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万桶,中国原油购买量激增!欧洲已经开始“慌了”?

由于亲自斩断了俄罗斯原油供应,欧洲在原油购买方面对外部竞争尤为敏感,中国购买量的增加导致多个油品较基准布伦特原油价格的贴水大幅收窄……

在需求上升之际,欧洲对俄罗斯原油的进口却戛然而止。雪上加霜的是,中国正在抢购通常运往欧洲的原油货物,这让欧洲的现货石油贸易商感到恐慌。

据原油贸易商称,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石油进口国已经购买了500万桶原油,其中大部分来自哈萨克斯坦。这些货物将于下个月在黑海的一个港口装载。就每日流量而言,这是至少自2021年初以来的最高水平。

这一消息很重要,因为涉及的原油一直以来几乎成了欧洲炼油厂的专供,尤其是自去年年中以来,这些炼油厂在俄乌冲突后削减了对俄罗斯原油的采购。贸易商指出,欧洲自身的需求也在增强,加剧了对原油的竞争。

更多的CPC混合原油运往中国

当前,中国尚处于经济复苏的早期阶段,上述信息提醒人们,欧洲接下来可能很轻易地受到来自亚洲原油购买量激增的影响。

对油价来说,亚洲需求抬升无疑是一个好消息。据交易商称,CPC混合原油(大多来自哈萨克斯坦)较即期的基准布伦特原油价格每桶贴水3美元。而就在一个月前,这一差距仅略低于8美元。

从黑海出口的原油价格也有所上升。挪威的JohanSverdrup原油(被视为乌拉尔原油的良好替代品,主要是因为其质量相似)较即期的基准布伦特原油价格每桶贴水3到4美元,而12月初为超过6美元。

据悉,中国石油巨头中石化的交易部门Unipec购买了至少200万桶JohanSverdrup等待1月装载。挪威能源巨头EquinorASA本月晚些时候预订了一艘超级油轮,将这200万桶原油运往亚洲,后续可能还会有更多,且2月的原油贸易尚未开始。

据贸易商称,预计中国原油需求将在本月底农历新年过后进一步上升。

不同油品价差的反弹在世界的其他地方表现并不明显,这更加凸显了欧洲本地在购买原油方面所面临的困境,即对外部竞争尤为敏感。几位西非石油贸易商还表示,他们预计中国的购买量还将增加。

俄罗斯此前是欧盟最大的原油供应国,欧洲国家有超过五分之一的石油都是从俄罗斯进口的,但自从12月5日俄罗斯海运原油禁令生效以来,该地区对这些原油的进口就几乎停止了。

随着对出口欧洲的品级原油的竞争加剧,欧盟的炼油厂可能会发现他们不得不支付更多费用以防止供应外流。

据贸易商称,除了中国需求增加外,欧洲内部的需求也在增加,推高了该地区的原油进口成本。

许多欧洲炼油厂在节日期间休假后重返市场。据贸易商称,炼油利润率仍然很高,但尚未达到惊人的程度。不过,较低的运输成本也有助于提振欧洲炼油厂的需求。

油价暴跌为原油供应商将货物运往其他地方提供了机会,因运输成本可能会使交付的原油价格每桶增加几美元。

与此同时,美国业内越来越担心页岩油产量能否维持高水平。周四,二叠纪盆地最大的石油生产商先锋自然资源公司首席执行官斯科特•谢菲尔德表示,该公司现在预计到2030年二叠纪盆地石油日产量约为700万桶,低于之前预计的800万桶。

美国大型页岩油生产商HessCorp的首席执行官JohnHess此前也就这一话题发表过意见。但他乐观预计,到2026年,美国页岩油产量可能会稳定在每天1300万桶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