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再加息威胁全球

美联储总部大楼正在进行翻新。20日,议息会议在这里召开。(法新社)

75个基点,还是100个基点

  在两天的会议结束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将在美国东部时间21日下午2时30分发表讲话。美国CNBC新闻网报道称,外界预计美联储将再次加息75个基点。同时,美联储将公布对通货膨胀、经济和未来利率走向的季度预测。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美联储观察”工具的最新调查显示,市场参与者预计,美联储加息100个基点的概率为18%,将是40年来最大的加息幅度。

  “我认为鲍威尔的身后立着一块公告牌,上面写着‘通胀必须降下来’。”在贝莱德全球固定收益部门首席投资官里克·里德看来,鲍威尔将发表强硬言论,强调美联储会尽一切努力抗击通胀,且不太可能在短期内逆转加息。美国广播公司(ABC)提到美联储此次加息的背景说,一周多前,一份高于预期数字的报告显示,美国8月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上涨8.3%,表明通胀远未得到控制。

  《华尔街日报》称,美联储在过去的四次会议中上调了联邦基金利率,最近一次是在7月将该利率提高至2.25%至2.5%。美联储暗示,计划在未来几个月继续上调基准利率,使之保持在4%以上。“这真的是进入了紧缩货币政策领域。我们将进入无人地带。”毕马威首席经济学家黛安·斯旺克说,“实际上,自上世纪80年代初以来,我们就没有通过收紧政策来对抗通胀。”

  “风暴前夜”,韩国MT财经网这样形容市场等待美联储决定的氛围。美国《福布斯》杂志称,再加息75个基点的激进举措将把借贷成本推至大衰退以来的最高水平。投资者陷入极度悲观情绪,美国三大股指20日全面下挫1%,道琼斯工业指数早盘一度下跌380点。美国“政治新闻网”说,这很好地说明了大多数人预期接下来会有多痛苦。

  俄罗斯《观点报》说,美联储再次加息将产生美元进一步走强的副作用。发展中国家的货币已受到打击,埃及货币下跌18%,匈牙利货币下跌20%。据法新社21日报道,将美元与欧元、英镑和日元等货币进行比较的美元指数当天飙升至110.87点,达到2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时机“再糟糕不过”

  “来自美国的冲击波”,德国《法兰克福评论报》称,随着利率飙升和美元走强,许多负债累累并在粮食和能源危机中挣扎的较贫穷国家面临压力。由于大部分债务以美元计价,因此美元升值令许多国家的偿债成本更加高昂。

  美国“政治新闻网”援引世界银行宏观经济、贸易和投资全球总监马塞洛·埃斯特沃的分析说,当美国提高利率时,资本会流向美国。这就意味着资本会离开某个地方,这些地方往往是新兴市场和不发达国家。“美联储加息的时机再糟糕不过了,通货膨胀已经伤害了这些国家的穷人和中产阶级。”

  《华尔街日报》称,对美国来说,美元走强意味着进口商品价格下降,有助于遏制国内通胀,并使美国人的相对购买力达到创纪录水平,却令全球经济“危机四伏”——从斯里兰卡的燃料和食品短缺到欧洲创纪录的通货膨胀,以及日本爆炸性增长的贸易逆差。美元升值令以美元计价的关键进口食品和燃料更加昂贵,从而令较小国家的痛苦加剧。

  财信研究院副院长伍超明21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美联储加息会进一步加剧全球资本市场动荡,增加新兴市场国家金融危机发生概率,也会加大全球经济衰退的风险。从这个角度来看,美联储加息实质上是美国以全球经济衰退风险为代价,来换取降低其国内通胀水平。

会引发全球“加息海啸”?

  “美联储不断加息引发全球加息海啸。”《韩国经济》21日报道称,美联储的货币紧缩政策正在全球蔓延,本周或许有多个国家央行也会跟随美国的步伐。因为在全球高通胀的大背景下,如果某个国家的利率与美国的利率差距拉大,那么资本外流的风险就随之增加。不少人预测,欧洲的“负利率时代”即将结束。

  甚至有国家已“先下手为强”。德国《经理人杂志》报道说,瑞典央行20日进行了“激进式加息”,在美联储之前将关键利率一举调高1个百分点至1.75%,升幅之大令市场意外。投资者也在等待英格兰银行的会议结果,由于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葬礼,该行将会议推迟至周四,市场猜测关键利率将上调75个基点。《华尔街日报》评论说,全球货币政策出现了自1989年以来最快的收紧速度。

  美联储加息对中国会产生什么影响?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涂永红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人民币存在短期贬值的压力,不过因为有经济贸易基本面的支撑,人民币不具备单边持续贬值的基础。8月,中国主要的宏观经济指标表现超出市场普遍预期,特别是中国的外贸和长期投资数据都表现不错。“这个时候若有人去做空人民币,那么很可能会输。”

  伍超明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美联储加息短期内将加剧国内资本外流压力和人民币汇率波动风险,随着全球资本市场持续调整,国内股市、债市也难以完全独善其身,并加大国内出口回落压力。但从中期看,美联储加息对国内经济的影响很小,甚至可以忽略。因为左右我国经济增长潜能和后劲的是生产率的提高和新动能的崛起,主要取决于我国高质量发展战略的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