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位分析师看涨美元,韩元失守关键心理关口,日本外汇干预来了

受美联储暴力加息影响,周四亚盘,美股、日韩股市接力下跌,亚太货币普遍受挫,美元兑韩元更是自2009年以来首次升破关键心理关口1400。盘中日本央行公布“坚定宽松不动摇”的9月利率决议,美日闻声巨震,短线拉升至145关口。

日内日本政府与日本央行抛售美元储备捍卫本币,为自1988年6月以来首度外汇干预。盘中美日应声跳水2%,美指也短暂滑落111。但机构分析师表示,日本对汇市的出手相救只是权宜之计日本央行不可能在保持收益率曲线不变的同时又寻求日元的“稳定”

分析师:美元进一步走高已成定局

多位分析师表示,尽管从某些技术指标来看,美元的涨势似乎已见顶,但在美联储今年第三度加息75个基点和鲍威尔最新的“鹰言鹰语”之后,美元的持续上涨已被市场定价

包括Oscar Munoz和Mazen Issa的道明证券(TD Securities)策略师表示:

“美联储9月加息使我们更加坚信,眼下,做多美元是‘唯一的交易’。”

澳新银行(Australia & New Zealand Banking Group)驻惠灵顿策略师David Croy表示:

“在美联储9月加息后最初几个小时的一轮波动过后,市场显然站在了美元一边。而随着投资者对美国和全球增长下行的担忧逐渐扩散,美元提供了更好的套利和避险吸引力。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美元升值与美联储的政策预期一致。鉴于美元在全球货币体系中的地位,美元进一步走高已成定局。”

但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首席外汇策略师Kit Juckes表示:

“美联储激进的紧缩政策已将美元推入本轮强劲反弹的最后阶段,这轮涨势可能以戏剧性的、动荡的方式结束。而美元走软之日,就是全球经济‘软着陆’与复苏之时,尽管这将经历一段坎坷的历程。”

亚太市场接力下跌,韩元2009年以来首次跌至1400关键心理关口

隔夜美联储如期加息75个基点,美股三大股指集体收跌。受美联储暴力加息影响,周四亚盘接力下跌。

日韩股市低开,日经225指数跌1%,韩国KOSPI指数指数跌1.2%。

贵金属应声转跌,现货白银日内跌幅一度达1%,现货黄金也一度跌0.66%。

亚太货币普遍受挫,澳元兑美元跌破0.66关口,为2020年5月以来首次。据新浪报价,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跌破7.08,最低至7.0882。欧元兑美元跌破0.98,续刷2002年10月以来新低。

美元兑韩元升破关键心理关口1400,为2009年以来的首次。韩国财长秋庆镐表示,将调动一切可能的措施应对外汇市场单边波动,将在必要时对外汇采取必要措施。他拒绝就与美国的货币互换置评。

日本央行以不变应万变后,出手干预汇市!美日较日高回落数百点

周四10点51分,日本央行公布利率决议,日本央行将基准利率维持在历史低点-0.1%,将10年期国债收益率目标维持在0%附近,符合市场预期。

日本央行公布利率决议后,美元兑日元剧烈波动,短线拉升站上145关口;接着黑田东彦在新闻发布会上的鸽派讲话让其继续扩大涨幅。然而,随后日本对汇市进行了干预。美元兑日元闻言跳水,日内大跌2%。美元指数失守111。非美货币纷纷反弹,欧元兑美元、澳元兑美元日内涨幅达0.5%。现货黄金最高触及1678.11;COMEX期银日内涨幅扩大至1%。

据市场消息,日本政府和日本央行进入市场买入日元换取美元,进行了自1998年6月以来的首次外汇干预。日本财务省副大臣神田真人表示,外汇走势是突然的、一边倒的。将保持高度紧迫性,密切监控外汇走势。

机构分析师表示,日本对汇市的干预只是权宜之计,这还不足以给日元的疲软带来长期的缓解。日本央行坚持维持低利率,让日元继续面临贬值的风险,但这对于一个多年未见明显通胀的国家来说,这无疑是正确的做法。政策制定者不可能在保持收益率曲线不变的同时又寻求货币的“稳定”。在日本干预汇市后,日元得到了提振,但日本政府的做法只是给危机打了个创可贴,对日元来说这是一个远远不够的措施。

RBC Capital Markets亚洲外汇策略主管Alvin Tan也表示:

“日本的外汇干预是唯一能阻止美元兑日元升至150的因素。但即便如此,这也只是暂时的喘息之机。”

此前,日本货币政策委员会所有成员一致投票赞成维持政策利率在-0.1%不变,日本央行已通过短期和长期利率,将其主要政策目标从货币基础转向收益率曲线控制。该政策旨在实现2%以上的稳定通货膨胀,被称为“定量和定性的货币宽松,同时控制收益率曲线”

14点30分,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在货币政策新闻发布会上继续巩固其鸽派立场。他直言时不考虑加息,预计利率将保持在当前水平或更低。不排除未来调整前瞻指引的可能性,但2-3年内都不需要改变前瞻指引。

黑田东彦强调,有必要继续放松货币政策,因为产出缺口仍为负值,经济仍处于复苏中期。尽管日本国内通胀有所上升,但恐仍难以保持在2%的目标水平。黑田东彦表示,本财年日本物价可能超过央行此前的预期,但下一财年极有可能低于2%。这也是日本央行继续放松政策的原因。黑田东彦还称,不认为美联储加息会降低日本经济增长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