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影重重:探究以色列总理拉宾遇刺真相

1922年,拉宾出生于特拉维夫,曾前往美国求学,1940年底,他加入犹太人秘密武装组织“帕尔马赫突击队”,二战时,参加了盟军在叙利亚的敌后作战。

战后,他继续在军中任职,经历了前三次中东战争,尤以指挥“6·5”战争闻名于世,1993年,拉宾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等多个和平奖项,但他的行为,遭到国内极右势力的极端仇视。

伊扎克.拉宾

1992年,拉宾第二次当选以色列总理后,决定争取与巴勒斯坦解放组织达成和解,实现地区和平。经过各方的努力,1993年八九月间,终于签署了《奥斯陆协议》,使中东和平出现了曙光。

但是,拉宾的做法遭到以色列右翼势力的强烈反对,指责他“出卖了犹太人的利益”,随后,右翼势力在全国发动大规模的示威游行以示抗议,一些极端恐怖组织,更是对拉宾发出了死亡威胁。

1995年11月4日晚上,在以色列首都特拉维夫市中心的国王广场上,人山人海,一场名为“赞成和平,反对暴力”的和平集会正在举行。

晚7时左右,作为中东和平的缔造者,以色列总理伊扎克·拉宾在内阁成员的陪同下,来到现场,发表了慷慨激昂的和平演说。

演说过后,全场10万民众共同唱起了《和平之歌》,表达这个历经数千年漂泊和战争的民族,对于和平的企盼,使这场集会达到了高潮。

和平集会取得了圆满成功,拉宾在出席嘉宾陪同下走下主席台,准备离开。

此时,场面稍微有些混乱,很多以色列群众都试图挤到主席台前,和拉宾握手或说些什么。

负责保护拉宾的特工,在拉宾行走的路上搭起了人墙,但不可思议的是,当拉宾走到自己的专车旁时,突然响起了枪声。

一名以色列青年,倚在拉宾专车的另一侧,朝着拉宾的背后,连开数枪,场面一下子陷入混乱,负责保护拉宾的特工,赶忙将拉宾抬上车送往医院,与此同时,一部分特工也成功逮捕了那名刺客,在被逮捕的一刹那间,他还露出了微笑,接着,特工将他保护起来,以防别有用心的其他人杀人灭口。

拉宾总理被送往医院后,医生发现,击中他的是“达姆弹”,俗称“炸子”,这种子弹射入人体后,会在体内炸开,将人的内脏炸坏,因此,中弹的拉宾被送到医院之后不久,就宣告不治身亡。

随后,以色列政府向世界公布了拉宾总理遇刺身亡的消息。

消息一经发布,立即震惊了整个世界,人们纷纷向这位为搭建中东和平之路做出重大贡献的总理表示哀思。

11月6日,包括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德国总理赫尔穆特·科尔、西班牙首相费利佩·冈萨雷斯在内的13位国家元首、22位政府首脑和数十个国家的代表及以色列全国各界人士出席了拉宾的丧礼,并表达了对其深深的敬意和哀悼。

在表达哀思的同时,人们都不禁要问:是谁?杀害了这位令人敬佩的总理!

枪击拉宾的凶手被捕后,以色列有关方面马上就对他进行了审问和调查。

凶手名叫伊加尔·阿米尔,27岁,是巴尔伊兰大学法律系的三年级学生。

审讯中,阿米尔对他刺杀拉宾的行为供认不讳,当审问人员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的时候,他非常坚定地说,拉宾拱手把用鲜血换来的土地送给巴勒斯坦人,是以色列的罪人,是犹太民族的叛徒,他作为一名犹太人,决不允许在以色列的领土上建立一个巴勒斯坦国,所以,他认为必须采用极端手段干掉拉宾。

当得知拉宾已经不治身亡后,阿米尔竟表示对此“非常满意”,没有丝毫的愧疚或者后悔,他认为,自己是遵照“上帝的旨意”在行事。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被捕的一刹那,他还露出了笑容。

接着,阿米尔非常配合地交代了刺杀计划,他声称,自己很早之前就已经计划要干掉拉宾,曾两次试图刺杀拉宾:

第一次是拉宾出席某一工程的奠基仪式,但保安措施非常严密,没有机会下手;

