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首脑时隔三年会晤:在“十字路口”,两国选择稳定向前

当地时间11月17日下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泰国曼谷会见日本首相岸田文雄。 新华社 图

当地时间11月17日晚,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曼谷会见日本首相岸田文雄。

这是中日首脑三年来举行的首次面对面会谈,也是习近平与岸田文雄的首次正式会晤。而且,今年正值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是两国关系发展道路上的重要节点。

习近平指出,中日关系的重要性没有变,也不会变。中方愿同日方一道,从战略高度把握好两国关系大方向,构建契合新时代要求的中日关系。

岸田文雄表示,日中关系存在各种各样的合作可能性,也直面诸多课题与悬而未决的问题,双方努力加速构建具有建设性且稳定的关系很重要。

“中日关系实际上处于一个非常重要的十字路口。”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姜跃春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日本国内政治生态发生变化,中日两国面临国际环境大变革,在此背景下的首脑会晤,对两国关系未来发展方向起到“定夺”作用。通过会谈可见,两国方向一致,都是面向未来、稳定向前。

中日双方就多方面合作达成一致的同时,也有各自强调的主张。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教授刘江永对澎湃新闻分析称,目前中日之间的瓶颈性问题已经很清楚,即海洋和领土争端问题,潜在的局部对抗管控不好可能会影响两国关系非对抗性的全局。

强调风险管控

根据日本外务省消息,此次中日首脑会谈时间大约为45分钟,这与11月13日举行的日韩首脑会谈时长相当,又比15日的中韩首脑会谈更久一些。会谈结束后,岸田对日媒表示,为构筑具有建设性和稳定的中日关系,当天的会谈是促进双方对话的“良好开端”。

在此“良好开端”之前,上一次中日首脑会晤要追溯到2019年12月,习近平与来访北京的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举行会谈。在过去的这三年,新冠疫情蔓延,大国博弈加剧,日本首相两度更替,中日关系波折不断。

岸田文雄就任日本首相之后,中日领导人的直接对话仅有一次,去年10月8日,习近平主席与岸田文雄举行了电话会谈。据新华社报道,习近平在那一次通话中表示,双方应该通过对话管控分歧,同意继续通过各种方式保持互动沟通。

然而,中日高层的互动沟通并不如预想中的顺利,尤其是今年8月,原计划的中日外长会晤取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当时曾解释,取消的原因是日本伙同七国集团国家和欧盟发表无理指责中国的共同声明,并表示“日方没资格就涉台问题说三道四”。

《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指出,在中日关系进展不顺利的背景下,双方首脑会谈更重视风险管控,而非双边成果。这一点在两位领导人此次的表态中有明显体现。

据外交部网站,习近平强调,在海洋和领土争端问题上,要恪守已经达成的原则共识,拿出政治智慧和担当妥善管控分歧。值得注意的是,中方发布的新闻稿件中,岸田文雄的发言明确提到,“在台湾问题上,日方在日中联合声明中做出的承诺没有丝毫变化。”

眼下,安全问题已成为中日之间的焦点。日本外务省发布的会谈内容称,中日领导人已同意加强安保领域的沟通。刘江永指出,强调安保领域沟通具有积极意义,而且中日在这方面有很大的对话空间。例如,习主席提出的全球发展倡议和全球安全倡议,还没有在中日之间形成对话,需要探讨如何实现中日共同安全,以及能否达成可持续的安全。

探索互补空间

中日作为世界第二、第三大经济体和一衣带水的邻国,面临诸多共同社会问题和经济挑战,在疫情冲击全球经济、气候变化带来灾难性影响、社会老龄化加剧等多重危机逼近之际,如何优势互补、互利共赢成为两国首脑探讨的重要话题之一。

会晤中,中方切实提出了加强对话合作的具体领域,包括数字经济、绿色发展、财政金融、医疗养老、维护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畅通等。

姜跃春指出,两国在很多领域都有巨大的互补空间,中国在数字经济方面领先,日本在医疗养老领域水平一流,互相取长补短。在经贸合作上,双方共同推动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

刘江永也表示,中日两国在一些具体问题上可以进行借鉴和参考,例如岸田文雄主打的经济政策“新资本主义”着眼于缩小贫富差距,而中国一直在推动共同富裕,双方可以就此进行探讨。两国既要一针见血地指出对方的问题,也要充分看到合作的潜力。

中国是日本最大的贸易伙伴,日本经济和产业界担忧,如果两国关系对立激化可能影响业务。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会长十仓雅和17日在记者会上表示,中日首脑会谈非常有意义,有必要在政治、经济等各个层面继续交流。

曲折中前行

在中日首脑会晤后,岸田文雄面对日媒时说,“我感受到推进两国友好关系的非常积极的气氛”。而这一积极气氛将如何转化为推进友好关系的实际动力,值得观察。

此次会晤中,中日双方一致同意,保持高层交往和对话沟通,扩大人文交流。据共同社报道,日方表示,将推进首脑和部长级对话,尽快重启部长级的“日中经济高层对话”和“日中高级别人文交流磋商机制”。此外,双方还同意就日本外相林芳正访华展开协调。

姜跃春认为,会晤中达成的共识将对双方扩大交流产生转折性作用,因为过去三年受疫情影响,人员往来大幅减少,部长级对话也有待恢复。虽然疫情尚未结束,两国首脑表达出了这种意愿,关于如何推进交流的技术性问题可以后续商讨。

会晤释放出一些积极信号,但日方近期的所言所行却与之不符。在中日首脑会晤前4天,岸田文雄在第17届东亚峰会上强硬放言,声称“在东海,中国侵犯日本主权的活动仍在继续和加强,而在南海,(中国的)军事化和威慑活动等持续加剧地区紧张态势。”会议结束后,他又对媒体表示“坦诚沟通对稳定中日关系非常重要。”在防卫领域,从11月10日至19日,美日正在冲绳附近海域举行两年一度的“利剑”联合军演。有分析认为,岸田政府受到国内右翼保守势力的牵制,在涉华表态上摇摆不定。

在复杂的双边和多边关系之中,中日未来50年的关系发展必有波折。在姜跃春看来,两国会朝着契合新时代要求的关系向前推进,由于内外环境急剧变化,演进过程或将是曲折的。但总体来说,中日作为亚太地区相邻的两个大国,拥有很大发展潜力,我们仍然应该充满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