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私有化之父”被送进ICU,罕见病or中毒:又是诺维乔克? 

被称作“俄罗斯私有化之父”的俄罗斯“统一电力”公司前董事长阿纳托利·丘拜斯(Anatoly Chubais)已被确认因神经系统问题进入重症监护室(ICU),身着防化防护服的专业人员对其进行了检查,而丘拜斯目前在哪个国家的哪个医院,则被严格保密。消息一出,人们不禁又开始怀疑,曾经给了普京在克里姆林宫第一份工作的俄罗斯前第一副总理丘拜斯,是否也被俄罗斯特工下了毒?

在“特别军事行动”开始后,丘拜斯就辞去了普京总统授予的气候问题特使一职,离开俄罗斯前往土耳其,成为克里姆林宫公开反对战争的最高级别官员。尽管丘拜斯实际上很早就已经离开了克里姆林宫的权力核心,但在俄罗斯依然拥有很强的影响力,当时,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在评论丘拜斯的离去时,称“他是否离开是他的私事。”

丘拜斯的朋友兼电视节目主持人克塞尼亚·索布恰克称,丘拜斯的妻子阿夫多蒂亚告诉他,丘拜斯患有格林-巴利综合症,一种“非常罕见且严重的影响神经的疾病”,这种病可以治疗,大多数人可以完全康复,虽然有一些人会有长期后遗症,甚至会丧命。

不过,这种说法并未被广泛认可。被监禁的俄罗斯反对派人士纳瓦尔尼的秘书就反驳了丘拜斯患病的说法,认为丘拜斯跟纳瓦尔尼一样也中了毒,而且其症状也跟“诺维乔克”神经毒剂中毒的症状类似。

丘拜斯毫不掩盖自己与西方之间的密切联系,这也是其被边缘化的主要原因,而就在其因为反对战争而离开俄罗斯之后,普京总统宣称,“任何人,特别是俄罗斯人民,都将永远能够把爱国者与人渣和俄奸区别开来。”分析人士认为丘拜斯被俄罗斯特工下毒的说法并不是空穴来风。

在过去多年里,有多名被克里姆林宫视为“刺儿头”的俄罗斯人中毒,让他们中毒的既包括神经毒剂,也包括放射性物质,很多暗杀行动还发生在欧盟和英国境内,这也是俄罗斯特工被指责在欧盟和英国境内使用生化武器和放射性武器的主要原因。当然,俄罗斯政府否认了这些说法,一些亲克里姆林宫的科学家也指出,中毒者没死就说明其中的毒并非与“诺维乔克”。

正被监禁的俄罗斯反对派人物纳瓦尔尼也被认为曾中了“诺维乔克”的毒,由于很多人被这种苏联时代研制的神经毒剂放倒,现在西方医学界对治疗被“诺维乔克”放倒的患者方便积累了丰富经验,此前,很多人在中毒后很快就死亡。当然,也有一些幸存者。

一位保加利亚军火商在2015年就明显中了“诺维乔克”的毒,但最终幸存了下来,声称他100%确认丘拜斯中了“诺维乔克”的毒。这位保加利亚军火商向乌克兰军队出售了大量武器弹药,这引发了克里姆林宫的不满。除了暗杀军火商,保加利亚等东欧国家在2014年后发生的军火库爆炸事件,也被认为与俄罗斯特工有关,甚至找到了明确证据,但同样被克里姆林宫否认:从2014年开始,俄罗斯特工就致力于破坏乌克兰以及东欧国家的军火库,这也是目前乌克兰军队缺乏苏式弹药的主要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