第二次则是因为现场发生了流血事件,原本会出现的拉宾没有现身,他扑了个空。

当被问及还有谁参与了刺杀行动,是受什么人或者组织指使时,阿米尔却一口咬定:“这件事完全是出于自愿,没有受到任何人的指使”。

但是,以色列相关部门不会相信他一个人就能实施这项行动,而且,在拉宾遇刺后不久,便有人向以色列电台打去匿名电话,声称一个名叫“犹太复仇组织”的团体对这一事件负责。

所以,警方、国家安全局“希因·贝特”和摩萨德等部门,开始对此事进行更加缜密的调查。

调查显示,阿米尔是已经被取缔的犹太极右组织一个分支机构“埃雅尔”的成员,他曾因参与犹太移民强行扩建新定居点的活动,被警方拘捕过。

在对阿米尔住所进行搜查时,警方找到了两本书,一本内容为鼓吹政治暗杀行动,另一本则是“希伯伦惨案”凶手的传记,仅从这两本书来看,阿米尔就是一个十分危险的家伙。

阿米尔的大学同班同学西雨·果尔琴还作证说,她亲眼见过阿米尔和极右组织成员一起散发反对拉宾政府的小册子。

在进一步的调查中,调查人员发现:阿米尔的哥哥哈盖·阿米尔以及另一个名叫斯戈尼克的人也有重大嫌疑,遂立即对他们实施了逮捕。

哈盖被捕后,案情有了重大突破,他交代,自己参加了犹太极右组织“大卫之剑”,这是一个专门从事恐怖活动的组织。

1993年8月,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签署了《奥斯陆协议》之后,这个组织下属的一个名叫“埃雅尔”的恐怖小组就一直计划,要杀掉拉宾总理和希蒙·佩雷斯外长。

起初,他们想采用“肯尼迪模式”,并且已经在拉宾住处附近选好了射击点,但由于难以找到合适的武器,被迫放弃。

此后,他们又想用“汽车炸弹”炸死拉宾,并侦查好了拉宾日常的行车路线,在路线上找出了多处适合刺杀的地点,但是,因为拉宾乘坐的是从美国进口的防爆车,“汽车炸弹”对其无能为力,他们只好放弃。

最后,他们决定派出杀手,贴近拉宾刺杀他。

哈盖进一步交代称,组织最终选中阿米尔执行这一任务,并选在和平集会当天动手。

阿米尔使用的装有达姆弹的9毫米口径贝尔特手枪,就是由他制造的,而行动的幕后指挥者是一个叫阿维沙·拉维夫的极端分子,虽然只有24岁,但却在极右分子中小有地位。

卡维尔借用二战期间在华沙保卫犹太人居住区的战斗小组的名字,建立了“埃雅尔”这个恐怖小组。

他的主张非常极端,即为了建立一个大以色列国,必须驱逐乃至屠杀巴勒斯坦人,不仅如此,还要处死拉宾等试图出卖以色列的叛徒。

有了哈盖的交代,警方很快就逮捕了阿维沙以及其他十几名“埃雅尔”成员,至此暗杀事件真相大白。

1996年3月,特拉维夫地区法院判处刺杀拉宾的阿米尔无期徒刑,其他涉案人员也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惩罚。

2005年,拉宾遇刺已经10年,人们在深切悼念拉宾时,几乎已经忘记了当年刺杀他的阿米尔,然而,令人震惊的是,阿米尔竟然提起诉讼,要求重新审理自己刺杀拉宾总理一案。

当年,对自己刺杀拉宾行为供认不讳,并且想将所有罪行都揽在自己身上的人,却又要求重审,一时间,人们又将关注的焦点转到了阿米尔身上。

阿米尔的家人,说出了他要求重新审理的原因。

原来,在拉宾遇害10周年到来之际,原检察官妮娜·盖伊在一家电视台接受访问时,表达了她对当年拉宾遇刺的一些疑惑:

阿米尔如何逼近拉宾,近到枪口已经抵到了拉宾身上?

