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说:“80万对60万,优势在我。”淮海战役的优势到底在谁?

对于这场大决战,黄埔军校校长、著名日记达人蒋介石是满怀信心,然而兵力和装备都占绝对优势的国军,却在整个决战中一败涂地,精锐尽丧。他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点,这场大决战的人数绝不是账面上的80万对60万,而是80万对603万,因为在60万野战军之外,解放军还有一支543万人的特殊部队。

1948年10月,淮海战役打响的一个月前。山东竹庭县的支前民工们,推着4000多辆小车,赶往淮海前线。在几千个民工里,有个唯一的女队员董力生。

董力生一家都是给地主打工的雇农,祖祖辈辈不如骡马,所以她从小就干农活,当童工、挑扁担、卖盐、推小车谋生。可是一家人累死累活种的粮挣的钱,交租交税还不够,毕竟县长都把税收到90年以后了。

然而,随着八路军在竹庭县建立抗日根据地,董力生的生活变了。她跟着十字班学习知识,带领乡亲们开荒种地。自力更生的董力生成了先进的劳动模范,光荣的共产党员。他们一家也在土改运动里分到了地,再也不用给地主交租子了。

1947年,竹庭县组织担架队支援孟良崮战役,党员董力生第一个报了名,可领导告诉她,这活又累又危险,只收男队员。董力生不服气,谁说女子不如男,凭啥不让我去前线。

她半夜混进担架队,白天赶也赶不走,成了队里唯一的女队员。到了前线,董力生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到处抢救伤员。遇到山路陡坡,她害怕伤员颠簸,就抬着担架直接跪在地上,用膝盖往前爬。她的两个膝盖都给磨破了,地面也染成了红色。

但董力生觉得,“这点小伤算啥呀,解放军为了俺们老百姓,可是连命都不要了。”

于是,第二年,她推着独轮车又一次加入了支援淮海战役的民工队。从竹庭到郯城,董力生和民工们推着4000多辆小车,顶着国民党飞机轰炸,花了99天,走了几千里路,给前线送去了战士们急需的粮食、炮弹。

同一时间,董力生的山东老乡唐和恩,也推着小车赶往淮海前线。一年前,莱东县的农民唐和恩,通过土改分到了田,在解决了温饱问题之后,他开始了精神层面的更高追求。参加支前运粮食、运伤员,唐和恩和村里的民工们带着三红和三宝,推着小车上了路。

所谓三红是红高粱、红萝卜、红辣椒。民工们路上吃三红,把省下来的小米、白面都留给了解放军战士。所谓三宝是狗皮、蓑衣、葫芦瓢。民工们把保暖用的狗皮铺在担架上,把挡雨用的蓑衣盖在伤员身上,把喝水吃饭用的葫芦瓢拿来给伤员接大小便。

从村里出发时,唐和恩带着一根当拄棍用的小竹竿,五个月里,这根小竹竿一直跟着她从山东到江苏,再到安徽。竹竿上刻着唐和恩走过的88个城镇村庄,水沟头、平度、临淄、蒙阴、临沂、徐州、萧县、宿县、睢溪口,这段将近5000里的路,就是543万支前民工支援淮海战役的缩影。

他们担负着运输物资、照顾伤员、看押俘虏、打扫战场的任务。解放军打到哪里,他们就走到哪里。这支特殊部队的贡献,就像陈毅元帅总结的那样,淮海战役的胜利,是人民群众用小车推出来的。

在淮海战役中,蒋介石对解放军勃勃生机、万物竞发的境界表示很不理解。

20年前,民众欢迎,占尽天时的明明是我国民党,才短短20年,蒋介石就忘了国民党的初心——“耕者有其田”。

自古以来,中国都是一个农业国家,是一个农民大国,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在这个命根子,从来不属于农民自己。在国民党的统治下,不到农村人口10%的地主占了农村70%多的地。地主有地,县长有权,他们搁一块儿吃着火锅唱着歌,就把农民逼成穷鬼了。

于是,中国共产党为了彻底解放农民,开始了土地改革运动。在抗日战争时期实行减租减息,在解放战争时期没收地主的土地分给农民。通过轰轰烈烈的土改运动,农民有了自己的田地,他们成了站着的人,不用再给地主当牛做马了。

而那些在土改中被打倒的地主、恶霸、乡绅、汉奸都从解放区跑到了国统区,他们找青天白日旗诉苦。国民党反动派为了控制农村,就把这群地主恶霸收拢起来,给他们发放武器,组织他们打回老家。

