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归国男子自述:陷电信诈骗赌博集团,遭关押毒打,一月被卖三次

2020年,在朋友的推荐下,做生意亏钱的湖南人阿杜(化名)前往柬埔寨干物流工作。

家里母亲身体不太好,弟弟正忙着筹办婚礼。临走前,外婆塞给阿杜一个红包,让他出门一定小心。当时的阿杜不会想到,下一次一家人见面会是在两年后,这个红包也一路颠沛流离,伴随他辗转于网络赌博、电诈窝点之间,最后惊险回国。

今年6月底,阿杜被网友以2万美元的价格卖给电诈集团,接下来一个月里,他又被转卖两次。期间,他见识了各种电诈骗术,经历了非法关押、勒索赎金及随时会出现的毒打……这是他一生中最灰暗的日子。

今年8月份,在多方努力下阿杜成功获救,并于9月21日顺利回国。经过防疫隔离期,目前他已回到了湖南老家,迎来自己新的生活。近日,他向记者讲述了这段灰暗的人生经历。

▲阿杜在成都东站坐车回家▲阿杜在成都东站坐车回家
出国工作

男子被人以2万美元卖给电诈集团

2020年10月份,负债的阿杜从湖南老家出发,在广州乘机飞往柬埔寨金边,到柬埔寨干物流工作。当天凌晨5点过,飞机缓缓下落。阿杜看到了和国内不一样的风景,建筑物如棋子般错落分布,每一条道路都很细,像是一片片水田绵延开来,又像是田字格的作业本。

阿杜工作地在柬埔寨西哈努克市,这是柬埔寨的一个港口城市,当地人更习惯叫它西港。每天早上八点开始上班,清理货物、监测货物数、统计货物。

一直干到2022年,物流公司订单越来越少,阿杜的收入也受到影响。“到了今年6月份,感觉西港附近的治安情况不好,哪里也不敢走,客户的订单也越来越少。”阿杜回忆。

他打算辞职回国,但机票太贵,最后放弃了回国念头。阿杜在网络上认识了一位游戏好友——他来自广西叫“安迪”,也在西港上班。“他挺有人格魅力的,说话挺靠谱。”安迪赢得了阿杜的信任,还给他介绍了一份“后勤工作”,帮忙跑腿,一个月就有7千元。

今年6月底,阿杜决定试一试。辞职那天,新公司的人开车接阿杜。阿杜永远都记得老板跟他说的第一句话,“老板告诉我说,‘你朋友把你卖给我了,2万美金。你要么自己给钱离开,要么好好工作。’”阿杜这才知道,这份所谓的新工作是电信网络诈骗。

“当时我表面很淡定,其实内心特别慌。我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阿杜很快被收走了手机等通讯设备,从头开始“学”电信诈骗。他被安顿在一个上下铺的六人间,出入口被持械保安守住。

▲阿杜在柬埔寨的随身物品▲阿杜在柬埔寨的随身物品
接连被转“卖”

搞电诈、赌博,被关黑屋毒打

从聊天话术到诈骗手法,阿杜开始了解电信诈骗的诡秘世界。在这里,受害人、上当者被叫做“资源”,证监会、银联、公安局、检察院的文件随时都有伪造P图,每一个电信诈骗从业者可以分到6~7个社交号。

阿杜介绍,从投资理财到婚恋交友,再到最常见的冒充“公检法”诈骗,诈骗手法花样百出。在一个“加群退学费”的群里,有人扮演家长,有人扮演客服,群里20来个人要扮演50个以上的角色。在一个做“任务”返利的群里,通过小金额让受害人尝到甜头,伪造银行转账凭证,实际上都是后台人工操作的。

“大部分人都停不下来,想要试一试能不能拿到钱,结果越陷越深,最后身无分文。我记得有一个女教师投了两万块钱,其中有一万块钱都是借的。”阿杜回忆。半个月后,阿杜被电诈行业所“淘汰”——老板不要他干了,“我比较胖,有嗜睡症,老板觉得我每天上班都在打瞌睡。”

此后,老板又把阿杜卖给了一个海岛上的新老板,这个新老板是搞网络赌博的。“非常偏僻,很多地方连信号都没有。”这里的营收方式是买马六合彩,很多搞分析的“专家”“大师”自己就是赌徒。这里做不完任务挨打成了家常便饭,关“小黑屋”也是经常事。

