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这场激烈对决,带给世界八大悬念!

这是一场党争极化的“世纪对决”;这是一场“钞能力”至上的金钱游戏;这是一场“纸牌屋”照进现实的剧目的最高潮;这是世界观察一个超级大国政治生态的最佳时机。

当地时间11月8日,美国两年一度的中期选举投票,正式举行。为赢得选举,守擂的民主党与攻擂的共和党激战,究竟带给世界哪些悬念?

中新网记者邀请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刁大明、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龚婷,共同拆解美国政治选举密码。

美国总统拜登资料图

悬念一

众议院,共和党赢多少?

美国的中期选举,既是选民对总统执政两年表现的“期中考试”,也是美国民主、共和两党争夺对国会控制权的政治攻防战。这一次,美国国会435个众议院席位,以及100个参议院席位中的35个将进行改选,50个州中的36个州将改选州长。

“美国选举项目”日前公布,超4200万美国人已提前投票,打破2018年纪录。FiveThirtyEight等多家民调机构,一致预测共和党将推翻民主党在众议院的多数。共和党回归众院板上钉钉了吗?赢到什么程度?

专家点评

刁大明:应该说共和党会重返众院,但重返之后,其多数优势也不会特别大,可能和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第一任期前两年,即2017年、2018年第115届国会的共和党多数状态差不太多。当时,共和党在美国会众院以241比194占多数席位。

悬念二

参议院,民主党保得住吗?

既然众议院很难守得住,那么坚守参议院,对美国总统来说就显得尤为重要了。英国广播公司(BBC)指出,美国民主党需要保持在国会参院多数席位,因为这事关重要职位的人选提名。正是这届参院批准了政府职位和最高法院法官的提名。

此外,参议员任期为六年,而众议员任期为两年,前者任职时长是后者三倍,影响力有所不同。

当地时间2021年1月4日,美国第117届国会当选共和党众议员亮相。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

专家点评

刁大明:参议院选情还要由几个关键州的状态,来决定民主党是不是能维持微弱优势。美国提前投票等导致这次选情比较胶着,按目前三州的情况,共和党重回参院多数的可能性略大一些。

龚婷:无论是从民调数据还是选战形势来看,参议院选情非常胶着,尤其在宾夕法尼亚、内华达、佐治亚等战场州。最终结果可能要等到像佐治亚这样的州票数确定之后。佐治亚州选举规则特殊,若11月8日当天两名候选人均未能得到超50%票数,就将迎来12月的决选。

悬念三

美国总统会“跛脚”吗?

据资料,1934年以来,美国总统所在政党在22次中期选举中,仅有3次赢得多数众院席位。随着舆论普遍预测美国国会将形成朝小野大局面,美国总统接下来两年,该怎么干?

专家点评

刁大明:历史经验表明,除非在美国国内外面对重大挑战、危机等特殊条件下,总统所在党能形成共同应对危机的“聚合力”,才能保持在中期选举当中不减分,甚至增加席位,但这次显然不是这样。

共和党获得众议院或两院多数之后,和拜登以及民主党控制的白宫,会形成“分立府会”状态。在这个状态下,共和党会利用国会控制权,对拜登的政策议程特别是国内议程进行极大限制。

这就意味着未来两年拜登可能很难推进新的内政议程,过去两年已有议程,也会被调整、修正。而国内议题很难推进,总统往往都会在外交事务上更多发力。对拜登来说,可能进一步加速推进所谓“印太战略”、推进大国竞争。

龚婷:考察上世纪30年代以来的美国中期选举历史可以看出,总统所在党在中选后失去对众议院的控制是比较常态化的现象。这一定程度上说明,在总统及其所在党执政一段时间后,选民时常会对执政现状不满,需要寻求对总统和执政党执政权力的平衡。同时,非执政党在中选中也会更加积极动员选民投票。

无论共和党夺回一个院还是两个院,拜登接下来两年执政都将面临“跛脚”状态。可以预见,共和党会围绕拜登执政前两年推动的大型立法的支出、后续拨款等讨价还价,给拜登后两年施政制造更大障碍。

悬念四

拜登个人命运如何?