这群人间渣子,有一个臭名昭著的称呼“还乡团”。国民党军队每占领一处解放区,还乡团就在当地反攻倒算。山东省作为国共争夺最激烈的地区,被还乡团残害的程度也最严重。

他们不仅抢掠土地、财物,他对共产党干部、土改积极群众展开了血腥报复。1947年,仅仅在山东郯城一个地方,就有2000多人被还乡团枪杀活埋,2600多名妇女被奸污,将近300万公斤的粮食和25万亩土地被抢走,三万多间房屋被焚烧拆毁。

还乡团发明了各种各样的杀人酷刑,“照天灯”、“捡刺猬”、“穷小子翻身”,这些跟鬼子兵一样残忍的手段,全被他们用在了自己的同胞身上。无数农民刚过上几天好日子,又在一夜之间家破人亡。

他们痛苦哭嚎,在鲜血里,彻底看清了,分了地站起来还不够,要想一直站着做人,就得打倒还乡团,打倒国民党,他们要保卫自己的地,保卫自己的家。最后一瓢米送去做军粮,最后一尺布送去做军装,最后一件老棉袄盖在担架上,最后一个亲骨肉送去上战场。

整个淮海战役中,有543万支前民工和解放区的无数人民,从人力、物力、财力上全面支援解放军,人民群众才是勃勃生机、万物竞发的力量来源。

不理解淮海战役的不止蒋介石一个人,即使现在,也有人觉得这场战役就像一个吹出来的神话。短短两个多月,支前民工给解放军送去了2.85亿公斤粮食、730万公斤弹药、77.8万公斤油盐、43万公斤猪肉。以上物资全靠众筹,不仅免费,而且包邮,这合理吗?

在神话的背后,是科学的组织工作。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淮海战役,60万解放军吃穿用度,只靠就地征集肯定是不够用的。

而且淮海地区的交通决定了大多数物资只能靠人力送到前线。所以,支前工作的难题不仅在于筹备大量物资,还在于怎么组织民工运输。

为了这场战役,中央华东局组建了华东支前委员会,统一领导支前工作。在地方上,有各级支前机构、各级粮站,还有给农民休息的民站、茶水站。

华东局规定,解放区16岁至55岁的劳动力都有支前义务,20岁到45岁的男子都算常备民工。

有人要问了,什么叫常备民工?就是说,支前民工按任务不同分为三种,一线常备民工,负责随军后勤部队走到哪,他们跟到哪,二线转运民工,负责把后方粮食运到前方兵站,后方临时民工,负责把粮食运到村里的集中点。再往细了分,民工还能分成担架工、挑子工、小车工和大车工。

有人又要问了,这不就成了抓壮丁了吗?当然不是,国民党抓壮丁,先是给你几个耳光,再给你全家一顿耳光。解放军雇民工是有偿派差,发价包运,既有物质奖励,有精神荣誉,对民工家庭也找人代耕代种,保证生产不受影响。最直接的物质奖励当然是你干活,我发工资,肯定不是发金圆券和法币,而是发粮食、发物资。

比方说,一线常备民工跟解放军战士一个待遇,二线转运民工,每运输100里,就能从货物里边提成15%,后方临时民工由所在地的粮站提供吃喝。

如果地方上实在没粮没钱,政府就会给民工发个票证,抵扣以后缴纳的公粮,等于说地方政府预支了未来的农业税收。

一直到上个世纪60年代,这些抵扣公粮的票证都还管用。除了物质奖励,各地还开展立功运动,评优评先。比如五个三等功能兑换一个二等功,五个二等功又能兑换一等功。

立了功的民工,无论是入党、参军或者是干部提拔,都会被优先考虑,有“倒蒋支前,保家卫田”的思想基础,有物质精神的双重奖励。543万民工踊跃支前,有了他们的后勤保障,60万解放军打着仗还能吃上猪肉白面。

而被解放军包了饺子的国民党军队,不仅吃光了空投的补给,还吃光了随军的战马。大批饿肚子的国军士兵闻着对面阵地的饭香,纷纷溜了号、投了诚。没有人民的支持,这支军队早就注定了失败的下场。

整个淮海战役,表面上是60万解放军对80万国民党军队,实际上是600多万齐心协力的解放区军民,打垮了80万人心涣散的国军。淮海战役已经过去了70多年,那些运送了无数物资的小推车和扁担挑子早就消失在我们的生活中。但这场战役带来的启示并没有消失。

在过去,在现在,在任何情况下,想要得到人民群众全心全意的拥护,就得关心和解决他们在生产和生活上的问题,只有人民群众才能筑起铜墙铁壁,筑起新的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