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间谍潜入西藏,路途中丢了相机,竟依靠手绘记录了详细情报

日本作为我们的近邻,从很早之前就对我国的国土有着觊觎之心。

在日本通过明治维新,发展成为近代强国之后,他们想要侵占中国领土的野心更加高涨,并在甲午战争之后,将魔爪伸向了我国的东北地区和台湾。

其实除了上述地区之外,日本人还派出了大量间谍前往中国各地进行调查,就连外人很难进入的西藏地区,都出现了日本间谍的踪影。

那么这位日本间谍是如何进入西藏的?他又得到了怎样的信息呢?

一、日本窥视西藏

在甲午战争获胜之后,日本已经将清政府看成了任人宰割的肥羊,他们希望在中国境内继续扩大自己的势力,将更多资源掠夺到日本本土。

日本间谍潜入西藏,路途中丢了相机,竟依靠手绘记录了详细情报

▲西藏美景

日本政府采取了循序渐进侵入中国的计划,他们希望以东北地区为跳板,之后再逐步侵略到我国中原地区,这也和他们后来在侵华战争中采取的战略十分类似。

但在甲午战争后日本国内还存在另外一种声音,他们认为如果按照这种侵略顺序,就算日本能够如愿控制中国东北等地区,但他们依然会在和西方列强的竞争中败下阵来。

他们认为现在整个亚洲就像是围棋的棋盘一样,日本不能只执着于眼前的位置,还要在一些列强们没有染指的关键地区提前布局。

这些人在分析后认为日本在亚洲大陆上最大的对手就是沙俄,当时的沙俄尚未谋图西藏,且高原矿产资源丰富,是和沙俄进行政治博弈的关键所在,日本应该尽快派人到西藏地区进行调查,为之后日本经营发展亲日势力做准备。

日本间谍潜入西藏,路途中丢了相机,竟依靠手绘记录了详细情报

▲中日甲午海战

不过那时清政府对于西藏地区的管控十分严格,他们并不允许外国人进入那片神秘的领地。

于是日本政府决定,先派间谍进入我国西南地区,待时机成熟后再进入西藏考察,并将其命名为“西藏探险计划”。

在确认计划方针后,日本官方便对实施该计划的人选进行了仔细挑选。

在层层筛选后,33岁的成田安辉进入了他们的视野。

此人年少时曾经参过军,对日本的军国主义扩张路线十分支持,后来虽然因为身体原因离开了军队,但也一直希望能够继续为国效力。

从军队退出后,成田安辉便到美国求学,之后又到台湾工作生活了一段时间。

也正是这段在台湾生活的经历,让成田安辉在一众候选人中脱颖而出。

日本间谍潜入西藏,路途中丢了相机,竟依靠手绘记录了详细情报

▲伪装成中国人的成田安辉

1898年初,接到命令的成田安辉离开了台湾,只身前往中国重庆,到达后他化名为“陈良玉”进入东川书院学习汉语,为日后进藏做起了准备。

二、成田安辉的入藏尝试

在成田安辉学习汉语的日子里,他已经开始努力搜集和西藏相关的一切情报了。

在情报搜集过程中,成田安辉意识到即使自己伪装成中国商人,想要进入西藏地区也是十分困难的。

而且即使进入了西藏地区,一旦有可疑的举动,也会招致藏人的关注,说不定自己间谍的身份就要暴露了。

日本间谍潜入西藏,路途中丢了相机,竟依靠手绘记录了详细情报

▲重庆时期的成田安辉(前排左)

为此他决定直接以日本人的身份入藏,为了有合适的入藏理由,他恳请日本外务省与日本东本愿寺进行联系,希望法主大谷光莹,给西藏方面写一封亲笔信。

这样自己就可以凭借东本愿寺法主使者或是日本西藏佛教研究会派遣者的身份入藏了,而且说不定还能得到达赖喇嘛的接见。

日本外务省认为成田安辉的建议十分可行,便联系本愿寺法主出具了相关证明。

拿到亲笔信的成田安辉觉得,自己一定能够顺利进入西藏,便主动和当时的四川总督奎俊以及负责处理进藏事宜的军民府厅长刘仁齐取得了联系。

日本间谍潜入西藏,路途中丢了相机,竟依靠手绘记录了详细情报

▲日本东本愿寺

在和奎俊的交流中,成田安辉丝毫没有隐藏自己想要进入西藏的打算,他甚至还向奎俊提出了开发西藏的几点建议。

和刘仁齐对话的时候,他更是大谈亚洲整体局势,这让年逾六旬的刘仁齐听得云里雾里。

成田安辉在交谈中发现,科举出身的刘仁齐甚至连亚洲的概念都不是很清楚,那他一定不会觉得日本人进入西藏会有什么问题。

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刘仁齐虽然不明白西藏的重要性,但他对于清政府的规定倒是十分清楚。

他当即表示,朝廷规定现在外国人不准进入西藏,自己也没有办法为其提供帮助,这让成田安辉感到十分沮丧。

直到1900年7月,成田安辉听说新的驻藏大臣庆善即将进入藏区,他希望能够跟随庆善的队伍一同去往拉萨。

于是他在庆善启程前去到成都与庆善进行了会面,他表示自己进入藏区是为了代表本愿寺法主和达赖会面,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目的。

