代表肠胃出血,两次手术均未能痊愈,最后连伤口都没有缝合就紧急送回了国。

驻索代表们为了为国家节省外汇,都非常节俭,用极低廉的价格租了几间简陋的房屋,屋里没有任何一件家用电器。代表们的日常开销都是从索马里支付给代表们的专家费支出,无需国内拨款。

由于住宿条件极差,白天这些房子如同蒸笼,没有任何电扇、空调之类的降温电器,蚊虫多得几乎无法入睡。代表们只能在院子里坐到半夜,等降温了再进屋里。

疾病经常威胁着代表们的生命健康,有些同志因为水土不服,浑身长满水疱,不得不提前回国。没有干净的饮用水只是其中一方面,更令各位代表们无法忍受的是,索马里饮食条件极差,代表们根本没有蔬菜和猪肉供应,只能吃从国内运来的罐头,长期食用令代表们最后闻到罐头味都想作呕。

即便如此,所有代表都不计名利,不图多少报酬,只愿为祖国的航空事业默默地奉献自己的青春年华,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索马里购买26架歼6,竟只肯付一半货款,中方代表7次追债无果

中索代表合影

比起这些,更困难的是讨债。根据合同索方应支付我方货款3310万美元,可索马里方面在偿还部分贷款后,竟向中方代表表示,该国已经无力支付剩余货款。到了1988年,索方尚欠中方货款1700万美元。为了收回欠款,中航技专门成立了催款小组,不断与索方联系,做索方工作,希望索方支付欠款,但却没有任何作用。

无奈之下,催款小组只得前往索马里,找索方空军司令和相关领导面催。中航技公司领导甚至亲自前往索马里催款,在索马里长期住下,以“坐等”方式催款。不过,即便是中方代表先后7次赴索马里催款追债,但仍收效甚微。

索马里购买26架歼6,竟只肯付一半货款,中方代表7次追债无果

索马里海域盛产各种鱼类

1988年6月,在中方多次催款下,索方终于松口,索马里国防部长访问中国时,提出了可用自己国家的渔业资源抵欠款,同时利用渔业合作扩大军贸合作的建议!国内相关部门做了评估之后,认为渔业合作方式可行。

索马里拥有非洲大陆最长的海岸线,全长3333公里,沿海盛产各种鱼类,金枪鱼(尤其是珍贵的蓝鳍金枪鱼)、鲐鱼、鳀鱼、沙丁鱼等资源量尤其丰富。因为索马里国内政局混乱,当地海盗出没,因此渔业活动大受影响,反而给海里的鱼儿提供了繁衍、生长的绝佳时机。

索马里购买26架歼6,竟只肯付一半货款,中方代表7次追债无果

索马里渔业资源丰富

1989年2月15日,中航技公司与索马里国防部在北京签订了合作捕鱼协议,并立即生效。不过,国内对到索马里捕鱼效果还是有些忧虑,是赚是赔大家也没底,于是派了2艘260总吨位8514型拖网渔船两艘先去试捕一年。

1989年4月,我国捕鱼船抵达索国首都摩加迪沙港口,随后开展了捕鱼作业。一直到1990年春天,经过近一年的试捕,发现如果想要盈利,还有许多工作还需要改进。

首先是我国渔船吨位太小,只有260吨,不能到深海作业。另外一个问题是船的冷藏库太小,出海一个星期,冷库基本装满,如此一来就需要靠港销售,增加了海上无效作业天数。

当地渔商利用我捕渔船急于重返海域捕鱼的心理,故意压低鱼货价格,导致效益相对来说下降不少。中方也曾想到将鱼货运回中国销售,但经过测算,至少一次运回国内1000吨才能盈利。当时中国远洋冷藏运输还不完善,这个方式可行性也不大。

索马里购买26架歼6,竟只肯付一半货款,中方代表7次追债无果

我国早期远洋渔船吨位都比较小

通过在摩加迪沙港口观察,中方人员发现一艘3000吨级的苏联捕鱼船,能够在深海连续二至三个月作业不返港,效益非常不错,说明大吨位渔船在捕鱼上还是有比较大的优势。

经过一年试捕,中方渔船共销售鱼货217吨,获得货款近20万美元。按照这种方式,收回欠款也有机会,索方对中方代表来索海域捕鱼也给了力所能及的帮助。中方渔船每次返港时,索海军均派人协助人港联检以及加油等出海准备工作。

索马里购买26架歼6,竟只肯付一半货款,中方代表7次追债无果

中索渔业代表在索马里海港合影

试捕一年后,中航技与渔业公司进行了协商,决定让这两艘渔船回国大修,同时渔业公司派出更大更多的渔船进入索马里捕鱼。可就在中方正准备扩大捕捞规模时,索马里却发生了内乱,现政府被推翻,整个陷入无政府状态,双方渔业合作就此终止。

在此期间,中方代表通过其他方式,又索回不少欠款。索方的歼-6由于年久失修,大多数已经不能正常飞行,索空军几乎已经没有飞机可飞,于是请求中方代表派出专家前去维修。但中方要求索方必须支付拖欠剩余货款,才派专家前往。索方对战机需要非常迫切,于是支付了大部分欠款。收到货款后,我方派专家组一行18人前往索马里执行飞机维修任务。

索马里购买26架歼6,竟只肯付一半货款,中方代表7次追债无果

索马里失修的歼-6

在索马里维修飞机也是困难重重,索方不但无无专用维修设备,也没有熟练的技工,凡事都需要中方专家亲自动手。维修过程中,由于没有零部件,只能从其他飞机上拆下来,拆东墙补西墙。

即使如此困难,在我方专家努力下,维修后的几架飞机恢复了飞行状态,从而保证了索马里国庆阅兵时飞机表演的需要。中国专家职业精神和专业能力赢得了索马里空军司令的高度赞扬。

到了1990年5月,索马里国内政治形势进一步恶化,北方游击队开始向首都进军,大部分中资机构在索马里的建设项目开始放缓。为了保障在索中方专家安全,中航技决定撤回中国维修专家,索马里当局同意我维修专家回国,并答应按照协议为专家支付返程机票1万余美元。

到了8月份,索马里形势急剧恶化,索马里当局军政要员开始撤离首都。中国专家与其他四、五家中资公司同住使馆经参处大院内,数次夜间由当地人手持步枪,明目张胆地从我中资公司仓库向外搬运物品,还不停鸣枪。

索马里购买26架歼6,竟只肯付一半货款,中方代表7次追债无果

中国歼-6战机

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开始变得混乱起来,中方人员大白天在市内被劫抢,我驻索使馆院内被投入一枚手榴弹爆炸,好在没有人员伤亡,中资公司人员也纷纷回国。中国专家团在经过多次波折之后,终于拿到了索方提供的机票,一行19人从莫斯科转机返回中国。就在他们离开索马里2个月后,索马里政府就被推翻。

实际上,歼-6作为我们第二种国产的喷气式战斗机,不但一直曾长期是中国空军的绝对主力,还曾大量出口到世界多个国家,为我国赚取了大量的外汇,有力的支援了当时国内的经济建设。可以说,歼-6拉开了我国空军装备现代化的序幕,为我国的军工史上写下了浓重的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