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沙七岛随处可见高大密集的树林,上演绿色奇迹仅用8年时间

“树是岛礁的生命”

中建岛是西沙群岛中最具战略价值的岛礁之一,地处南海深水航道附近,正西330公里就是越南的大型海、空军基地岘港,岘港被誉为“东方夏威夷”,可停靠万吨级军舰。

中建岛距越南岘港330公里

西沙群岛有三个岛屿面积超过1平方公里,中建岛便是其中之一,面积达1.2平方公里,低潮是面积甚至能达到1.5平方公里。

就像老天开玩笑一样,极具战略价值的中建岛寸草不生,放眼望去岛上全是一片白茫茫的沙滩,太阳直射在白沙滩上,反射着强烈的白光,地表温度炎夏时可达摄氏六十多度,被官兵称为“南海戈壁”,“火焰滩”。

中建岛上的白沙

更要命的是中建岛常年台风横行,一场大风,就能把帐篷拔起扯烂,轻飘飘地刮到大海里去了,战士们搬来大块珊瑚石进行加固,仍然挡不住大风的袭击。

早期进驻中建岛的解放军战士因此不得不搬到一艘美国搁浅的运输船上居住了三年,直到中建岛上建起了营房才算真正上岛。

第一批守岛官兵搭建的帐篷

坚守中建岛如此困难,让驻岛官兵对“树是岛礁的生命”这句话有了非同常人的理解,一旦有了树,不但可以防风固沙,避免太阳直射降低地表温度,关键是整个岛屿一旦被绿色覆盖就有了生机,有了家园的感觉

在条件如此恶劣的中建岛上人和树生存都极不容易,更确切地说植物对极端环境的适应能力远远弱于人类,岛上植树要在白沙里填上大陆带去的土壤才有可能成活。

驻岛之初中建岛植树

海军第一次运送了890棵树苗上岛种植,满怀希望地想让岛屿有一片绿地,最后竟然只有一棵银毛树在能避风的地方存活了下来。

中国军队在什么地方都能创造奇迹,能把不可能变成可能,也不可能放弃。

经过40多年的建设,成林的马尾松、银毛树、椰子树、抗风桐等多达上万棵,昔日的南海戈壁悄然变成了生机盎然的“海上绿洲”,但中建岛的整体绿化率还不到40%,仍然任重道远。

中建岛上密集的树林

中建岛营区卫星图

“树能扩大岛屿的面积”

珊瑚沙岛形成之初,在海风和海浪的侵蚀下飘忽不定,直到有植被覆盖后才会固定下来,并逐渐向外围扩张,还会引来大量海鸟,形成厚厚的鸟粪层,枯枝落叶和鸟粪层堆积还会增加岛屿的海拔高度,只是周期比较长。

还有一个比较有趣的现象,面积相当的自然岛和人工岛比较,你会感觉到郁郁葱葱的自然岛“要大得多”。

晋卿岛是西沙植被覆盖最高的岛屿之一,绿化覆盖率已超90%,岛上生长着茂密的羊角树、麻枫桐、海岸桐、银花树、草海桐、木麻黄等热带植被,郁郁葱葱,煞是漂亮。

晋卿岛航拍图

晋卿岛环岛公路

三沙设市后,晋卿岛的居民开始大量增加,现已接近百人,大部分都是在南沙海域捕鱼的渔民。

随着岛上人口的增加,原有的简陋基础设施早已不能满足生产生活需求。在政府、渔民和边防官兵的共同努力下,岛上建成了大量现代基础设施。

原先渔民搭建的临时居所已被面积1640平方米,集执法、政府办公、救助等功能的“六所合一”综合楼和小洋楼替代。

晋卿岛“六所合一”综合楼

由于绿化覆盖率极高,让人感觉晋卿岛就是一个超大型岛屿,事实上,晋卿岛只有0.21平方公里,还没有南沙华阳岛大。

岛礁绿化如此重要,那离祖国大陆更遥远的南沙岛礁绿化如何呢?

