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军舰所罗门撤侨:许日本人马来人登舰,却不准中国人上船

所罗门是南太平洋的一个岛国,共由900多个岛屿组成,国土面积只有2.8万平方公里,人口53万左右。1568年西班牙殖民者第一次到达这里时,见当地土著居民身上都戴着黄金饰物,以为找到了“圣经”里的所罗门王宝藏,因此称其为所罗门群岛。

不过,所罗门群岛远没有那么富裕,其国内财政严重依赖外援,澳大利亚为所罗门最大援助国,其次是欧盟、新西兰和日本等国。所罗门国家收入来源主要是木材出口,中国是它的主要木材进口国之一。值得一提的是,直到2019年9月21日,中国才与所罗门建交,而在此之前,所罗门一直保持着与台湾所谓的“外交关系”。

澳大利亚军舰所罗门撤侨:许日本人马来人登舰,却不准中国人上船

所罗门群岛地处南太平洋

所罗门群岛有两个最大的岛屿,分别是首都所在地瓜达尔卡纳尔岛(简称“瓜岛”),另一个则是马莱他岛(简称“马岛”)。两个岛屿资源分布极不均衡,大量马岛人涌入首都瓜岛,导致瓜岛人失去土地和工作。长此以往,两个岛不同种族间产生矛盾,并逐渐发展为武装冲突。

2000年6月5日凌晨,大批武装分子闯进总理府,将所罗门总理乌鲁法阿鲁扣为人质。政变发生后,政变分子和政府军在首都发生激烈枪战,所罗门首都霍尼亚拉当即陷入一片混乱,暴乱分子到处偷盗抢掠。

所罗门首都霍尼亚拉大约有500多名中国侨民,他们大多数来自我国广东和福建,在所罗门已生活多年。这些侨民吃苦耐劳,有经商头脑,经营着当地90%以上的商店。除此之外,还有2家中资公司在所罗门从事工程建设和商务活动。

澳大利亚军舰所罗门撤侨:许日本人马来人登舰,却不准中国人上船

所罗门首都暴乱

他们也因此成为暴乱分子的重点袭击对象,许多华人商店被抢,中资公司的车辆被暴乱分子抢走,甚至有人被匪徒绑架勒索。由于当时中国和所罗门没有外交关系,所以中国公民在所罗门的事务都由其邻国巴布亚新几内亚(简称“巴新”)的中国大使馆负责。

当天下午,中国驻巴新大使赵振宇得知所罗门暴乱后,立即从巴新首都莫尔斯比港通过国际长途电话,与所罗门当地中资企业山东海桥公司副经理石中琴取得联系。石中琴向赵大使汇报了所罗门局势:中国侨民成为当地暴民重点袭击的对象,侨民们人心惶惶。

更让侨民们惊恐的是,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在所罗门的使馆以及台湾驻索罗门伪“使馆”纷纷通过电台宣布:如果局势恶化,他们将会派飞机或舰船来撤侨。由于中国当时在所罗门没有官方派驻机构,而大多数侨民都来自大陆,因此十分担心一旦局势恶化没人管他们!

澳大利亚军舰所罗门撤侨:许日本人马来人登舰,却不准中国人上船

所罗门唐人街被暴徒洗劫后的景象

赵大使听完后心急如焚,立即请石中琴转告所有所罗门侨胞:祖国永远是他们的坚强后盾,中国政府绝不会置海外侨胞的安危于不顾!随后赵大使拜托石中琴,积极与当地的华人华侨联络,登记他们的姓名、电话、地址以及去留意向。

赵大使第一时间将侨民困境上报国内,外交部立即指示中国驻巴新使馆全力保障侨民安全,如有必要,想一切办法组织侨民撤离。中国驻巴新使馆当即拟定了三个方案:一是由国内直接派出飞机或船只到所罗门首都撤侨;二是从澳大利亚租用飞机或者舰船前往撤侨;三是请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舰船和飞机撤侨时,协助我国侨民一同撤离。

澳大利亚军舰所罗门撤侨:许日本人马来人登舰,却不准中国人上船

赵振宇大使

考虑到中国侨民的数量以及事情的紧迫性,由易到难的顺序,决定优先实施第3个方案。实际上,优先考虑第3方案的原因,还是因为中所两国没有建交,中方派出军舰或飞机到达所罗门都会面临一系列政治上的困难。

外交部随即成立“应急中心”,并展开了一系列外交活动。6月9日,中国外交部领事司司长紧急约见了澳大利亚、新西兰两国驻华大使,希望两国军舰在撤侨时协助中国侨民撤离。撤离以及暂避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费用,全部由中国政府承担。