最关心拜登个人命运的,除了民主党,就是拜登自己。

近日在政治集会上,拜登对支持者大吐苦水,称自己已被告知,如共和党赢回众参两院,打算弹劾他。虽然拜登称“我不知道他们会弹劾我什么”,惹得支持者哄堂大笑,但他又说自己并非“开玩笑”。

不过分析认为,弹劾只是共和党的政治抓手之一,不会真正逼迫拜登下台。为了符合宪法规定,共和党会找哪些弹劾理由?

当地时间11月5日,拜登和奥巴马出席费城集会,为民主党人中期选举拉票。

专家点评

刁大明:共和党打算从疫情防控、边境管控、阿富汗撤军、乌克兰问题等方面下手,对拜登本人及其政府内部主要官员进行调查。这些调查可能会引发弹劾。这种“政治猎巫”会造成美国国内非常大的党争压力。

龚婷:可以预见中选后共和党方面会对拜登和民主党展开“政治报复”。共和党一些议员已经表示,夺回众院后要围绕多个议题对拜登开展调查。例如,乌克兰危机以来,美国国内汽油价格走高。为降低价格,拜登政府释放了国内战略石油储备。共和党一些人认为,拜登这一举动对民主党选情是有所助益的,所以提出要进行调查。

悬念五

特朗普如何回归?

由于竞选激烈,关键摇摆州宾夕法尼亚州在选举前迎来“名场面”,美国总统拜登、前总统奥巴马和特朗普,都现身当地大力拉票。

特朗普说,如果选民们想“拯救美国梦”,就要投票给共和党。而他将宣布参加2024年总统大选的消息,也即将被证实。虽然拜登和特朗普的名字不会出现在中期选举的选票上,但分析认为,这已经俨如2024年总统大选的前哨战。

不过,共和党的“大金主”,美国对冲基金富豪肯·格里芬近日指出,特朗普“在一些重要领域偏离了目标”,共和党是时候“摆脱特朗普并继续前进了”。复杂形势下,特朗普将以怎样的姿态回归?

专家点评

刁大明:在2024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初选还没开始的情况下,特朗普目前的党内民调还是很高的,虽然共和党内部有声音说要和特朗普本人保持距离,但基本上也只是延续了他的理念。

至少在这次中期选举当中,特朗普也为共和党参选人大量背书了,没有看到明显的负面效果。他如想继续参选,获得党内提名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但也不是说特朗普参选就锁定了提名,未来还要看共和党党内会不会有更好人选来挑战他。

悬念六

哪些议题是制胜关键?

中期选举,美国选民最关心什么?NPR/PBS NewsHour/Marist近日民调显示,36%美国选民最关心通胀问题, 26%和14%的选民最关心保护选举制度和堕胎。此外,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民调显示,78%的美国民众认为美国经济状况“糟糕”或“很糟”;仅32%的民众认可拜登政府应对通胀的做法。

到了选举前夜,为吸引眼球,CNN打出了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这张牌,佩洛西是继其丈夫在家中遭袭后,首次公开受访,为民主党“保卫美国选举制度”背书。保守派媒体福克斯新闻则以“保卫边境”为主题,推出曾大骂拜登的主持人塔克·卡尔森,以期在非法移民问题上配合共和党议题,攻讦民主党。

保守派美媒福克斯新闻网打出了“为边境而战”的标语,主持人是抨击过拜登的塔克·卡尔森。图片来源:福克斯新闻网页面截图

专家点评

刁大明:中期选举往往是聚焦美国国内经济、民生、福利等议题,包括美国最高法院在全美范围内推翻堕胎选择权判决,关注这些议题比较符合美国民众的常态。至于保护美国选举制度成为一个议题,恐怕跟很多人不接受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结果有关,他们受到共和党特别是特朗普的影响,让这次选举出现了一些以往没有的特殊因素。