因为根据弹道分析,第三发子弹,实际上是枪口抵在拉宾的夹克上射出的。

在狱中的阿米尔得知这一声明后,受到很大的震动,他称,自己之前,从未听到有人提起杀死拉宾的子弹是近距离射出的,自己从未离拉宾那么近,因此,他认为,当时刺杀拉宾的并不止自己一人,不应当只让自己接受惩罚。

阿米尔要求重新审理此案的这一举动,引来了以色列上至政府高层、下至普通民众的一致谴责。

以色列总统摩西·卡察夫强调,阿米尔永远也不会得到原谅,称他是“一个恶棍流氓,不应该被原谅,也没有理由得到人们的怜悯和同情”。

其他政界要员和民众也纷纷表示,阿米尔是一个罪人,应当被终身监禁。

原检察官盖伊也称,自己的质疑并不是为阿米尔解脱罪责,而是想让事件变得更加清晰透彻。

但是,阿米尔的家人却依旧为他进行辩解,称阿米尔是为信仰而行动,他从未后悔过,但如果他被人利用,做了别人的替罪羊,就应当让真相公开,让幕后的黑手同他一起承担罪责。

虽然这一翻案风波并未改变阿米尔的命运,但却让更多的人开始对拉宾遇刺的真相产生了疑问,由此关于拉宾究竟是死于谁之手的猜测甚嚣尘上。

此后,民众质疑的焦点很快就转移到阿米尔究竟开了几枪、拉宾总理又到底中了几枪这一问题上来。

在以色列官方公布的调查报告中,阿米尔在现场一共开了3枪,其中向拉宾开了两枪,向拉宾的保镖开了一枪。

在阿米尔的供词中,他也承认自己一共开了3枪,其中有两枪从背后射中了拉宾。

但是,自从拉宾被害以来,就不断有声音说,在拉宾所中的子弹中,有一发是抵近身体、从胸前射入的。

当年负责对身受重伤的拉宾进行抢救的是伊赫洛夫医院院长加比·巴拉巴什教授,他是一位有着世界声誉的外科医生。

巴拉巴什教授曾说,拉宾在被送到医院后已经奄奄一息,他一共从拉宾体内找到两颗子弹,一颗打在脾脏上,另一颗打在脊椎骨上。

这颗打在脊椎骨上的子弹应是从胸部射入,穿透心脏后,经过背部从第五和第六根脊椎骨之间穿出,也就是说,这颗子弹是从拉宾的前面射入的。

以色列一家私人电视频道,专门播出的一个关于拉宾遇害的调查节目,也就是前检察官盖伊接受访问那个专题,他们试图证明,杀死拉宾的实际上,是神秘人射出的第三发子弹。

节目中,他们展示了在拉宾遇害时所穿衣服上找到的第三个弹孔,这与官方公布的以及阿米尔供认的“拉宾中了两枪”相矛盾。

一位以色列弹道专家在节目中,检查了拉宾的衬衫后,非常肯定地说那一定是弹洞,而且与官方所公布的在拉宾身体里发现的两颗子弹不一样。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以色列国家病理学家耶胡达·希斯曾参与检查拉宾的遗体,他对于有人提出拉宾身中3枪或者在身前中枪的手法都予以了否定。

然而,他后来也承认,当时在拉宾衬衫前部的确发现了一个穿孔,但他坚称那不是弹孔,在拉宾遗体上只有两个弹孔。但对于那究竟是什么,希斯却没有给出答案。

如果真的有第三颗子弹,它又是谁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射向拉宾的呢?而这颗子弹并没有在拉宾的遗体内找到,它又去了哪里呢?

在怀疑是否还存在另外一个杀手时,人们将怀疑的目标转向了以色列的特工组织。

这种怀疑并非空穴来风,以色列特工的效率之高举世闻名,其负责对外搜集情报的摩萨德可与美国中央情报局、苏联克格勃、英国军情六处比肩。

对内的国家安全总局“希因·贝特”虽然不像摩萨德那样名声在外,但实际上,同样非常了得,甚至更为神秘。

拉宾遇刺当天,具体负责保卫拉宾的是希因·贝特的“重要人物保卫处”,它是专门保卫党政要员和外国贵宾安全的部门。

人们非常难以理解,一向以无所不知著称的以色列特工部门,为何对于阿米尔兄弟等人在两年多的时间里,谋划刺杀总理的情况一无所知。

即便对他们的计划一无所知,那么阿米尔又是凭借什么神秘超能力,能够接近拉宾,然后在离他不到2米的地方开枪呢?

