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低空攻击台湾飞机!僚机攻击4次未得手,王昆拉起时高度表指到0

然而在查找这战斗的经过时,却发现网上的说法乱七八糟,存在很多BUG。比如《中国军网》(正经的军网,经中央军委批准中国人民解放军唯一新闻门户网站)里面的文章《东海的战友无论走到哪里,都不会忘记这种精神!》里说道:

首先这里的时间都搞错了,明明是6月27号,写成了6月21号,而且下面写了击落的是PBY飞机,可是配图明显不是这款飞机。

再看航空迷们非常熟悉的《航空知识》公众号在2019年10月20号的文章《人民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创造的世界之最》(作者是航空军事专家,空军航空杂志社副编审傅前哨),贴一张截图:

一会说击落的是PBY,一会又说是PB4Y-2,这俩飞机外形差异极大,飞行员根本不可能混淆,为何在今天有不同的说法?王昆到底击落的是什么?堂主查看了更多的资料后,终于有了答案,接下来为各位读者解密这次空战。

1955年6月27号这天,我军海航四师第10团在东南沿海空域,连续与国民党空军进行了两次战斗,声称击落3架敌机,取得了骄人的成绩。

海航四师第10团驻扎在台州路桥机场,当天早上的第一次战斗是由团长张文清带队,4架米格-15比斯拦截两架国军RT-33A侦察机,并击落其中一架。

根据以往的惯例,我军判断国民党空军肯定会派出水上飞机,救援跳伞的飞行员,因此马不停蹄准备打个伏击战。

▲我军装备的米格-15战斗机老照片,准备出击。

1955年6月27号早上10点17分,我军雷达发现在台北附近空域出现4架美军舰载机,海航四师指挥部判断这是一颗烟雾弹,目的是掩护国军水上救援机。

我军指挥员下令仔细搜索,果然又发现了一架飞机,看来我军的判断完全准确。10点24分,4架米格-15比斯战斗机从路桥机场呼啸升空。

机群由大队长王昆率领,2号机徐富根、3号机程玉升、4号机周志高。4架米格-15比斯起飞后,一路向南,朝北礵岛空域飞去,保持着600米高度,时速为750~800km/h。

国军有的水上飞机是蓝色涂装,与大海浑然一体,飞行员搜索着低空的每一个角落,但转了一圈后仍然没有发现敌机。根据雷达指示,指挥部命令王昆他们爬升到8000米高度,前往马祖继续搜索。

▲大队长王昆照片,他曾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击落美机,又多次击落国民党空军的飞机。

4架米格-15比斯到达马祖附近空域后,果然有了收获。10点57分,3号机程玉升率先发现敌机,位于左后下方,高度大约为6000米,相距约为8公里。

本着谁先发现谁先攻击的原则,王昆命令程玉升攻击,他负责高空掩护。程玉升立即推杆压杆蹬舵,转弯下滑接敌。4号机周志高(程的僚机),紧跟长机,一同绕到了敌机后上方。

随着距离接近,程玉升识别出是国民党空军的PBY水上飞机,心想:“果然是来救援的,来了就别想走了。”

程玉升和周志高耐心俯冲接近,但高空的王昆发现两者高度差太大,我军飞机俯冲角度较大,不便于尾随射击,如果贸然攻击不仅没有效果,还会打草惊蛇。

▲此次交战的飞行大致示意图。

王昆命令程玉升放弃第一次攻击,拉起重新进入攻击航线。程玉升和周志高照做,兜了一圈后再次咬住敌机。

在第2次攻击中,程玉升谨慎了许多,他从敌机后方进入攻击航线,瞄准具里的敌机越来越大,果断开火,可惜没有命中。此时敌人飞行员已有了察觉,开始下降高度并做规避动作。

两架米格-15比斯爬升脱离,准备进行第3次攻击。然而由于高度较高,又出现了第1次攻击时的情况,没有合适的射击窗口,程玉升只得放弃此次进攻。

调整飞机姿态和高度后,程玉升进行了第4次攻击。由于敌机不断做蛇形机动,躲避米格-15比斯的炮弹,这次攻击又无功而返。

在刚刚的战斗中,王昆带着僚机徐富根一边观察战斗,一边降低高度到6000米,随时准备支援队友。

▲我军的米格-15战斗机画作。

4次攻击无果后,王昆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便命令程玉升和周志高脱离接触,决定亲自上阵会会敌人。

