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军情六处负责人:美国及其盟友与中国的战争并非不可避免

英国秘密情报局局长理查德·摩尔资料图片
英国秘密情报局局长理查德·摩尔资料图片

英国秘密情报局(军情六处)局长理查德·摩尔(Richard Moore)7月21日在出席阿斯彭安全论坛时表示,西方需要确保帮助乌克兰在抵抗俄罗斯入侵的战争中“获胜”,部分原因是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正在密切关注相关局势及西方的反应。他还提及,中国现在是英国秘密情报局最关注的单一问题,甚至超过了对反恐任务的关注。

广告

担任英国军情六处负责人的理查德·摩尔当天是首次在外国接受媒体采访。他参加了阿斯彭安全论坛的一场“炉边对话”,与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主持人舒托(Jim Sciutto)就不同议题进行了广泛的讨论。

舒托在对话中问道:“当你看到中国和习的声明以及诸如扼杀香港或监禁维吾尔人和新疆以及其他步骤时,你是否在重新评估中国,不仅仅是一个竞争对手,而是一个敌手,一个更大的威胁?”对此,理查德·摩尔回答说:“军情六处对共产主义中国从未抱有任何幻想。我认为整个政府和我们的社会越来越认识到中方对我们社会构成的一些威胁。”

理查德·摩尔续称:“我认为,几天前在伦敦发言的英国军情五处总干事和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很好地阐述了,为什么我们不应该对中方试图对我们的社会所做的事情感到天真,因为这已经是我们多年来的情况。”

理查德·摩尔称:“毋庸置疑,不同的是我们就中国投入了更多的努力。我们现在就中国投入的努力比任何其他单一的问题都要多。因此,例如,就我们的任务而言,它刚刚超越了反恐。这感觉是在9·11事件和伦敦七七爆炸案后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但它反映了我们任务的严肃性。这是全面的。”

理查德·摩尔称:“就我来说,在上游抵御他们构成的一些威胁,但即使是在一个想从实力地位上与中国接触的地方,无论你是与他们进行贸易,还是试图在气候变化等方面找到一些共同点。这仍然是一个相当不透明的体系。”

理查德·摩尔称:“我的意思是,从一个层面上,理解习近平的战略意图并不困难,如果你读了《中国制造2025》,他为你阐述了他们在技术方面的野心,以及他们希望主导关键技术的愿望,但如果你在战略之下,就他们如何实施;他们如何组织;他们的战术意图是什么,然后他们正在建立的能力是什么,这便是一个黑箱。而像我这样的组织在帮助英国的部长们和政策制定者了解这一点方面可以发挥作用,以便他们能够驾驭与中方的这种真正复杂的困难关系。”

舒托接着说:“正如你所说的,他们非常公开他们的野心,他们也非常公开他们对美国和西方的软弱的看法,我想知道当今的中国是否会把西方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反应看成是对他们可能有的入侵台湾的计划的一个警告?”

理查德·摩尔回答说:“我认为现在说他们会从普京在乌克兰的错误经历中吸取什么教训还为时过早。我认为有很多迹象表明,他们真的在全力以赴试图找出对此事的看法。与中国的制度一样,他们总是混杂着某种意识形态的覆盖,他们拼命地试图吸取正确的教训,这将得到习主席的批准,随着他们进入党代会。所以,目前相当难加以解读。”

理查德·摩尔续称:“但我非常清楚,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必须在乌克兰问题上强硬起来,我们继续度过这个冬天,我们帮助乌克兰人赢得胜利,至少从一个凸出的实力地位进行谈判的原因之一,因为,习近平正像鹰一样盯着这件事。正如你所说,他对西方的软弱有一种非常根深蒂固的叙述。我在以前的一次演讲中说过,我担心这一点,因为我认为他低估了美国的决心和力量,这可能会导致在我们过去几天一直在谈论的问题上出现误判,特别是在台湾问题上。”

舒托问道:“你是否认为美国及其盟友,包括英国在内,与中国之间的战争不可避免?”

理查德·摩尔回答说:“我认为这完全不是不可避免的。我认为我们所有人都希望看到台湾海峡两岸人民之间的分歧通过和平手段得到解决,这是我们都渴望能做到的。但回到乌克兰的相关教训和西方行为的其他方面的教训,习主席在计算他在台湾问题上可能或不可能做什么时,真的很重要。我认为要看一看,错误判断的入侵会出现什么问题,我们看到这种情况正在发生,我认为重要的是我们提醒他这些风险,重要的是我们做好相应的准备。我不认为这是不可避免的,但显然我们需要找到清晰的信息传递方式,并获得必要的威慑力,以避免这种类型的误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