南沙七岛上演绿色奇迹

华阳岛是我国有人驻守的最南端,面积达0.28平方公里,比晋卿岛面积大0.07平方公里。

卫星图下完全看不到往日的荒凉,刺目的珊瑚砂早已被一片片绿色覆盖,都说中国人善于植树种草,但华阳岛如今的绿化让国人都感到惊叹不已,不再荒凉的华阳岛忽然有了大岛的感觉。

华阳岛卫星图

岛上除建筑外的土地几乎全被植被覆盖,树木高大密集,除了树种还相对单一外,森林覆盖率已超过大部分南海自然岛。

华阳岛航拍图

远远望去,赤瓜岛则像一座漂浮在海面上的绿洲更像一座精致的热带小城,岸边密布木麻黄、椰子树、棕榈树等高大的植物。

岛上随处可见超过两三层楼高的树林,最高的树木可达20多米,把绿化做到极致的赤瓜岛远远看去已经没有了人工岛的痕迹。

远眺赤瓜岛

赤瓜岛近景

赤瓜岛近景

让人惊讶的是,南沙七岛的绿化如此成功,从吹沙填岛算起,只经历了八年的时间,堪称绿色奇迹。

绿色奇迹背后的艰辛或许只有守礁官兵和建设这知道,南沙七座海上新城的崛起,他们付出的努力远不止8年。

1988年2月3日,海军南海舰队建站部队组成,并开赴南沙群岛,开始了人民海军进驻南沙、建设南沙、保卫南沙光荣而又艰巨的历程。

曾有一个记者在采访第一代南沙老兵时,发现多年后他还能熟练地背诵守礁时常食用的“黄桃罐头”上长长的一段说明书,可见当时岛礁上的日子得多无聊!

高脚屋中守礁官兵日常

南沙常年高温、高湿、高盐,礁盘上几乎寸草不生。

第一批守礁官兵带去三角梅、美人蕉等花草,在烈日和咸雾的摧残下,不到半个月就枯萎了。

第二批守礁官兵又带上已经在西沙种活了的羊角桐、含羞草等,结果它们也没能熬过1个月。

第三批、第四批……

终于,有一种俗称“死不了”的小野花存活了下来,大家激动不已,给它取名“太阳花”,并确定为南沙礁花

南沙岛礁最先成的太阳花

30多年来,官兵都像“太阳花”一样,不畏艰难困苦、扎根海防一线。

昔日荒芜的南沙岛礁,每一代守礁官兵对花草树木都有着超乎寻常的渴求。

美济礁上的守礁官兵亦是如此,第一代高脚上种着太阳花,第二代高脚屋上用花盆试种各种蔬菜,力求艰苦乏味的守礁生活中能添一抹绿色。

锈迹斑驳的高脚屋,生机勃勃的太阳花

1998年10月,美济礁上的第二代高脚屋逐渐被4座3层钢筋混凝土新型综合建筑所取代。

这种新型综合礁堡,气象、通讯、光伏发电、渔业补给和防卫等设施一应俱全,驻礁生活有了极大的改善,守礁官兵获得更大空间来升级他们的绿色需求。

经过不断尝试,守礁官兵在美济礁1号点的高脚屋上一左一右种出两棵椰树,婆娑的椰树让冷冰冰的礁堡多了几分生活气息。

美济礁1号点上的椰树

美济礁1号点上的椰树

为了更好地经略南沙,中国可谓一步到位。

2015年1月16日到2015年6月30日,不到半年的时间先后投入32艘挖泥船将美济环礁吹填成南沙第一大岛,主岛面积约5.66平方公里,加上南小岛和小沙洲,总面积近6平方公里。

即便规模如此宏大,岛上包括大型机场、营区、码头、灯塔、医院、气象站等能保障近万人生产生活的基础设施也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就基本完工了。

唯独绿化让基建狂魔犯了难,礁堡上的两棵椰树成了岛上最醒目的绿色,多方面的原因让绿化成了岛礁建设最大的拦路虎。

其一,刚吹填成型的美济岛,地表主要为颗粒大、盐分高、养分少,PH值高达8~9的珊瑚砂,更缺少植物生长所必需的有机质土壤。

刚吹填成型的美济岛

其二,美济岛所在区域是典型的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几乎有半年的时间风沙肆虐,空气中更是含有大量盐分。