此外,拜登和民主党这次选举中不太有利的一个原因,就是通胀问题。一段时间以来,美国经济长期存在的结构性矛盾导致周期性衰退,同时疫情以来,美国财政部门大量超发货币,“大水漫灌”,导致物价飞涨、货币贬值。

拜登政府不是这种现象的始作俑者,但上台后也在不断扩大支出,加剧通胀。那么选民会把压力算在民主党头上,认为这届政府未能有效回应通胀问题。

龚婷:中期选举也好、大选也好,美国选民最关心的更多还是国内议题。近期多项民调都能较清晰地反映,尽管年中以来民主党方面试图用堕胎权等“文化战”议题提振选情,然而选民还是把通胀和经济议题作为最为关心的议题,并以此考察两党候选人的应对能力。

悬念七

竞选烧钱为何加码?

美国政治捐赠数据库、无党派机构OpenSecrets近日的调查显示,预计2022年美国中期选举将耗资超过167亿美元。民主、共和两党对竞选广告的投入就高达惊人的100亿美元,不仅是2018年中期选举的三倍,更超过2020年总统大选相关花销。

据报道,在参议院竞选方面,宾夕法尼亚州、佐治亚州、亚利桑那州、内华达州和威斯康星州等州,是烧钱最多的地点。美国政客为了大选,疯狂加码“钞能力”,意味着什么?

专家点评

刁大明:在美国经济如此不理想的情况下,政治选举还如此烧钱,选出来的政治人物还解决不了经济问题,这确实是一个非常荒诞的状态,一个怪圈。

竞选花费比以前更高,可能有两个原因:

一是2020年美国人口普查后,众议院选区重新进行了划分,这是选区重划后第一次选举,所以需要更多财力投入。

二是目前美国两党在参议院议席是50 : 50,在这个基础上选举,任何一方都可能获胜。两党就更有强烈意愿,来在关键州大举投入资源资金,因此造就了三州“命悬一线”的状态。

总之,美国党争激化导致了金钱政治横行,结果是特殊利益进一步驱动、绑定任何上台的政治人物,导致政治人物上台后更无法回应民意,形成恶性循环。

龚婷:这实际上是美国日益加剧的政治极化和两党党争的集中体现。美国政治越是趋于极化,两党间越是趋于开展激烈的、妥协程度非常低的斗争。

这就决定了在中期选举这样的重要场合中,尤其是在摇摆州和战场州,越是临近投票日,双方越会投入大量经费投放广告来提升自身选情。这也再次反映出美国的选举政治本质上是金钱政治。

悬念八

美国的未来会怎样?

如果众议院的掌控易手,可能会从根本上改变华盛顿的权力平衡,并极大地影响美国与世界的互动方式。英国广播公司(BBC)指出,与许多其他问题一样,美国法律政策变化,可能引导或影响全球趋势。

“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之一,那里的决定对世界其他地区都很重要”,总部位于巴黎的智库蒙田研究所政治分析师切特库蒂指出。而面对政治极化、社会撕裂、经济衰退、枪支泛滥等现实,鏖战过后,美国会走向什么样的明天?

当地时间5月26日,美国得克萨斯州尤瓦尔迪市,民众悼念小学枪击案近20名儿童遇害者。

专家点评

刁大明:中期选举过后,美国仍需面对一系列问题,而两党政治人物将更多地聚焦于2024年总统大选,将快速进入大选周期,就更不可能真正有效地去推动能改善、解决问题的政策,而是鼓噪、炒作自己更能回应民意。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的发展很难有转折的可能性,政治、经济、社会等问题将继续恶化。

龚婷:除了政治极化问题,美国现在所面临的棘手问题首先是通货膨胀。2022年以来,美国通胀一路走高,虽然年中通胀率出现短暂下跌,但是通胀危机仍未有效缓解,9月通胀率更是超出市场预期。

今年截至目前,美联储已加息六次,但持续大幅加息并未有效平抑通胀问题。受加息周期和当前内外部宏观环境的影响,美国经济在未来两年陷入衰退的可能性越来越大。近期主要国际经济机构已纷纷调低2023和2024年美国经济增长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