澳新两国大使先是表示两国舰船和飞机将优先撤离本国公民,同时也会积极为中国侨民提供帮助。澳大利亚大使还承诺:第一艘军舰已满员驶离所罗门首都港口,第二艘军舰将会在50小时后将抵达霍尼亚拉港口,这艘军舰载员450人,在装满澳大利亚侨民后还会有不少余舱,将优先协助撤离中国侨民。

澳大利亚军舰所罗门撤侨:许日本人马来人登舰,却不准中国人上船

所罗门华人华侨

新西兰大使则谨慎得多,他表示新西兰军舰吨位较小,装载的人数较少(最多150人),无法承诺能协助撤离多少中国侨民,但如果有余舱可以优先中国侨民登船。中国驻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大使馆大使也分别约见了澳新两国外交部负责人,请他们尽可能地协助中国侨民撤离。他们还承诺,一旦中国侨民撤离到澳新,所有领事责任都由中方承担。这一切足以证明中国政府为了撤侨,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虽然准备实施“第三方案”,但赵振宇大使心里并不踏实,他又开始积极准备第一、二方案,以防意外。为了保护中国侨民,赵振宇大使决定亲自给所罗门政变领导人德鲁·诺里(他是所罗门首都实际控制者)打电话。德鲁·诺里怎么也想不到,一个没有建交国的大使会亲自给他致电。

赵大使在电话里以友善和诚恳的态度,请诺里按照国际惯例保护中国侨民的人身财产安全,同时也希望中方在撤侨时,所罗门政府能给予足够的支持。诺里答应得非常痛快,表示会协助中方撤侨,“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找他”!正是赵大使提前沟通,把工作做在前面,才让后面的撤侨行动能顺利进行。

澳大利亚军舰所罗门撤侨:许日本人马来人登舰,却不准中国人上船

澳大利亚军舰

在这几天里,山东海桥公司副经理石中琴,一直在奔波劳碌,积极联系华人华侨,同时积极与澳大利亚、新西兰方面沟通中国侨民登军舰撤离的事宜。最后他一共收集到117名侨民的名单,其中有32人表示要求紧急撤离。

但到6月10日,所罗门的局势恶化起来,想要撤离的侨民数量又有所增加。当地侨民面临一个两难的抉择:如果他们撤走,那么他们的家产可能会被暴民劫掠一空,多年奋斗的家业将化为泡影;如果他们不撤走,局势恶化起来可能连人身安全都无法保证。

如此一来,增加了石中琴的工作难度。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撤侨过程中又遭到台湾方面的处处阻挠。虽然台湾“伪使馆”早在6月7日就发布消息称,台湾军舰将会来撤侨,所有中国人都可以登舰。可极个别中国侨民找上门去,却遭到台方的无情拒绝。

澳大利亚军舰所罗门撤侨:许日本人马来人登舰,却不准中国人上船

2011年利比亚撤侨

6月8日,石中琴正积极联络侨民时,台湾方面的“中华商会”成员竟打电话来,威胁她造谣惑众,煽动华人逃跑,扰乱当地治安,要让所罗门警方来抓他们,石中琴等人并未理会他们的威胁。

11日上午,“中华商会”的骨干分子私下找到石中琴,要她立即停止联络华侨,并威胁“要给她好看”。到了12日上午,几个粗壮大汉(台湾方面指使的当地人)甚至闯进石中琴女士的住所,对她进行威胁恐吓。但石中琴不为所动,镇定地将他们赶了出去,他们在石中琴住所附近驻守了半小时后才悻悻离去。

6月11日,所罗门局势突然恶化,各国都在纷纷撤离侨民,恐慌情绪在侨民中迅速蔓延。当天下午,石中琴按照事先约定,带领32名急切想要撤离的中国同胞来到码头,准备登上澳大利亚军舰撤离。可当同胞们准备登舰时,却遭到澳方士兵阻拦,澳方舰长竟傲慢地说军舰舱位已经满,不许中国人登舰!

澳大利亚军舰所罗门撤侨:许日本人马来人登舰,却不准中国人上船

中国军舰也门撤侨

32名中国同胞只得在码头失望地等待,可这时候石中琴愤怒地发现,澳方竟只是拒绝持有中国护照的人上船,比石中琴等人来的晚的日本人和马来西亚人却可以登舰!澳方不守承诺、搞国别歧视、区别对待,令所有中国同胞和华侨都愤怒不已!