自1992年拉宾担任总理开启了巴以和谈之后,以色列极右势力就在全国掀起了抗议浪潮,称拉宾是“卖国贼”和“刽子手”,一些犹太极右组织都曾公开宣称,要除掉“叛徒”拉宾。

因此,对于拉宾的保护一向极为严密,尤其是在这种人多的重大场合,拉宾身边一般会有三层保护圈。

第一层是“外围圈”,会场警戒、封锁通道、对入场人员进行检查等;

第二层是“近卫圈”,负责保证在拉宾与现场的民众之间有一定的距离;

最里层被形象地称为“无菌圈”,是由一群身材高大的保镖将拉宾团团围在当中,当有险情出现时,他们首先要将保护对象按倒,以自己身体挡住刺客的子弹。

和平集会当天,拉宾将会从哪个出口台阶下来、乘坐哪辆车离开事前都是高度保密,只有特工部门极个别负责人才知道的。

当时,集会现场外围警戒的还有上千名警察和特工,他们封堵了通往广场的各个进口,并且严查进入广场的人是否携带了危险物,在拉宾近旁也有数十名警察和特工。

那么,藏有武器的凶犯阿米尔为什么能够恰好就混到了拉宾所要乘坐的那辆车旁边,并且突破层层保护,在离拉宾仅仅2米的地方连开3枪呢?

还有一个细节,更是让人匪夷所思,枪击案发生后,拉宾的保镖赶紧将他送往医院,但是,他们将拉宾送到临近国王广场的伊赫洛夫医院竟用了20分钟,而事实上,伊赫洛夫医院距拉宾遇刺现场仅隔2条马路,步行不用1刻钟,汽车不出5分钟就可到达。

拉宾的专职司机兼保镖达姆齐曾是一名赛车手,车技高超、经验丰富,20年来,曾前后担任4任总理的司机,为何用了20分钟才将拉宾送到医院?

达姆齐的解释是慌乱走错了路,途中问了一个警察,才找到医院,这个解释很难让人完全相信。

那么,在这段“迷路”的时间里,拉宾乘坐的车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人们有理由怀疑,很可能,拉宾正是在这一时间里被人杀害了。

那么,最有可能的凶手就成了保护拉宾的保镖们,幕后的指使者或许就是以色列的特工部门。

还有,拉宾遇刺和肯尼迪遇刺有着一个惊人的相似之处:都有业余的摄影师恰巧录下了暗杀的全过程。

事发当天,摄影爱好者罗尼·肯普勒拍摄了一个多小时有关拉宾演讲前后的情景,其中就包括拉宾遇袭的一幕,在镜头中,他清楚地捕捉到了阿米尔向拉宾射击的一瞬。

事后,他将所拍摄的录像交给了夏姆加尔调查委员会,一个月后,肯普勒又向公众公开了录像内容。

然而,人们对他的这段录像的真实性不断提出质疑,当天,总理的演讲活动已经结束,为什么他还会继续留在现场,像要等待某个重大时刻一样继续摄录?为什么围聚在拉宾周围有那么多人,他偏偏将镜头对准了阿米尔?

而且,为何他能够站在建筑物的高处进行摄影?当时,特工们为防止意外,已经控制了周围的制高点,不允许民众上去。

另外,人们对他为什么在事件发生一个月之后才公开录像也表示怀疑。

肯普勒在拉宾遇袭的调查过程中,一直保持沉默,甚至在1996年1月3日,他在家中被不明身份的一群人打成重伤成为残废之后,也未发表任何言论。

直到1999年,肯普勒才打破沉默,破天荒接受采访并就人们的疑问作了解答。

他说,他只是想在和平集会结束后补拍一些画面才事先去了那座建筑物的高处,之所以自己能够去到那里,他认为,是特工的疏忽所致,当时和他在一起的还有其他人。

他的镜头对准阿米尔,是因为电视台播放的录像带,只是刺杀案发生时短短几分钟的图像,使观众产生错觉。

至于为什么会在事发一个月之后才对公众公开,他表示,先是把录像带交给政府成立的夏姆加尔调查委员会,然后再联系媒体,洽谈进行版权的交易,这耗费了一定时间。

但是,民众对他的这些具有说服力的解释并不买账,以色列私营网站运营商大卫·卢特斯坦因就是怀疑者之一,他不仅在他的希伯来语网站上列举了以色列官方文件中关于拉宾遇刺的一些前后矛盾的说法,还上传了一段据称是未经删节的录像。

