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南华早报》:新加坡成立网络防御部队的背后

香港《南华早报》11月6日文章,原题:新加坡的新网络防御部队:数字时代现代战争的反映  上月底,新加坡成立国防数码防卫与情报军部队(DIS),加入保护数字边界的亚洲国家行列。该部队成为新加坡武装部队中与海陆空传统部队并列的第四军种,负责提供及时情报和保护该岛国免受网络威胁,并采取行动保护电子网络和充当预警系统。

新加坡 资料图 图源 视觉中国

数字时代的防御战略被迫适应现代战争不断变化的需求,如今,在虚拟领域进行的战斗几乎与海陆空战斗一样广泛。网络攻击变得日益普遍,无论在和平还是战争时期,都为侵略者提供了有效的攻击方式。政府、金融机构、卫星通信系统和其他关键基础设施都有可能成为网络攻击目标。

华盛顿战略咨询公司亚洲集团的国防分析师埃莉诺·休斯说:“人们越来越认识到,各国必须重视网络因素在现代战争中变得更普遍的现实。”她表示,国家和非国家行为者在开展网络攻击方面都变得愈发老练,这促使国家投入更多资源以提升电子防御能力并保卫其数字基础设施。今年5月,日本重组“网络防卫队”,并在近日表示,到2027年将使人员数量增至目前的5倍,达到5000人,从而应对日益严重的威胁。

新加坡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军事转型项目协调员迈克尔·拉斯卡认为,“建立防御能力以满足现代战争的日益复杂需求,不仅需要升级军事技术和硬件,还必须在组织上具有灵活性”。在这个电子战不再是“抽象和不可捉摸”而是“具体又真实”的世界上,DIS的成立标志着新加坡认识到网络防御的重要性。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教授保罗·史密斯表示:“现代战争将不可避免地以该领域的冲突为特色。”

史密斯指出,新加坡一直谨慎地将其新军种的成立归根于能力而非受到威胁。“这很重要,因为该问题本身并不在于威胁来自哪里。相反,重要的是新加坡有能力对抗它,无论源头在哪。”

在今年之前,新加坡抵御电子威胁的第一道防线是成立于2017年的国防网络署,因为当时对抗网络攻击和其他形式数字战争的需求变得越来越大。新加坡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研究员拉赫曼表示,俄乌冲突只是使该要求更受关注。他说,近几十年来若干大国都将网络安全当作国防战略不可或缺的部分。例如,美国在2010年成立了网络司令部。

拉赫曼表示,新加坡进一步将网络安全作为国防战略核心之举,可被视为对现有努力的补充:通过主办新的东盟防长会议网络安全与信息中心(ACICE)来改善东盟各国军队之间的区域合作。ACICE在去年举行的一次东盟防长会议上获得批准,旨在共享信息并打造区域网络防御能力。

拉赫曼认为,作为一个经济和社会都实现高度数字化的国家,新加坡在网络安全方面保持前瞻性也符合自身利益。

史密斯表示,尽管成立DIS之举“可能引起邻国惊讶或兴趣”,但这不太可能被视为威胁。史密斯说:“新加坡是个灵活机敏的创新型国家,其军事姿态注重防御。该国军队只是希望有能力保护这个国家,而非入侵或侵犯其他国家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