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最激烈的战场,在这里?

这一点成为这两天媒体关注的焦点。

但是,有一个方向却被很多人忽略了,而其发挥的作用却非常重要。

那就是有美国媒体爆料,谷歌等美西方一些互联网科技大公司,有可能“出手”帮台湾打认知战,针对的目标是所谓的“大陆虚假消息”。

在军事冲突目前不太可能爆发的情况下,认知战已经成为“台海博弈”的最前线。

而谷歌、脸书等互联网平台科技巨头的加入,是否表明美国这些大企业很有可能放弃“中立”身份?

1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由于中国大陆试图以信息战和认知战扰乱岛内民众的心理,民进党当局以强化事实查核等方法巩固防线,而且还获谷歌等大型科技公司支持”。

报道还声称,这种做法的成效,正逐渐受到美欧国家官员和网络研究人员的关注。

在美国众议长佩洛西不顾中方一再警告于本月初窜访台岛后,解放军采取了强大的反制措施,包括试射导弹、启动军事演习、派遣战斗机飞越所谓“台海中线”等等。巨大的军事实力差距,让民进党当局毫无办法。

不过,民进党当局却在想尽办法给自己脸上“贴金”。比如,民进党当局称,早在佩洛西专机降落前,他们就在防范北京“更隐密的攻击”,也就是“以假消息散播恐惧、扰乱民心”。

似乎想显示,在认知战领域民进党当局及相关部门取得了较好的成果。

实际上,美国前国防部长埃斯珀在今年7月窜访台岛期间,和蔡英文的“红人”——台“行政院政务委员”、“候任数字部长”唐凤讨论了台北在认知战中应对假消息的对策。埃斯珀返回美国后表示,台湾做法“似乎非常有效,我们尝试把学到的东西带回来”。

台军方声称,“8月稍早辨识出超过270例不实或误导性内容,这属于北京企图以假消息打击岛内士气、损害民进党政府公信力的作为”。

民进党方面称,面对认知战的假消息攻击,岛内第一道防线是一群非营利事实查核组织,它们运用多家科技公司开发的工具,“与岛内政府机关紧密联系,抢在假消息广泛散播前辨识出来并加以驳斥”。

台媒举了个例子,即佩洛西8月3日结束窜台行程后,当地的通讯软件LINE用户检举平台上流传“大陆打算8日前全面从台岛撤离相关人员”的信息,因为这个动作带有大陆即将武力攻台的意味。

而在LINE流传的信息看似是中国大陆中央电视台主播播报内容,画面下方打上“中国中央政府决定撤离在台的大陆同胞”字幕的截图。一个事实查核组织通过对照查核央视画面,认定这条信息是虚假的。

实际上,在社交媒体发布类似假消息为了博取关注的人,经常会出现。大陆方面也经常出现类似的情况。但是,民进党当局认为这是搞政治化操作的“抓手”,宣称发文者很可能是“一名大陆女子”。

于是,这个假消息就被民进党当局扣上了“大陆对台发动认知战”的帽子。

更重要的是后续操作。

岛内方面在确认这条是虚假消息后,通知LINE、谷歌和Facebook(脸书)在台岛的办公室。这些西方互联网科技公司随后采取措施,防止这条信息在各自平台上继续传播。

这也被民进党当局宣扬成,“西方互联网平台企业与台湾方面成功联手的案例”。

实际上,这些西方科技公司与台湾合作的是打击虚假新闻,并非针对性地指向所谓“中国大陆发起的认知战”。后面这半部分,都是民进党方面有关部门强行给自己“加戏”。

谷歌确实近日宣布,已在台训练逾110名官员、立法及竞选团队人员使用反向图片搜寻等对抗虚假消息的工具。谷歌旗下的慈善组织去年也捐赠100万美元,资助台“事实查核中心”。

此外,过去3年,LINE公司也投入约500万美元启动“数字当责计划”,包括以公用聊天机器人警示可疑内容、建立包含超过5万篇查核文件的数据库。

2

为什么民进党当局用尽各种办法,想要突出自己能应对“大陆发起的认知战”呢?

最主要的原因是,蔡英文已经把这个领域当作自己这几年执政的“特殊政绩”。

尤其是那位自称“无性别也无党派”的唐凤,已经被蔡英文视为得力助手。

8月26日,“德国之声”刊登了对唐凤的专访,这位台湾“数码政委”将于8月27日就任民进党当局新成立的“数码发展部部长”一职。唐凤在接受“德国之声”的专访中称,台湾在数码时代的最大挑战就是“信息通讯安全”。

对于唐凤,大陆媒体对其称呼,基本已经列出了他的性质,例如“台独政客”或是“绿营网军负责人”。我们熟知的台湾网军1450,据称就是唐凤一手策划和领导的。

而绿营媒体却给唐凤带上了很多“光环”,比如“高智商”“天才IT大臣”等等,在接受“德国之声”的采访中,唐凤还介绍了“台湾网军”的情况。

唐凤称,台湾在中国大陆发起的信息战和认知战的第一线,如何应对来自大陆的假信息“成为数码发展部成立后的重点之一”。

而“资通电军”(即台防务部门针对解放军网络威胁设立的“反制网军”单位)确实是有需要的,因为面临“混合战”。唐凤披露,相关预算是列编在台防务部门内。“数码发展部”与之没有什么关系,也没有这样的编制。