针对这些问题,一些右翼团体则趁机向政府发起舆论攻势,称拉宾遇袭本就是拉宾和佩雷斯等人导演的一出意在栽赃右翼团体的阴谋诡计,没想到弄巧成拙。

至于摄影爱好者肯普勒本人,实际上就是国家安全局的一名特工,参与了“假谋杀”的阴谋。这也正是为什么他能拍到现场录像,而录像又会被政府作出处理的原因。

以色列政府自然不会承认,并指责散布这种观点的人是在混淆视听,洗脱自己的罪责。然而,肯普勒所摄录的录像却一直疑点重重,内容上更是变得真假难辨,拉宾遇刺案也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如今,拉宾遇刺身亡已经18年,刺杀他的凶手也受到了相应的惩罚,然而,大多数以色列民众却越来越相信拉宾的死没那么简单。

虽然现在还拿不出有力的证据,证明拉宾的死另有主谋,但猜测却越来越多。

首当其冲被怀疑的对象,自然是以色列国内的极右势力,尤其是拉宾的政敌利库德集团。

利库德集团是一个政党联盟,1973年由哈加尔集团、自由中心、拉姆党和国土完整运动、人民党等右翼团体和政党组成,是除了拉宾所属工党外,以色列国内另一大政党,自成立后,数度组阁执政。

他们在对待巴以问题上态度极为强硬,拒绝与巴勒斯坦方面进行谈判,认为以色列应拥有整个巴勒斯坦地区,这与拉宾的“土地换和平”政策有着很大的冲突。

这股势力一直试图破坏中东和谈进程,1992年,拉宾在大选中,击败了以强硬著称的利库德集团总理候选人伊扎克·沙米尔,终结了利库德集团在以色列的统治。因此,可以想象利库德集团一定是非常仇视拉宾的。

而据以色列最大的报纸《国土报》报道称:在阿米尔试图刺杀拉宾之前,利库德集团主席沙米尔就事先知情。

在利库德集团中,有一名叫做果里达·梅内尔的人和阿米尔交往密切,人们有理由相信,他已经将阿米尔刺杀拉宾的计划上报了沙米尔主席。

据说,沙米尔并没有制止这一计划,而是表示赞同,因为他认为这样既可以打击政敌,更重要的是可以使拉宾提出的“土地换和平”计划泡汤。

不过,利库德集团以及沙米尔本人都一直对此事予以坚决否认,他们称不会做出这样不入流的事情夺得政权,而且,利库德集团也不断表示他们不会愚蠢到去做这件事,因为拉宾一旦被杀,最先受到怀疑的正是他们。

另一怀疑对象便是以色列特工部门。

在以色列,特工部门有着与众不同的地位,由于以色列的建国就是由原本不同的秘密组织联合起来在西方国家支持之下建立的,以色列历任总理以及大多数内阁成员,几乎都参加过某一秘密地下组织。

以色列建国后,摩萨德等特工部门依旧在历次中东战争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因此,势力异常强大。

在这一势力中,自然也有不赞同拉宾“土地换和平”政策者,结合刺杀事件当天以色列特工反常的糟糕表现,让人们有理由认为他们也有可能是刺杀拉宾的真正凶手。

事发后,《法新社》就曾直截了当地报道说:以色列情报人员是指挥和策划暗杀拉宾的幕后元凶。

还有一个被怀疑的对象是以色列工党的另一领袖人物时任国防部长佩雷斯,被怀疑理由是,两人几乎一生都是彼此在党内的最强劲竞争对手。

不过,佩雷斯和拉宾有一样的政治主张,他也是巴以和谈的缔造者之一,这让人们对他的怀疑不能站住脚。

那么,究竟谁才是刺杀拉宾的幕后指使者呢?

也许,这将成为一个无解的历史谜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