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经济部长声称要给对华投资设限,专家:与市场原则及经济全球化相悖

德国一些政客近期不断炒作所谓“减少对中国的依赖”,其中以绿党掌控的外交部和经济部最为突出。近日,德国经济部长哈贝克再次表示,将限制与中国做生意的德国公司的投资担保,以激励德企投资更加多元化,同时德国必须重新评估与中国的经济关系。对此,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表示,所谓的“对投资担保设定上限”计划表明,德国一些人想逐渐放弃此前推动的自由贸易和投资便利化政策,这是与市场原则及经济全球化相悖的。

哈贝克 资料图

据“德国之声”22日报道,德国总理朔尔茨当天在《南德意志报》主办的经济论坛上表示,德国正在推动贸易多元化,并称德国几十年来对俄罗斯能源供应的依赖是一个“错误”,强调类似的情形不会再次发生。该国经济部长哈贝克同一天在出访法国时表示,将对单一国家的投资担保设定一个上限,这样就不会让德国的所有担保都针对一个国家,也就是中国。他说:“目前正在讨论的投资担保上限是(每家企业在每个国家)30亿欧元。”另据德国《慕尼黑水星报》22日报道,哈贝克还表示,德国正在确保与中国的贸易不存在战略依赖。“我们越发倾向禁止中国企业对关键基础设施进行投资。”他强调说。

近来,以哈贝克为代表的德国绿党不断声称要减少对华依赖。“德国之声”报道称,本月早些时候,哈贝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德国需要使其在亚洲的商业利益多元化,以减少对中国的依赖。另据德国《明镜》周刊16日报道,由德国外交部牵头起草的德国新版对华战略草案中,除涉及经贸投资等内容外,还提出维护人权将在两国未来经济关系中起决定性作用。此外,德国外交部还建议与欧盟同步,将中国描述为合作伙伴、竞争者和系统性对手,且“后两方面的分量越来越重”。此外,德国外交部呼吁对与中国保持紧密经贸关系的德企进行更多控制,包括要求它们披露更多数据和情况说明,以及对可能的地缘政治风险进行压力测试。

据路透社22日报道,德国企业界代表对柏林方面泄露的对华战略草案做出了批评性回应。他们认为,该草案的建议有可能损害德国企业与中国合作伙伴的关系。其中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德国企业负责人表示,草案的字里行间“明显地体现了对中国和像我们这样的市场参与者的不信任”。

德国“普法尔茨快讯”网站22日称,德国软件企业思爱普的老板克里斯蒂安·克莱因警告德国联邦政府不要拆除太多的“国际桥梁”,例如与中国的“桥梁”。克莱因说,德国有它的价值体系,“但我们在很多方面也与中国紧密交织在一起”,“中国是我们繁荣的一部分”。22日,大众汽车集团软件公司CARIAD全球首席执行官德克·希尔根贝格向《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中国市场的发展是高度超前的,中国客户期望值也很高,所以他们必须进一步加快创新步伐。

研究公司荣鼎集团9月发布的一项研究显示,仅四家德国公司——汽车制造商梅赛德斯-奔驰、宝马、大众以及化工公司巴斯夫——就占了2018年-2021年欧洲在中国所有投资的1/3。但“德国之声”9月曾发文认为,媒体可能放大了德国对中国的依赖程度。报道引用德国经济学家尤尔根·马特斯的话称,德国约3%的就业岗位,即超过100万个职位依赖于对中国的出口,但相较于德国超过4500万的总就业人数而言,这一数字并不大。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23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哈贝克此次的言论依旧错误,但对比此前他曾多次声称要和中国经济“脱钩”的激进表态,可以看出还是有所缓和,“这说明德国的对华政策还处在辩论过程中,而且政府内支持对华合作一派的力量有所上升”。

“德国政府当前由社民党、绿党、自民党三党联合,由绿党主导的经济部和外交部意识形态化色彩较浓,加之受美国的影响,因此,原本应从经济和市场角度出发制定的政策,如今更多被服务于政治和安全。”崔洪建说,对于宝马、大众这些实力雄厚且对中国市场依赖程度很高的德企来说,哈贝克的计划产生不了什么影响。德国政府所谓“减少对华依赖”目前只是泛泛而谈,即便之后形成政策,他们也会视情况而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