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间谍渗透北约?俄漫画反击

然而,对于这名所谓的“卧底”是否完成了使命,又套取到何种情报,这篇调查报道未能自圆其说,也因此遭到俄罗斯官方的讥嘲。

曾有过短暂婚姻

据英国《每日邮报》28日报道,这场“联合调查”由意大利《共和报》、德国《明镜》周刊、总部位于荷兰的独立调查新闻网站Bellingcat以及俄罗斯反对派独立新闻网站《内幕》共同开展。相关工作者耗时10个月,撰写出题为《一名格鲁乌特务如何凭魅力打入意大利北约核心圈》的“调查新闻报道”。相关媒体称,其新闻素材一方面来自可查阅的公开资料,另一方面主要来源于与“女间谍”交往过的知情人。

故事围绕着一个名为“玛利亚·阿德拉”的神秘女子展开。据报道,阿德拉身世坎坷,她出生在秘鲁城市卡亚俄,母亲是秘鲁人,父亲为德国人,但其幼年由母亲一人抚养。1980年,母亲为了参加莫斯科奥运会带着女儿入境苏联,却因为“紧急事务”返回秘鲁,并将年幼的阿德拉托付给苏联当地的一个家庭。由于受到养父母虐待,阿德拉向往西欧的生活,成年后离开了俄罗斯。

据称,她于2009年至2011年期间生活在罗马和马耳他两地,并在个人履历中刻意经营出“白富美”的人设——她熟练掌握英语和意大利语,先是在罗马某大学学习了宝石学、曾赴多家时尚名品公司游学参观,之后又去法国巴黎拿下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履历还显示,她在2012年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但丈夫年仅30岁就因怪病离世,据称死前患有“双侧肺炎”和“系统性红斑狼疮”。

丈夫离世后,阿德拉定居那不勒斯(北约联合军队司令部所在地),注册公司并做上珠宝生意。一开始,她只是把价格低廉的珠宝首饰当成“高端珠宝”卖给当地一些手头不太宽裕的普通女性。随着生意逐渐做大,她开始一边经营珠宝奢侈品,一边开设高端俱乐部,并通过社交成功吸引到国际狮子会(全球最大的慈善服务组织)那不勒斯分支机构的注意——而该分支机构的俱乐部创办人正是一名北约官员。由于阿德拉认识不少当地社会名流,狮子会方面认为吸纳她当分支机构负责人能拉来更多资源和人脉;而阿德拉却利用这一职位结识了多名北约官员,利用一手构建的“温柔陷阱”秘密开展着情报工作。

交际圈不乏北约官员

据Bellingcat披露,阿德拉当时的交际圈包括美国籍、比利时籍、意大利籍和德国籍的北约工作人员或军官,曾互相到对方家中做客,还参加过很多北约和美军方面组织的舞会、筹款会等活动。不过,她的身世和背景引发了时任美国海军监察长布莱恩特的质疑,后者曾表示“谁会把亲生女儿遗弃在当时的苏联?”另一方面,布莱恩特也认为阿德拉的奢华生活与其营收不成比例。比如,她在一段时间内经常更换豪宅。于是在与阿德拉的互动中,布莱恩特有意避开任何有可能涉及军事机密的敏感话题。

2018年9月,就在西方媒体曝光所谓的“英俄双面间谍在英国遭毒杀”事件后,阿德拉疑似被组织召回,并于当月15日购买了一张从那不勒斯飞往莫斯科的单程票,从此销声匿迹。目前,媒体无法判断这位所谓的“俄罗斯女间谍”是否达到目的。但它们表示,西方反间谍机构一直未能发现这位“潜伏者”;而阿德拉虽然人际交往活跃,但并无任何证据显示她曾亲自进入过北约军事基地。

《共和报》等媒体宣称,通过面部识别软件甄别,发现阿德拉的真实身份是1982年出生的俄罗斯籍女子奥莉加·科洛波娃。虽然两张对比照片的匹配度仅有35%,但媒体工作者认为这是照片人物“年龄差异”造成的误差。后来,媒体又发现二者的人生经历与轨迹高度重合,还发现科洛波娃用过的一个社交通信软件头像,与阿德拉脸书账号的一个曾用头像完全一致。

“借机炒作涉俄议题”

面对西方媒体报道的荒诞故事情节,俄罗斯驻意大利大使馆26日晚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一张俄画家瓦夏·洛什金的讽刺漫画(如左图)。漫画中,一名意大利男子被持枪特务包围,下方则配文称:“如果在哪都能见到间谍,那么有可能是因为《共和报》看太多了。”

俄塔社27日报道称,意大利议会选举在即,该国借俄乌冲突在竞选活动中大肆炒作与俄罗斯相关的议题。意大利民主党甚至在宣传画中,要求民众在俄罗斯与欧洲之间选边站队。

对此,《共和报》发表声明,称“俄罗斯大使馆没有回答我们的问题,而是依靠一幅令人沮丧的漫画来取笑我们的调查,用最负面刻板印象的形象描绘我们的读者。我们希望大使对我们的报道作出评论”。德国内政部长南希·费泽也表示,对俄罗斯威胁的看法已经改变。俄乌冲突以来,俄罗斯间谍活动、虚假信息活动和网络攻击的威胁已经呈现出另一个层面。

网友们对女间谍的故事褒贬不一,有人提醒欧洲各国的确应该加大反间谍力度。也有人讽刺道:“意大利说俄罗斯有刻板印象,怎么有点贼喊捉贼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