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锈舰队”令美军焦虑。美媒:军舰生锈是比中俄更可怕的敌人

中国海军最近十几年来的迅猛发展有目共睹,各类新锐驱护舰艇纷纷入列,海军舰艇部队呈现一派崭新气象。比较而言,美国海军无论是停滞不前的舰艇规模,还是日趋老旧的巡洋舰、驱逐舰阵容,都似乎走上了强极必衰的下坡路。此间,美国《华盛顿时报》撰文阐述了一个令人惊诧的观点——军舰生锈正在成为比中俄更可怕的敌人。说起来,军舰生锈并不是什么新鲜话题,前有美军科幻战舰DDG-1000出港时锈迹斑斑的曝光照,近期又流出了美军“里根”号航母在返回横须贺时,舰体多处锈蚀的糟糕场景。但《华盛顿时报》将军舰生锈问题,上升到与中俄威胁等同的高度,难免让人心生好奇。

国内媒体报道截图

《华盛顿时报》刊登的这篇文章,将军舰生锈带来的后果表述为三个层面:一是由于大量军舰存在腐蚀,美国海军每年都需要花费“数百万个工时和数十亿美元”,但问题并没有缓解,这意味着未来还需要进一步增加投入;二是军舰生锈对外观造成了严重负面影响,对于长期全球部署的美军而言,这意味着其他国家可能因此轻视美军舰队的战斗力;三是军舰锈迹斑斑并不仅是表面问题,如果不能及时对生锈部位进行处理,那么很有可能危及整艘军舰。按照该文所述,军舰生锈虽然看起来不甚起眼,但如果成为一个普遍现象,那么对整个海军的影响将渗入各个方面。因此,美国海军也迫切希望找准症结根源和解决办法。

美国海军摆拍的除锈画面

由于军舰生锈在美国海军内部早就成为众所周知的议题,对于这种糟糕局面的原因,美国舆论也列举了不少:全球公共卫生危机影响了军舰的正常维护、可用舰艇数量偏少、全球局势变化导致海外部署需求增加等。这些解释不能说没有道理,但正如同洪灾不能简单归咎于大雨,而需要从根本上查寻防洪建设的不足一样,美军军舰生锈的根本原因并非这些直接因素。事实上,《华盛顿时报》以一种比较委婉的描述给出了答案:美国海军在冷战结束后,‘迷失了方向’。

锈迹斑斑的美国海军“斯托特”号驱逐舰

上世纪80年代初,刚刚从越南战争泥潭脱身的美国海军,敏锐把握新一代燃气轮机、舰艇战斗管理系统、舰载雷达等新技术和新设备的大发展,最终推出了跨世纪的“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从1982年到1994年,美国海军以每年下水约2艘的速度,建造了27艘搭载LM-2500燃气轮机、标准系列舰空导弹、SPY-1型舰载相控阵雷达、128单元MK-41垂直发射装置(后22艘)等明星装备的“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单舰排水量高达9000余吨。大约在1991年,美国海军又完成了性能略有简化、垂直发射装置数量降到96单元的“阿利伯克”级驱逐舰。到2000年前后,这两种“宙斯盾”舰的服役总数量已经超过50艘,美国海军也由此成为规模最为庞大、技术优势明显的最强海上力量。

刚诞生时“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属于跨时代装备

当时的欧洲国家和日本,在最新型驱逐舰、护卫舰的建造过程中,都不同程度地依赖美国供应的先进技术或设备,但限于需求和技术水平,最终建造的舰艇吨位和性能仍然无法与美国海军的两款“宙斯盾”舰相比。新生的俄罗斯海军,不仅大量放弃苏联海军花费无数心血建造的航母和巡洋舰,而且由于资金匮乏、技术更新缓慢,新建军舰不仅数量少得可怜,吨位更是非常尴尬(即便进入新世纪后的新型号,排水量最大也不过5000多吨,根本无法与美国海军相比)。至于中国海军,当时仍然在建造第一代053型护卫舰的终极改进型号——053H3,所搭载的主力防空武器,是射程不到15千米的海红旗-7。虽然之后引进了4艘俄制“现代”级驱逐舰,但这种80年代技术水平的苏系舰艇,依然缺乏垂直发射装置、远程舰空导弹,与美国海军的差距仍然非常明显。

俄制“现代”级只是上世纪80年代的技术

此时的美国海军,先进装备规模甚至超越了全球其他所有海上力量的总和,成为如日中天的海上霸权。已经无所顾忌的美国海军,从2001年开始又计划发展新一代巡洋舰、驱逐舰、护卫舰。而美国造船工业内部利益团体,在几乎没有外部压力的情况下肆意放纵,尽可能地从新项目中分享利润。其中以建造核潜艇、核动力航母著称的美国纽波特纽斯造船厂,甚至不惜花费巨大代价得到美国政界支持,于2004年、2006年先后在美国众议院、参议院通过法案,要求美国海军新一代巡洋舰必须使用核动力(美军建造核动力舰艇不可能绕过纽波特纽斯造船厂),而在新型驱逐舰、护卫舰领域的情况也差不多。