中国驻澳大利亚使馆代办紧急约见澳大利亚外交部,澳方一会辩称32名中国同胞抵达码头太晚,无法让他们登舰;一会又说考虑第二天让这32名中国同胞搭乘新西兰军舰撤离!6月12日,中国驻澳、新大使馆再次约见两国外交部负责人,希望两国派出飞机帮助中国侨民撤离,一切费用由中方承担,但仍遭对方拒绝!后来又不断传来澳、新舰船和飞机拒绝我国侨民搭乘的消息。

一切都得靠自己!当天晚上,中国外交部急电中远集团总公司:请立即安排距离所罗门群岛较近的船只赶往霍尼亚拉港撤离中国侨民!中远公司立即启动紧急预案,通过联系发现,一艘由新西兰驶往日本横滨的“阳江河号”货轮正在南太平执行海运,距所罗门550海里!

澳大利亚军舰所罗门撤侨:许日本人马来人登舰,却不准中国人上船

阳江河号货轮

外交部立即启动撤侨“第一方案”,命令“阳江河号”即刻掉头前往霍尼亚拉港执行撤侨任务!船长丁海弟在得知侨胞被困后,顾不上休息,立即让23名船员打起十二分精神,以最快的速度赶往霍尼亚拉港。

虽然没有海图,也不熟悉航线,但船员们一刻都不敢耽误,顶着风浪历经30多个小时,终于在6月13日下午4时25分抵达霍尼亚拉港锚地。船长只敢将货船停泊在离海岸0.7海里的地方,因为一方面两国没建交,货船临时停靠许多手续不齐;二是所罗门局势混乱,为了安全考虑停得远一些。

澳大利亚军舰所罗门撤侨:许日本人马来人登舰,却不准中国人上船

侨胞们登上阳江河号

得益于赵大使提前与所方领导人沟通,所罗门当局十分配合中方的撤侨行动,117名中国侨民顺利登上了祖国派来的船只。侨民们流下了激动和感动的泪水,他们日夜奔波想要搭乘别国船只和飞机,但总是失望而归。到最后只有祖国的船只来接他们,他们将永远感激祖国的深情关怀。

无论大陆人,还是香港、澳门和台湾人,只要是中国同胞,“阳江号”一律准许其登船!6月13日晚6点30分,“阳江河号”起航,向485海里外的巴新首都莫尔斯比港驶去。117位侨民中有儿童50名,最小的才17天,妇女67名,船员们想尽一切办法照顾好侨民们的起居,他们让出房间和床位供妇女儿童居住,并为她们提供营养可口的食物。

澳大利亚军舰所罗门撤侨:许日本人马来人登舰,却不准中国人上船

阳江河号船员在给侨胞们登记安抚

6月15日晚11点30分,“阳江河号”经过52小时的航行终于到达巴新首都莫尔斯比港港口。码头上中国驻巴新大使赵振宇率全体馆员、中资公司和许多华人华侨冒雨在码头等待侨胞的到来!由于巴新没有大巴租用,大使馆和中资公司开来了全部的小汽车,部分华人华侨也开来车辆支援,浩浩荡荡一共几十辆,占满了整个码头。

117名侨胞上岸后,看到“热烈欢迎中国同胞!”的大型横幅标语横幅后再次流下激动的泪水。车队将侨民们送到使馆提前为他们租好的旅馆,此前侨胞们一直在政变中担惊受怕、寝食不安,终于可以高枕无忧,酣然入梦!

澳大利亚军舰所罗门撤侨:许日本人马来人登舰,却不准中国人上船

所罗门侨胞

6月16日,赵振宇大使在大使馆主持宴会,热情招待来自所罗门的侨胞们。外交官利用用餐的时间,逐个了解了同胞的下一步打算,其中116人均表示要求返回中国,大部分人想要回到广州。

外交部了解到侨胞需求后,决定立即派出专机专门接所有侨民回国,目的地为广州。6月18日8点,一架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音777客机抵达巴新莫尔斯比港国际机场,116名侨胞登上了飞机。临别之际,侨民不断感谢巴新当地的华人华侨给他们带来的温暖。

在这几天时间里,大量巴新华人华侨自发为这些避难侨胞送去婴儿奶粉、食品和日用品。9点30分,客机顺利起飞,把116位侨胞送回祖国母亲的怀抱。

澳大利亚军舰所罗门撤侨:许日本人马来人登舰,却不准中国人上船

日益强大的中国海军

20多年前的中国海军还是一支近海防御力量,受限于装备和舰船的限制,海军力量无法远洋投送,当时也无法像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那样用军舰及时撤侨。

随着中国海军力量不断壮大,从2008年中国舰队亚丁湾护航开始,海军有了长期远洋执行任务的能力。如2011年利比亚撤侨、2015年也门撤侨等海军军舰直接保护侨民撤离,无不彰显人民海军的强大和担当,所罗门撤侨这种捉襟见肘的情况再也不会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