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气变大会聚焦落实,法媒:发达国家千亿气候融资十余年未兑现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七次缔约方大会(COP27)当地时间6日中午在埃及海滨城市沙姆沙伊赫拉开帷幕,来自190多个国家、区域和国际组织的代表及各界人士约4万人将参加此次大会。自去年11月COP26大会召开以来,近一年时间全球形势持续变化。当前,在俄乌冲突等因素叠加下,能源安全等问题更加凸显,客观上加大了一些国家实现净零排放目标的压力。此外,发达国家在高通胀环境下如何履行对发展中国家的气候融资支持,备受关注。

聚焦落实

据路透社6日报道,COP27各国参会代表当天在开幕全体会议上首次将气候赔偿问题列入正式议程中,同意讨论富裕国家是否应该对最易受气候变化影响的贫穷国家进行补偿。COP27大会主席、埃及外长舒凯里在全体会议开幕式上说:“这项决定首次(出现)在气候变化缔约方会议和《巴黎协定》的正式议程上,创造了一个体制上的稳定空间,以讨论解决现有差距、应对‘损失和损害’(表示不可避免和不可逆转的气候损害的联合国气候术语——编者注)所需的资金安排等紧迫问题。”

法新社6日称,COP27大会可以归结为3个相互关联的优先事项:排放、责任和金钱。2009年在哥本哈根举行的COP15大会上,发达国家承诺至2020年每年提供1000亿美元的资金支持,以满足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挑战的需求。然而,自提出至今十余年,1000亿美元气候融资承诺始终未能兑现。此外,为“损失和损害”建立一个单独的资金池也是参会各方重点关注的议题。报道称,害怕无限制赔偿的美国和欧盟多年来一直在这个问题上拖拖拉拉,并质疑是否需要建立一个单独的金融框架。

埃及开罗大学生态学教授哈桑6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落实承诺比空口谈新的承诺“有价值得多”,这也是本次大会的一大特色,即敦促和践行落实。哈桑说,发展中国家相对贫困落后,无法独立应对气候变化这一人类的共同难题和挑战,还因为不得不花费大量资金应对气候变化的影响而背上更加沉重的债务,这些国家理应得到来自发达国家的资金支持。

形势紧迫

埃及《消息报》6日报道说,从去年COP26大会以来,世界发生了许多变化,新冠肺炎疫情尚未消弭,俄乌冲突仍在继续,世界经济低迷不振,各种因素叠加交织,使气候变化问题面临愈来愈复杂和严峻的挑战,也客观上加大了一些国家实现净零排放目标的压力。

“行动太少,进展太慢”,就在这次会议召开前夕,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在《2022年适应差距报告》中称,最新数据表明,到本世纪末,全球气温将上升2.4至2.6摄氏度,与《巴黎协定》将全球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理想情况下接近1.5摄氏度的目标相距甚远。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就该报告发表声明说,2030年,发展中国家在这方面的资金需求将飙升至每年3400亿美元之多。目前的支持金额还不到这个数额的1/10,但代价却是由最脆弱的人群和社区承受,这是不可接受的。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6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落实难在如何从发达国家拿到资金,在经济形势好的时候发达国家尚且无法兑现承诺的资金,更何况在当前全球经济形势下行的时候。“俄乌冲突后,许多国家都更加重视能源安全,这无可厚非,但与此同时各国需要重申共识,确保发展可再生能源的速度,这才是解决能源问题的根本,而不是重新走依赖煤炭的老路,发展可再生能源可以同时满足低碳和能源安全双重目标。”

中国角色

6日,一场题为“绿色生活,共建共享——倡导公众参与绿色行动”的主题边会在COP27的“中国角”举行。中国气候变化谈判代表团团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赵英民与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出席边会。

解振华表示,中国积极落实《巴黎协定》,进一步提高国家自主贡献力量,围绕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有力有序有效推进各项工作,取得显著成效。中国已建立碳达峰碳中和领导机构,建立“1+N”政策体系,制定中长期温室气体排放控制战略,推进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建设,编制实施国家适应气候变化战略。经初步核算,2021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20年降低3.8%,比2005年累计下降50.8%。

林伯强认为,在解决全球气候问题上,发展中国家可以借鉴中国的成功经验。“当前欧美主要发达国家已实现碳达峰并正在推进实现碳中和,反而是发展中国家面临着气候问题,由于经济差距,发达国家的经验并不一定适合发展中国家,中国的经验可以有示范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