美国纽波特纽斯造船厂建造了全部10艘“尼米兹”级核动力航母

对于这种为追求利益肆意干扰发展的情况,美国海军深恶痛绝,但又不得不为之。从60年代美军建造核动力巡洋舰的经验来看,在潜艇和大型航母上表现出色的核动力装置,用于巡洋舰的效果并不太好,不仅造价高昂、维护繁杂,而且建造速度较慢,难以快速形成规模。最终在内部利益团体的干扰下,美国海军新一代巡洋舰无疾而终(核动力巡洋舰实在太贵),但还是建造了3艘单价超过50亿美元的DDG-1000(典型的新技术、高利润),唯有吨位最小的3000吨级濒海战斗舰得以批量建造。

同样锈迹斑斑的DDG-1000型驱逐舰

2011年,对美国海军来说是个非常关键的年份,新一代巡洋舰在这一年正式终结,“阿利伯克”级驱逐舰也是在这一年,下水了计划中的最后一艘。再加上DDG-1000实际上已经失败,因此从2012年开始,美国海军史无前例地陷入了毫无计划的恐慌之中:既不设计新巡洋舰、驱逐舰,也不续建旧型号。考虑到这时美国海军中的“宙斯盾”舰总数已接近90艘,仍然是能碾压其他海上力量的强大舰队,这种暂时“打盹”似乎并不会影响霸权挥舞拳头(美国造船工业也是依仗这种态势才肆无忌惮),但中国海军的飞速崛起却使得美国海军慌了手脚。

美国海军军辅船只同样锈蚀严重

这个世界上,或许真有国运这种概念存在。正当美国海军“打盹”之时,我国海军恰好从2011年开启了驱护舰艇下水的大潮,在这个不早不晚(如果更早美国海军就能顺势调整过来,如果更晚则无法达到最好的效果)的节点之后,以052D、054A、055为代表的先进军舰持续批量下水并快速服役。美国海军恍然意识到,曾经不被放在眼里的那支东方海上力量,正在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进步,原本以为稳超胜券的力量对比,正在一点一点向对手倾斜。

新锐舰艇开启了中国海军新时代

就当美国海军回过神来,准备建造大量军舰还以颜色之时,此前多年的利益纠葛、混乱发展形势却带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美国造船工业根本拿不出一个成熟的造舰方案。最终在经过数年协调后,美国海军在2015年重启“阿利伯克”ⅡA型驱逐舰的建造,并在数年后推出更进一步的“阿利伯克”Ⅲ型,但似乎为时已晚。如果按照原有规划,美国海军如果在2001年启动新舰的研发工作,正好可以在新舰设计、试验结束后,大批量生产以保证旧舰的正常更换。但其内部的利益纷争打破了原有的发展节奏,推延到2015年重建旧舰的过渡措施,已经无法满足正常的换装需求。

刚服役的“阿利伯克”ⅡA型驱逐舰

再加上2020年公共卫生危机的冲击,多数建造于2000年前的美国海军主力“宙斯盾”舰,不得不面临服役时间长、高强度远海部署导致状态不佳的尴尬。当这些年老体衰、不堪负重的军舰,勉强披挂上阵,执行远洋任务时,人们豁然发现,曾经海上风光无限的海上巨兽,原来确实浑身铁锈、一身病态。甚至美国海军舰艇在全球各地频频发生撞船事故,更让全世界看到了强大海上霸权的疲惫和脆弱。对美国海军来说,最悲哀的事情是,明明政界对利益的争夺导致了新舰更换规律被破坏,但当真正的恶果出现后,政界对美国海军的要求,仍然是尽量维持旧舰的正常运转。而老舰飞速增长的维护费用,又进一步压缩了新舰的建造费用,从而形成了恶性循环。

林肯号航母返港时被拍到舰体锈蚀严重

为了跳出这个令人绝望的循环,美国海军坚持在未来一年内退役39艘海军舰艇,其中就包括8艘服役不久的濒海战斗舰(大量应用铝合金设计,导致舰艇表面腐蚀非常严重),以求尽快与之前近20年混乱带来的“烂肉”割裂,重新打造健康的军用造舰工业体系。然而,从“提康德罗加”等锈迹斑斑的老舰,到濒海战斗舰、DDG-1000等因为设计缺陷出现大面积腐蚀的新舰,上百艘军舰出现腐蚀的根本原因,在于美国整个造舰体系本身,说是美国军用造船工业已经生锈腐蚀也不为过。美国海军希望通过一两个新项目,完成对整个工业体系的革新,这可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