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迎“史上最贵”中期选举,背后金主都有谁?

北京11月8日电(陈彩霞)当地时间11月8日,美国两年一度的中期选举正式开锣。自2020年大选以来,美国两党日益对立、社会撕裂加剧。为争夺两院控制权,民主党和共和党支持者“疯狂撒钱”,今年的竞选总花费预计超过167亿美元。此次选举为何会成为“历史上最昂贵”的中期选举?背后的金主又是谁?
弗吉尼亚州一所小学,选民们正在投票。

“没有任何一次中期选举

比2022年更昂贵”

美国总统上台后的第二年都需要经历一场“期中考试”,即中期选举。参众两院、州长以及地方行政、立法机构的部分席位都会在中期选举中改选。

国会选举又是中期选举的重头戏。美国参议院有100个席位,议员任期六年,每两年改选其中三分之一,今年将改选35个席位。众议院有435个席位,议员任期两年,今年中期选举将全部改选,拿下至少218个议席的党派将获得众议院控制权。目前,民主党控制220个议席,共和党212个,另有3个议席空缺。

为争夺两院控制权,民主党和共和党支持者“疯狂撒钱”。美国政治捐献数据库、无党派机构Open Secrets预测,本次中期选举的竞选总花费将超过167亿美元。

美国福克斯新闻网近日披露了一份“背后金主”的名单——

第一名:乔治·索罗斯,1.28亿美元

亿万富豪、金融大亨乔治·索罗斯给民主党捐款1.28亿美元,占据“金主榜首”。他是共和党激进支持者的“眼中钉”,一些人相信他是所谓“深层政府”的成员。

第二名:理查德·乌赫莱因,8070万美元

航运业巨头理查德·乌赫莱因和妻子共捐款8070万美元给共和党候选人。这也使他成为2022年中期选举的最大共和党个人捐赠者。

第三名:肯尼斯·c·格里芬,6860万美元

另一位共和党捐助者,对冲基金Citadel的首席执行官肯尼斯·c·格里芬捐款6860万美元,他希望“提升有才华的候选人,扩大共和党的帐篷,使其更能代表美国。”

第四名:杰弗里·雅斯,4407万美元

量化交易公司的创始人杰弗里·雅斯是共和党的长期捐助者,支持那些赞成低税率和减少政府监管的共和党候选人,至今已捐赠4407万美元……

除此之外,光是捐款不超过200美元的小额捐赠者,就已累计贡献了11亿美元,是2018年的两倍。

自2020年大选以来,美国两党越来越对立、社会撕裂加剧,政治逐渐演变成一场零和博弈,企业和个人都感到有必要加大赌注,保障自身利益。

据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报道,在此次选举周期,富豪的捐款大多数捐给了共和党人的保守派团体或候选人。如此大数额的选举资金投入,凸显出人们对超级富豪在选举中日益增大的影响力的担忧。

“如果我们要有一个为所有人服务的民主,我们就需要更严格地限制亿万富翁对政治的影响,”美国税收公平组织执行董事弗兰克·克莱门特说。

“美国面临一个十字路口”

他们为何要如此“烧钱”助选?因为这场选举比以往更加重要。

拜登和特朗普均暗示有意于2024年再次对决,而作为“大选前哨站”的中期选举的结果,很大程度上将决定二人是否有机会再次代表党派出战。

当地时间11月5日,特朗普在宾夕法尼亚州拉特罗布的选举集会上发表讲话。

若民主党大败,拜登不仅将在剩下的两年任期内成为“跛脚鸭”,也很难再寻求连任;若共和党选情不如意,特朗普将失去党友支持,并将面临其他潜在总统候选人的有力挑战。

按照往年情况来看,主掌白宫的政党在中期选举中往往会受挫。这几乎成为美国政坛的一大隐形“定律”,拜登似乎也逃不过这个“魔咒”。

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美国人不赞成拜登处理犯罪、移民和通胀的方式,对经济的悲观情绪无处不在,因此选民可能会通过投票反对执政党来表达对国家方向的不满。目前,拜登的支持率仍接近他任总统以来的最低水平40%左右。

当地时间11月5日,拜登和奥巴马出席费城集会为民主党人中期选举拉票。

范德比尔特大学总统历史学家托马斯·艾伦·施瓦茨说,“如果民主党输得很惨,你可能会看到拜登会被强烈要求退出2024年总统竞选。”

而国会的一些共和党议员已经表示,如果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拿下众议院甚至控制参议院,他们则有意提出针对拜登的弹劾条款。

此外,中期选举的结果,还将牵动美国未来内政外交的走向。这是因为今后数年,在美国和世界面临的一些重大议题上,包括堕胎权、乌克兰危机、气候变化和难民政策等,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的观点截然相反,而美国的立场和政策变化将对世界产生影响。

中期选举的最后一票尚未投完,美国政局仍动荡不安,但有一件事是确定的:2024年总统选举的竞选和混战已经拉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