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希望主宰欧洲,德法想联手自救,朔尔茨出访中国释放反击信号

俄乌冲突开始后,欧洲大部分国家正逐渐丧失在地缘战略上的自主性,开始成为美国的应声筒和打压俄罗斯的帮凶。在操纵欧洲外交走向的过程中,美国主宰欧洲的企图暴露无遗。欧洲各国对于部分国家的外交口径开始在美国的操纵下逐渐统一为一种声音。在俄罗斯天然气供应尚未中断之时,这些欧洲国家还能够忍受美国的各种小动作,毕竟只要能源供给没问题经济就还有挽回的余地。

只是美国对欧洲的野心还不只是在对外交方针的操控上,更是在于对欧洲资本与人才的掠夺。在北溪管道被炸后,欧洲陷入了严重的能源危机,欧洲各国陷入了更深的困境中。由于能源供给吃紧,欧洲制造业与相关产业人才开始迅速流向能源供给相对充足的美国,而美国也借此开始了对欧洲各国的收割,利用欧洲的能源短缺为美国掠夺可以用来恢复经济的资金和人才。

面对美国意图掏空自身实体产业的阳谋,德法两国开始了联手自救。德国总理舒尔茨一改德国内部与中国脱钩的论调,开始重提与中国合作的重要性,而且在访华前完成了与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协调,已经得到了法国的支持。颇具戏剧性的是,10月上旬,德国舆论还存在着不少与中国脱钩的声音。但是自从舒尔茨访华的消息被披露出来后,德国舆论论调转变了方向,开始认真审视德国是否存在与中国脱钩的条件了。

此前,以德国外长贝尔伯克为代表的绿党成员是“脱钩”理论的积极鼓吹者,因为在他们看来政治理念与欧洲相去甚远的中国并不是理想的合作对象,只有所谓的“民主”国家才是德国更好的合作伙伴。这些人深受新自由主义和历史终结论的影响,根本没有认真考虑怎样的合作伙伴才是最对德国有利的。或许在她这种人看来,美国才是德国最好的合作对象,但是美国实际上的所作所为无不是在侵犯德国的利益。

对于美国的无止境盘剥,舒尔茨出访中国无疑是释放了反击信号。美国在操纵欧洲外交事务时,阻碍欧洲与中俄两国正常的交流与合作成为了其加强对欧洲控制力度的重要手段。舒尔茨访华是顶着美国的压力,强行加强与中国的交流与合作,并借助中国市场为德国制造业寻求生机,避免这些企业因为在德国难以生存下去而流向其他国家。制造业是德国的经济支柱,再来一次去工业化将是德国所不能承受的。

为了这次出访,舒尔茨政府实实在在拿出了诚意。在中国入股汉堡港一事上,中方的收购案被德国议会批准,获得了这座港口24.9%的股份。虽然这比一开始获得35%股份的预期少了不少,但是对于德国来说,允许中国入股这座重要港口本身就已经是非常有诚意的行为。另据消息人士透露,舒尔茨有较大可能会批准中国半导体企业旗下的公司对德国半导体公司的收购案。

从中德两国的贸易规模看,中国确实是德国非常重要的经贸合作伙伴。2021年,中德两国贸易额再创新高,达到了2453亿欧元,中国也因此连续6年成为了德国第一大贸易伙伴。另外,德国2021年对华出口额也达到了1036亿欧元,仅次于对美国的出口额。与此同时,中德两国的双向投资存量超过了550亿美元,其中德国是欧盟成员国中对华投资额最高的国家,而中国也从2020年开始成为了在德投资数量第三名的国家。

由此可见,中德两国早就已经有了深度的利益捆绑,妄谈脱钩无论是对德国还是对中国既没有好处,也不太现实。且不论失去中国市场将对德国经济造成多大的冲击,单是如何收回对华投资都将成为德国政府头疼的问题。更要命的是,对华贸易为德国提供了至少90万个就业岗位,中德脱钩意味着德国政府至少需要安置90万个就业者,这又会成为德国政府可能会面临的一大难题。在两国利益深度捆绑的情况下,与中国脱钩并不是德国理想的选择。

从供应链的角度看,中国与德国也有着高度的互补性。德国的汽车等产业离不开中国提供的原材料,而在中国建分公司,可以为德国本土的工厂提供上游供应商,减少了交易环节。从成本与供应量来看,还不一定有国家能够在为德国进行产业配套上比中国做得更好,从维持供应链的角度看,德国没有更好的选择。

另外,对于德国的制造业来说,稀土制品在制造业各领域中都有着广泛的应用,保障稀土供应非常重要的。全球65%的稀土产品和90%的稀土材料都是中国提供的。如果与中国脱钩,那么德国制造业的稀土供应将得不到保障,因为除了中国外其他国家可能还无法以相对较实惠的价格稳定供应稀土。

值得一提的是,德国不仅是一带一路在欧洲的终点站,更是中国商品通过中欧班列进入欧洲的第一站。如果加强与中国的经贸合作,那么德国不仅能够更深入地从一带一路框架中获利,更可以将一带一路的欧洲终点站杜伊斯堡打造成新的商品集散中心,帮助这一地区完成产业转型,为德国提供新的经济增长点。在全球经济环境不佳的大背景下,中德之间互利共赢的合作将成为中欧合作的榜样,为欧盟各国摆脱美国操纵和剥削提供新的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