其三,美济岛地处赤道附近,岛上地表温度很容易突破四五十摄氏度的高温,一般的植物很难承受这种环境,不是被晒死就是被腐蚀坏死。

我们知道,常年出水的岛屿,当陆地面积达到一定的规模后,就能自然形成淡水透镜体。

因美济岛吹填得足够大,大片陆地经过雨水渗透后,汇集在海平面以下的砂质层中,岛上珊瑚砂的盐分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快就会降到植物能生长的浓度,美济岛表层珊瑚砂盐分与刚吹填时相比不出两年就下降了90%多。

岛礁地下淡水形成过程

美济岛身处赤道附近的大洋深处,降雨丰沛,虽然雨季集中在6~12月份,但还是很容易形成地下淡水。

有相关专家表示,因为美济岛建得够大,即便没有人为干预,若干年后也能形成一个真正的自然岛。

没人怀疑随着时间的推移,美济岛会自己变绿。

但我们现在有先进的海水淡化技术和各领域的专家,不需要我们用一代人甚至两代人的时间来等待美济岛变绿。

建设者找到解决南沙各岛礁淡水来源的基本方法是“三水合一”,就是雨水收集处理、海水淡化处理和大陆送水并重。

“三水合一”管网

南沙岛礁都是海上孤岛,污水不能直接排入大海污染海洋环境。

岛上产生的所有污水都要经过深度处理变为可用的中水,实现淡水资源的重复利用。

像美济岛这样的大型岛屿,每天可产出280多吨的中水,可以浇灌大片土地。

南沙岛礁污水处理系统

新一代守岛官兵对花草树木的渴求有增无减,他们和其他建设者们在一起边施工、边科研、边绿化。

为了增加生活区的绿地,建设者们想出各种办法,从大陆带来了几十种植物的种子试种。

中科院院士牵头的植物学家实地考察研究后,成功改良土壤,选择了草海桐、三角梅、太阳花等抗高温、抗大风的植物进行种植。

经过反复试验和试种,成活了包括马尾葵、羊角树、木棉、樱桃、棕榈等数十种植物,还取得了许多科技成果,甚至申报了60多项国家专利。

南沙三大岛上的绿植

美济岛上的草海桐

虽然“太阳花”仍然大规模扎根美济岛,但几乎所有媒体在报道南沙绿化的时候,“太阳花”不再是主角,已被岛礁上150多万棵热带植物和22万平方米绿地抢去了风头。

谁能想到,岛上的基础设施完工后,短短两年多的时间里绿化就开始突飞猛进,从卫星图上可见2017年还是一片荒芜的美济岛,2019年就开始出现大片绿色,2021年绿化面积变化不大,但更绿了。

2016年1月31日 美济岛卫星图

2017年2月4日 美济岛卫星图

2019年11月10日 美济岛卫星图

2021年2月14 美济岛卫星图

2022年营区附近一片片茂密的树林已和营房一般高度,道路两侧随处可见大片木麻黄和婆娑的椰树、房前屋后栽满绿植,数十米宽的防风林极大的消减了海风的强度。

岛礁建设者介绍:“以前南沙看不到鸟类,我们聘请了鸟类专家想引进合适的鸟类。没想到永暑绿化之后,鸟飞来不走了。”

美济岛卫星图

美济岛上成片的树林

美济岛上成片的树林

花草树木是一个岛屿的灵魂,没有树木的岛屿显得极其的荒芜,没有生活气息。

南沙岛礁中,永暑岛一直是绿化进度最慢的岛屿,2022年再看永暑岛,发现“道路两侧椰树成片、楼房周边一片新绿,宿舍前后瓜果飘香”也成了常见景象。

永暑岛卫星图

永暑岛卫星图

从礁到岛,南沙七岛三十年绿化历程让人感慨万千,这些超乎想象的成就,是驻岛官兵和建设者携手努力所取得的。

2022年3月20日,美国一架P-8A反潜机前往南海空域,上面坐着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阿奎利诺上将,侦察机远远地拍摄到了云雾缭绕的南沙美济岛,这种视角让我们看到了中国南海超级工程的大气磅礴,也给这位美军上将视觉上极大的冲击。

南沙七岛特别是三大岛,现绿化正在加速,再过三五年,这种视觉冲击将更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