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大应成为团结契机,而非对抗战场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开场白中警告称,围绕一系列挑战取得进展都因地缘政治紧张局势而受牵制。“世界既处于危险境地,又处于瘫痪状态。没有合作,没有对话,没有集体解决问题之举。但现实是,我们生活在一个合作与对话是唯一合乎逻辑的前进道路的世界”。古特雷斯的警告,既是对当今现状的一种描述,也是对当下联合国处境的一种担忧。然而,这种警告能在多大程度上转化为一些关键国家的实际行动,还需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不少媒体报道都提到,本周的联大一般性辩论被美国及其盟友与俄罗斯围绕着乌克兰问题的斗争所主导。美国及其盟友致力于发起一场“孤立俄罗斯”的运动,除了继续强烈谴责俄罗斯以外,还在拉帮结派给中立国家施压。而俄罗斯方面据称将讨论“不允许美国和西方在乌克兰发动混合战”。很多发展中国家和援助组织担忧,围绕着乌克兰问题的外交冲突将破坏解决饥荒、气候危机等其他值得关注问题的一个关键机会。

在变乱交织的世界局势中,联合国也正在经受着“深刻分歧的考验”。是任由一些势力绑架,变成推行针对特定国家的集团政治和所谓“价值观同盟”的工具?还是继续坚持国际关系民主化、坚持综合性的发展和安全理念,通过真正的多边主义去团结广大国家解决共同面临的问题?从联合国发展历史看,这两股力量一直在反复拉扯,基于人类未来的团结合作力量能否战胜基于地缘政治逻辑的分裂对抗力量,影响着联合国作用的发挥,也影响着全球亿万民众的未来。

有一点是无法否认的,尽管联大一般性辩论目前被大量矛盾纷争、分歧对立所占据,但联合国仍然是当下全球治理的核心,处于应对一系列挑战的关键位置,联合国安理会仍然是全球集体安全体系的核心。正因如此,国际社会普遍对联合国体系寄予厚望,将其作为追求世界美好愿景的优先平台。在这种情况下,联合国如何凝聚共识、如何促进团结,需要勇气、智慧,更需要新的理念。

在这个过程中,大国是选择对话、合作,还是选择分裂、对抗,意义重大。也正是吸取了一战和二战的教训,“大国一致”原则成为联合国机制最主要的运行规则。尤其是在当前俄乌问题面临升级、人道主义灾难迫在眉睫的情况下,大国尤其应当主动维护联合国的权威,通过联合国平台为外交解决争端留出一条“应急通道”,而不是将联合国工具化、意识形态化,用地缘政治利益绑架联合国,让本已复杂的问题变得更加难解。这是道义,也是责任。

在已有的发言中,很多国家的代表都谈到了“团结”这个词,问题大家是都看到了,但对解决路径存在分歧。此时此刻,我们更需要践行真正的多边主义,共同维护联合国宪章宗旨原则。我们建议与会各国代表,可认真读一下“中国出席第77届联合国大会立场文件”,它对当前的动荡变革期,给出了一份“中国方案”,一份打造共同安全、实现共同发展的方案。

在这次联大上,发展中国家强烈呼吁关注饥荒和气候危机、防止俄乌冲突垄断注意力的背后,反映的正是希望追求综合、共同的安全观,而不是由某一势力主导的单一安全观。我们认为,衡量一届联大开得是否有价值的标准应该是,在联大结束后,这个世界的裂痕是大了还是小了,合作是多了还是少了。对此还可以有责任认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