这显然是不得不承认“台湾网军”的存在,同时又否认与自己有什么牵连。

在“德国之声”的采访中,有一个动向值得注意,那就是提到“从台湾到欧盟”,民主如何对抗“数码铁幕”?这其实正是民进党当局希望发挥更大作用的切入点。

唐凤认为,信息战、认知战大部分是心理战,“激烈的战场在大家的心里”,确保不会“自己吓自己”,这是目前最关键的。

台“中研院”近日在牛津大学出版期刊《全球安全研究》刊登研究成果称,认知战的影响相当复杂,即便大脑不采信虚假的信息,仍会增加大脑认知处理成本、形成负面冲击,而对于公共事务缺乏足够知识或兴趣的年轻人,反而可能更依赖外部信息而易受影响。

“中研院”学者称,大陆对台认知战的模式已经呈现“多元化”发展。

文章声称,“过去大陆经济发展强劲时擅长用正面宣传,包含提出多项诱因及促进两岸交流的措施等吸引台湾民众”;近年来已经逐渐转为“负面情绪的动员”,例如用假新闻分化台民众以及禁止台农产品输入等,“都是一种对台警告与扰乱的认知作战”。

“中研院”学者渲染称,网络已成大陆认知战重要手段。其实,真正大搞认知战的,恰恰是“台湾网军”。

3

一手加强认知战能力,另一手是民进党当局列编创纪录的防务预算,打算采购更多进攻性武器。

民进党当局打着“在美国众议长佩洛西访问后应对中国大陆空前军事压力”的借口,宣布为明年提交4151亿元新台币的防卫预算,比2022年增加了近13%。

可这并非全部。

如果将打算用于采购新式战机、提升海空战力的1083亿元新台币“采购特别预算”加在一起,明年的预算总额将高达5234亿元新台币,比2022年大增近15%。

此外,台所谓“行政院”还列出629亿新台币“特种基金预算”,但没有说明这项特种基金的具体用途。

可见,民进党当局增加的防卫经费力度非常大。

这些增加的经费,主要用来干什么呢?

用民进党当局方面的话,“主要则偏重提高不对称战力,包括添置能打击中国大陆深处的导弹”。

看看,这不是发展进攻性武器是什么?民进党当局就是用“不对称战力”,来掩盖“进攻性”。

一位台湾问题专家告诉“补壹刀”,台军发展进攻性军事力量,主要是通过两种途径,一种是直接从美国采购,另一种是不方便采购的,就以所谓“自主研发”的方式发展,但其实也是靠美国等国的私下技术帮助。

在发展远距离打击导弹方面,台防务部门2021年就曾宣称,台军未来建军目标重点为“远程打击”,将持续发展可大幅增程的空射导弹。

据可公开查阅的资料显示,台“中科院”研发且量产的雄风二E巡航导弹是一款地对地巡航导弹。2011年的射程公开说法为600公里,并以3000公里为目标增加射程距离,欲对中国大陆的东南地区目标造成威胁。

在采购武器方面,据路透社透露,有知情人士表示,拜登政府最快在9月份会公布新的一批对台军售项目。

这次军售重点在“维持台湾目前的军事系统和屡行现有订单”,而非提供更有可能加剧两岸紧张关系的军事能力。“比较可能的是对台出售枪炮弹药,而非只是武器”,该消息人士称:“若发生对台封禁,台湾会需要更多军需品和弹药。”

此前,白宫印太事务协调官坎贝尔称,美国对台军售将旨在满足台湾所面临的、不断变化的安全环境。自2017年以来,美国政府已经批准了总价值超过180亿美元对台军售,其中大部分都是在前总统特朗普执政时期完成的。

中国社科院台研所研究员告诉“补壹刀”,逐步放宽进攻性武器的转移,成为美国对台军售政策的新特点。特朗普任内11次对台军售,其中超越“与台湾关系法”关于美国对台提供防御性武器限定的包括:

价值80亿美元的66架F-16V型战斗机,价值10亿美元的135枚AGM-84H/K SLAM-ER空对地导弹(增程型、视距外的空射攻陆导弹,射程可达250—300公里),射程逾250公里的“海马斯”多管火箭炮系统,价值23.7亿美元的100套“岸基鱼叉导弹系统”等。

2016年5月蔡英文执政后提出“防务自主与产业发展”,将防务产业作为六大核心战略产业之一,对于其中制造潜艇所需装备和技术的“红区”部分(包括声呐系统和战斗系统,无法自制必须通过外购取得)。

2018年4月美国务院核发对台出售潜艇制造技术的营销许可证,允许美军工企业向台提供相关敏感技术。特朗普时期,台空军向美寻购AGM-158联合防区外空地导弹,装备在F-16战斗机上,号称“可精确打击大陆方面指挥、控制、防空系统等高价值军事目标”,具有明显进攻性。

在这次解放军“封岛”大规模军演后,台军正重新评估武器采购需求,并希望取得更多大型武器,包括战舰、战斗机,“以对抗解放军可能的封锁战”。

美国过去认为台军应优先考虑廉价、小型和机动性高的武器,例如抵抗解放军行动时至关重要的“毒刺”防空导弹等。但台方现在表示,现在该战略可能需要调整。

由于解放军如今经常派出大型舰艇逼近或越过所谓“海峡中线”,同时还派出舰艇徘徊在台湾和菲律宾之间的巴士海峡东西侧,并在台湾和日本与那国岛之间保持定期军事存在。所以台方官员称,“为了反击这些500吨级以上的船只,中型和大型军舰确实是必要的。”

今年起,拜登政府拒绝了民进党当局对大型、昂贵武器系统的要求,并认为这些武器在阻止解放军攻台上缺乏效率。

德国马歇尔基金会专家葛来仪认为,美国政府的首要任务,似乎是确保向台交付先前大量积压的武器销售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