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5万朵鲜花从荷兰“来”到了北京?

专访荷兰驻华大使:5万朵鲜花,为中荷未来合作播下种子

 

“我们要保持互动交流,这样我们才能更好地了解彼此并相互学习,从而携手共同应对全球性挑战。”

素有世界“鲜花王国”之称的荷兰,将5万朵鲜花搬到了北京。9月16日,为庆祝中国与荷兰建交50周年,由荷兰驻华大使馆主办的荷兰鲜花展在北京温榆河公园开幕。

 

本次鲜花展的装置形状是为纪念中荷建交50周年而设计的标志的放大版。这个标志包含了水、代尔夫特瓷器等元素,凸显了中荷两国长期以来的交流与合作。

 

荷兰驻华大使贺伟民(Wim Geerts)在开幕致辞中表示,“水、代尔夫特瓷器、鲜花等这些荷兰最知名的元素都汇集于这个花展中,给大家带来一种多元素融合的视觉享受。”

 

9月16日,荷兰驻华大使贺伟民在鲜花展开幕式上致辞。受访者供图

 

今年正值中荷建交50周年。贺伟民指出,中荷两国有着悠久的人员往来和贸易往来历史,在气候变化、农业科技、花卉种植、创新养老护理等多个领域都有合作。

 

中国外交部欧洲司司长王鲁彤以视频方式出席开幕式。他在致辞中高度评价中荷关系,称疫情期间双边贸易额逆势增长,充分证明了两国经济的互补性和巨大的合作潜力。他表示,中国将继续提高对外开放水平,同包括荷兰在内的世界各国共享发展机遇。

 

1972年5月,中国与荷兰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此后50年间,中荷两国关系得到全方位发展,如今双边关系已升级为开放务实的全面伙伴关系,两国间的经贸、人文交流不断深化。荷兰鲜花展开幕当天,贺伟民大使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的专访。

 

人人都可以是中荷关系的“大使”

 

新京报:为庆祝两国建交50周年,中荷两国举办了一系列文化艺术活动,包括今天由荷兰驻华大使馆主办的荷兰鲜花展。你认为举办这些活动的意义是什么?

 

贺伟民:荷兰和中国的关系是全方位的。我们在多个领域开展合作,我们的经贸联系在过去 50 年中显著增长。但在我们的外交关系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同样重要。事实上,学生、科学家、钢琴演奏家、摄影师、建筑师、艺术家,他们都是中荷关系的“大使”。

 

在过去的50年里,两国人文交流全方位增长。通过过去一年举行的各种文化艺术活动,我们希望庆祝两国关系中非常重要的这一方面。就像在今天的鲜花展中,我们希望为两国进一步开展文化合作“播下种子”。

 

9月16日,荷兰驻华大使馆主办的荷兰鲜花展开幕。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中荷两国于1954年建立代办级外交关系,1972年正式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2014年,两国建立开放务实的全面合作伙伴关系。你如何评价两国外交关系的发展?中荷关系的基石是什么?

 

贺伟民:自16世纪荷兰和中国产生第一次接触和交流以来,两国关系不断朝着多样化、多元化发展,最终形成了如今开放务实的全面合作伙伴关系。

 

这种牢固的关系使两国能够讨论所有类型的议题,包括我们志同道合、承诺共同合作的议题,以及我们虽有不同意见但仍互相尊重的其他议题。我们希望继续开展这种双向对话,让双方在气候变化、人权、养老护理等问题上都可以自由表达自己的想法。

 

最重要的是,我们要保持互动交流,这样我们才能更好地了解彼此并相互学习,从而携手共同应对全球性挑战。

 

中荷可在气候变化等多领域深化合作

 

新京报:现如今,荷兰是中国在欧盟内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中国是荷兰在欧盟以外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你怎么看两国当前的经贸合作?两国合作面临哪些机遇和挑战?

 

贺伟民:贸易和投资是中荷关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荷兰非常重视与中国在广泛的经济领域开展合作。举例来说,在气候变化、水资源管理、医疗保险、能源转型等领域,荷兰都可以提供创新性解决方案。

 

但受全球新冠疫情影响,外国企业进行经营面临许多困境,急需更有利于流动往来的措施,以推进运营。过去几十年来,我们见证了中国在对外开放方面取得的长足进步,我们希望中国能够继续走好对外开放的道路。

 

9月16日,荷兰驻华大使贺伟民给鲜花浇水。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你近期接受采访时提到,全球可持续发展受到很大冲击,我们需要努力在2050-2060年之间完成净零排放的目标。中荷都已提出相应的减排目标,两国在这个领域有哪些合作?

 

贺伟民:中国和荷兰都深刻认识到,气候变化影响着我们所有人。我们两国都见证了干旱和洪水的增加。在应对气候变化、将全球升温幅度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方面,中国是重要合作伙伴。

 

我们在这个议题上可以以多种方式进行合作。在多边层面,我们致力于提高全球气候行动的目标,例如在 今年11 月的 COP27 (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第27次缔约方大会,今年大会将在埃及举行)上。

 

在双边层面,荷兰、欧盟都与中国有着深入的双边合作。例如,欧盟与中国合作完善中国的碳排放交易系统(ETS),荷兰与中国在循环经济和气候适应等方面开展合作。此外,荷兰私营部门也积极为中国的减排作出贡献,如在能源转型方面。反之亦然,中国在对绿色转型至关重要的领域的创新和知识让荷兰也受益良多。

 

这些例子表明,中荷双方在气候变化领域已经有很多合作正在进行中。而且我相信,两国在气候行动方面还有进一步合作的巨大潜力。

 

新京报:当前,世界正在从新冠疫情大流行中恢复。你如何看待疫情期间的中荷合作?你对后疫情时代的两国合作有何期待?

 

贺伟民:疫情暴发之初,荷兰就表达了对中国人民的声援。当疫情侵袭荷兰之时,中国也对荷兰人民表示声援。此外,我们非常感谢中国政府和医疗部门,在提供个人防护用品和医疗器械方面对我们的支持。

 

在后疫情时代,我看到了扩大和深化卫生领域双边合作的潜力。公共卫生、药物和医疗技术、治疗、长期护理尤其是老年人护理,这些是我们面临的共同挑战,我们可以针对这些挑战制定共同的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