王昆和徐富根朝敌PBY水上飞机小角度俯冲,接近时发现敌机的涂装跟以往遇到的不一样,机身上没有机徽,但又出现在交战区,十分可疑。

插一句题外话,这架PBY-5A水上飞机隶属于复兴航空,编号B1401,事后声称这天执行的是人员运输任务。该机于1951年5月由董事长陈文宽亲自从美国引进。

当时一共买了两架PBY-5A,由于是蓝色涂装,所以被称为“蓝天鹅”。虽然该机不隶属于国民党空军,但执行过多次军事任务。

比如在1952年3月31号,陈文宽从台湾飞到缅甸给残兵运给养;1954年12月7号,陈文宽救援了被我军击落在汕头外海的飞行员黄翔春少校(距海岸线仅3海里);1955年3月18号救援过美军落水飞行员。

▲陈文宽从美国引进了两架PBY-5A水上飞机,用于沟通台湾岛和离岛,由于为蓝色涂装,故又名“蓝天鹅”。

▲台湾方面曾装备过的PBY-5A水上飞机,虽然不隶属于国民党空军,但复兴航空的两架PBY-5A执行过大量军事任务。

视线重新回到空战现场,王昆第一次接近后开炮射击,然后向左爬升转弯脱离。此时敌机的高度降到了2000米,还在不断盘旋下降,朝马祖方向飞去。

王昆的第一次攻击没有击中目标,他心里清楚,敌机是想利用米格-15比斯糟糕的机炮性能,盘旋待机,等我机弹药耗尽再脱身。

要想击落这架PBY-5A,就不能跟着它盘旋打偏转角射击。为此王昆进行了佯攻射击,当敌机左转时朝左侧射击,迫使它改出左转状态,当它试图右转时也是一样的操作。

双方一直纠缠到不足100米的高度,王昆看机会成熟了,便以650km/h的速度快速从后方逼近,在相距630米时开炮,命中了PBY-5A的左翼和浮筒。

▲我国出版的连环画《海空雄鹰》还原了王昆攻击的这一幕,交战高度不到百米,非常危险。

▲这架PBY-5A左翼上留下的弹孔,应该是爆炸产生的弹片击中的。

敌机仍在空中挣扎,高度不断下坠。王昆又攻击了两次,最低高度仅70米,对于高速战斗机来说,这非常危险。王昆拉起飞机时,引起喷出的气流在海面激起一大片浪花。

由于已经接近敌马祖高炮的火力范围,我军4架米格-15比斯奉命返航,而受伤的敌机正一瘸一拐地下坠,后来我军判定王昆击落了这架敌机。

这架复兴航空的PBY-5A于12点10分迫降在马祖以南12海里处的白犬岛,机上无人员伤亡。在经过抢修后,该机于晚上20点28分飞抵台北,一年后毁于台风。

▲迫降后进行抢修的PYB-5A“蓝天鹅”号飞机。

▲该机飞行员陈国民与被击中的左浮筒前合影,炸出的弹孔有篮球大小。

有意思的是,在宣传此战的过程中,外行的编辑人员可能把PBY飞机误写成了PB4Y飞机,导致以讹传讹,现在很多资料称击落的是PB4Y-2飞机。

PB4Y系列反潜机是美军根据B-24轰炸机大改而来,弥补了PBY“卡特琳娜”水上飞机航程上的不足。两者外形差别很大,我军飞行员不可能认错,故很可能是宣传时抄错了。

▲我国出版的连环画《海空雄鹰》的一幕,由于流传时的错误,把PBY-5A水上飞机画成了PB4Y-2反潜机,尴尬的是机身上貌似写着PBY,可见在那个信息不发达的年代很容易弄错。

▲PBY“卡特琳娜”水上飞机,翼尖的浮筒可以向上收起。

▲美军的PB4Y-2反潜机,与PBY-5A外形差别极大,我军飞行员不可能认错。

在1955年6月27号这天的战斗中,我军海航四师第10团与国民党飞机交战两次,声称击落3架敌机(实际击落一架,击伤一架或两架),自身无一损失,取得了战斗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