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项排名,美国沦为“发展中国家”

美国可能自认为是“自由世界的领导者”,但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办公室2022年7月发布的一项发展指数显示,美国排名要靠后得多。在该排名中,美国从此前的第32位降至第41位。其指标模型涵盖范围广泛,包含17个类别或“目标”,其中许多侧重环境和公平。按此标准,美国的排名介于古巴和保加利亚之间,两国都被广泛认为是发展中国家。

费城的无家可归者营地

根据《经济学人》的民主指数,美国现在也被认为是一个“有缺陷的民主国家”。作为一名研究美国制度发展的政治历史学者,我认为,这些评级是两个问题的必然结果。种族主义欺骗了许多美国人,剥夺了他们应得的医保、教育、经济安全和环境。与此同时,随着民主受到的威胁日益严重,对“美国例外论”的执念使这个国家无法进行公正的评估和路线修正。

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办公室的排名与传统的发展指标不同,它更侧重普通人的感受,包括他们享受清洁空气和水的能力,而不是财富创造。

因此,尽管美国经济的巨大体量在得分中占有重要地位,但其不平等现象也很突出。通过公认的基尼系数等指标来衡量,美国的收入不平等现象在过去30年显著加剧。根据经合组织的测算,美国在七国集团中贫富差距最大。这些结果反映了美国的结构性差异,其中在美国黑人中最为明显。

学者杜波依斯1899年出版的《费城黑人》一书中,首次揭露了这种结构性不平等。

半个多世纪后,马丁·路德·金以其特有的雄辩,同样谴责了“另一个美国”的持续存在。为了阐明自己的观点,金提到了许多因素:住房条件、教育、社会流动性和识字率、健康和就业等。在所有这些指标中,美国黑人的表现都比白人差,正如金所说:“许多不同背景的人生活在另一个美国。”

此外,《经济学人》的民主指数现在将美国归为“有缺陷的民主国家”之列,总体得分介于爱沙尼亚和智利之间。在很大程度上,美国由于政治文化的分裂,未能成为“完全民主”国家。这种日益扩大的分裂在“红州”和“蓝州”之间的不同道路上表现得最为明显。

尽管《经济学人》的分析人士对骚乱破坏下的权力交接表示赞赏,但他们的报告遗憾地指出,根据2022年1月的一项民意调查,只有55%的美国人相信拜登合法赢得了2020年的选举。

要解决美国在各种全球调查中表现不佳的问题,人们还必须与“美国例外论”的观念作斗争。“美国例外论”是一种认为美国优于世界其他国家的观念。长期以来,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两党都在宣扬这一信念。“我们相信‘美国例外论’”,这是共和党2016年和2020年纲领的第一句话,也是特朗普表示要在美国学校恢复“爱国主义教育”背后的组织原则。“美国例外论”倾向于宣扬卓越而非追求卓越,旨在鼓励美国人保持一种强烈的国家成就感,尽管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实际情况恰恰相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