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说】澳媒:美国发生政治暴力的可能性“与日俱增”

近年来,美国各地发生了越来越多的极端主义对抗,这起事件是其中最新的一起。这些事件主要针对民主党人,包括在2020年密歇根州州长格雷琴·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被密谋绑架,但针对两边政治派别的威胁都明显增加了。

文章认为,这些事件反映了一种令人不安的趋势,它针对的是美国民主制度的基本结构、基础和未来。但是什么导致了这一点呢? 作为一名以批判和非政治眼光看待安全问题的研究人员,作者认为当代右翼政治极端主义和暴力的兴起始于美国通信政策一个过时的焦点。20世纪90年代有线新闻频道的兴起导致了高度党派化的节目,在随后的几十年里加剧了美国社会的分裂。

文章指出,除了新兴的党派有线电视网络,在21世纪初,日益两极分化的国会和公众还有了一个新的分裂来源:社交媒体。美国各互联网平台允许任何人、在任何地方创建、制作和传播政治评论和极端主义言论,这些言论可能会被其他用户放大,并推动当天的新闻周期。各个领域的政治权威人士和有影响力的人士都不再那么关心如何正确地告知公众。相反,他们在寻找创收的点击量和广告收入时激起了人们的愤怒。政党利用这种愤怒来满足和激励他们的选民或资助者。因此,今天的美国选民和政治家最终在公共领域的对抗不是针对影响国家未来的事情和实质,而是针对基本的事实和阴谋论,或者是为了解决他们各自的媒体生态系统经常产生的干扰。媒体素养和公民教育在全美范围内的长期下降,只会加剧这种情况。

在此背景下,联邦执法部门更加直言不讳地警告美国国内政治极端主义的危险,包括在2022年2月发布的一份公告。10月28日国土安全部的公告进一步强调了这种担忧。但执法部门很难有效应对政治极端主义,因为受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的言论是一个主要考虑因素。

言论是如何转化为暴力行动的?文章介绍,安全专家和学者使用“随机恐怖主义”这个术语来描述一个难以定位的人是如何受到更广泛的极端主义言论的激发或影响而诉诸暴力的,就像那个据称试图用锤子杀死保罗·佩洛西(Paul Pelosi)的人的情况一样。右翼议员将暴力极端分子的行为正常化或积极赞扬,称他们为“爱国者”,并要求推翻或赦免他们的监禁判决,这使执法方面的问题更加严重。这有助于掩盖此类事件的实际原因,通常是将这些事件转移到涉及其对手的更广泛的阴谋论中。

文章最后作者指出,除非共和党人积极否认他们的极端主义言论和摒弃那些助长这种言论的错误信息,否则他相信美国发生政治暴力的可能性与日俱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