同样因为嗜睡症原因,7月底阿杜又被卖回了西港里一个华人园区,同样是电信诈骗窝点。1个月后,阿杜偶尔可以出门,他联系了表弟。

阿杜提供的邮件显示,今年8月份,阿杜的亲友曾发邮件向驻西哈努克领事办公室求助。驻西哈努克领事办公室回复,建议尽快向柬埔寨当地警方报警求助。报警后,驻西哈努克领事办公室可以协助敦促依法尽快处置,保障公民合法权益。

8月24日,通过大使馆、警察局和当地官员的共同努力,阿杜成功获救。

▲成都边检站民警日常工作▲成都边检站民警日常工作
获救回国

奉劝在柬的电诈人员“回头是岸”

2022年9月21日,一趟从柬埔寨出发的飞机抵达成都。在边检入境大厅,一名身体浮肿、走路一瘸一拐的旅客引起了边防检查站执勤民警的注意,此人正是阿杜。

“他走几步就要坐下来休息一会儿。”成都边检站执勤二队副队长晋斐回忆,“他只告诉我他叫杜某某。我觉得他情况不太好,怕有意外,也想多了解一些情况,我就一直陪着他。”

“我看他穿着邋遢破烂,鞋子也开胶了,就问他在外面过得怎么样,他突然就绷不住了……”晋斐说,阿杜一下就瘫坐在了地下,讲述了自己在国外的经历。“我们为他办理了入境手续,对他进行了安抚,一直陪着他登上隔离酒店的转运车。”

被电诈集团拘禁的两个月,是阿杜一生中最灰暗的日子。“那两个月里,命都不是自己的,每天都提心吊胆。‘业绩’不好会被打,不听话会被打,不好好工作会被打,我没什么‘业绩’,经常被打。”阿杜感叹。

据统计,自2011年至2019年间,东南亚国家向中国移交了5000多名诈骗犯罪嫌疑人,其中柬埔寨占近1/3。直到今年7月份,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还发布公告,有数名中国公民被电信诈骗集团诱骗到柬埔寨遭非法拘禁,提醒在柬中国公民远离网赌电诈集团。

“我想告诉还在那里的人,不要再干这样的事。刀口舔血的日子不好过,昧着良心的日子不好过,回头是岸。”阿杜感叹。他从背包里又翻出出门前奶奶给的红包,一路上颠沛流离让红包也变得皱皱巴巴。红包上的一条条褶皱也讲述着他这两个月的生活,惊险且难忘。

▲阿杜的外婆给的红包▲阿杜的外婆给的红包
提醒:

严防电信网络诈骗和境外高薪引诱骗局

11月3日,晋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阿杜隔离期满后,已经安全返回家中。同时,已将了解掌握的情况通报给了地方公安机关跟进调查。

晋斐介绍,近年来,成都出入境边防检查站按照国家移民管理局的部署要求,在满足广大旅客合法出入境需求的同时,深入开展严厉打击妨害国(边)境管理犯罪“獴猎”行动-2022,加强口岸管控力度,强化与地方公安机关的协作配合,依法严厉打击跨境赌博、电信网络诈骗等各类跨境违法犯罪活动。

▲成都边检民警依法拦阻涉嫌赴境外参赌人员▲成都边检民警依法拦阻涉嫌赴境外参赌人员

国家移民管理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22年第三季度全国移民管理机构共查验出入境人员2218.5万余人次。全国移民管理机构严密国门边境管控,共查办各类妨害国(边)境管理犯罪案件10953起,查获犯罪嫌疑人18851人,捣毁中转接应窝点132处,查扣涉案交通运输工具488辆(艘)。

成都边检提醒,近年来,在公安机关和移民管理机构严厉打击下,跨境违法犯罪活动手段更加隐匿,广大出入境人员一定要擦亮眼睛,提高防范意识,严防电信网络诈骗和境外高薪引诱骗局,切实保护好个人生命财产安全和家庭幸福,以免走上违法犯罪道路而抱憾终身。同时,当前国外疫情尚未得到有效控制,务必严格遵守常态化疫情防控规定,坚持“非必要、非紧急”不出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