庆善虽然也觉得日本人不至于觊觎西藏,但他却担心成田安辉是英国人的间谍,因为那个时候,英国正准备从印度方向入侵藏区,这让庆善最终没有同意成田安辉的请求。

日本间谍潜入西藏,路途中丢了相机,竟依靠手绘记录了详细情报

▲成田安辉在成都的留影

但成田安辉并没有就此放弃,他托人从日本国内寄来了一支做工精美的手枪,之后将其作为礼物送给了庆善。

此外,他还以日本政府的名义出具了几份“商定书”,希望得到庆善的信任。

但是在他等待庆善回复的时候,这位新任驻藏大臣,竟然发生意外死在了途中,这让成田安辉的入藏计划,再次成为了泡影。

不久之后,义和团运动进入高潮,成田安辉担心西南地区的反帝国主义运动会波及到自己,便暂时到上海躲一躲风头。

在上海期间,他还在尽可能地搜寻和西藏有关的情报,而这让他结识了原中国西藏印度勘界委员会的翻译沈锡侯。

三、成田安辉的西藏之行

在和沈锡侯的交流中,成田安辉了解到了大量和西藏有关的信息,他也将这些信息整理成册寄回了外务省。

这引起了日本外务省的高度重视,他们希望成田安辉能够骗取沈锡侯的信任,在他的帮助下前往西藏调查。

日本间谍潜入西藏,路途中丢了相机,竟依靠手绘记录了详细情报

▲存放在日本外务省的文件

成田安辉试探性地向沈锡侯提出入藏的请求,而沈锡侯则直接先向其索要了五千美元的“商业赞助”,之后又要求日方每月支付给自己亲属四十块大洋的“生活费”。

在这些要求得到满足之后,成田安辉,沈锡侯和另外一名在藏区长大的向导,从上海踏上了前往西藏的旅程。

沈锡侯说想从中国境内进入西藏几乎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取水路到达印度,之后再由印度进入藏区。

为了避免麻烦,他要求成田安辉用回陈良玉这一中国名字。

在抵达印藏口岸亚东之后,沈锡侯被当地政府高薪聘请出任海关官员,爱财的沈锡侯直接欣然答允,这打乱了成田安辉的本来计划。

无奈之下,他只能在当地雇佣了一名藏族向导,之后在他的带领下向拉萨进发。

在前往拉萨的途中,成田安辉对于看到的景色和风土人情十分好奇,时不时就要拿出笔记本记录些什么。

但藏族人非常反感外来者窥探自己的秘密,因此成田安辉的向导时常对他怒目而视,这让成田安辉感到害怕,此后只能偷偷做些简单的笔记。

日本间谍潜入西藏,路途中丢了相机,竟依靠手绘记录了详细情报

▲成田安辉手绘的布达拉宫

在到达拉萨之后,成田安辉带着沈锡侯的介绍信和礼物,拜访了驻藏大臣衙门的秘书何锟, 并在何锟的陪同下,见到了达赖的翻译,并向他提出了和达赖见面的愿望。

不过达赖此时正在闭关不能见客,但其翻译还是让成田安辉和大昭寺的主管僧人见了面,并邀请成田安辉到大昭寺巡礼。

在拉萨的几天里,成田安辉利用所有时间和当地百姓进行交流,并记录了大量珍贵的历史资料。

在进藏的时候,他本来随身携带了一台微型柯达相机,但是在到拉萨前一天,却被向导故意弄丢了。

日本间谍潜入西藏,路途中丢了相机,竟依靠手绘记录了详细情报

▲布达拉宫

成田安辉只得用手绘的方式,记录了布达拉宫等地标建筑的外观,这些资料也让日本人第一次见到了神秘的西藏。

由于成田安辉进入西藏时,使用的是商人身份,因此他不能在藏区停留太久,在盘桓了18天之后,他就踏上了回上海的旅程。

在抵达上海不久,得知其已经成功入藏的日本外务省,便将其召回了日本,以免其间谍身份暴露。

回到日本之后,成田安辉在外务省等部门进行了多次报告。

他向日本政府官员详细介绍了西藏的有关局势,并提出日本应该鼓励清政府继续管理西藏,因为如今日本的能力还不足以在西藏地区和英俄等国抗衡。

先让清政府管理西藏,之后再从清政府手中“接管”,无疑是最好的选择,而这也成为了日后日本对于西藏的外交主张。

日本间谍潜入西藏,路途中丢了相机,竟依靠手绘记录了详细情报

▲成田安辉的报告原稿

从成田正辉的发言来看,当时日本政府内部已经将西藏视为日本必须获取的“资源”,而这也显示出了他们全面侵华的狼子野心。

同时,我们需要认识到清政府对于西藏等地区的轻视,也是日本人坚定侵略主张的关键。

在清政府灭亡之后,随着中国民族意识和爱国精神的觉醒,日本想要把中国当成棋盘,掠夺我国飞地的设想才终于失去了可行性。

如今随着西藏的和平解放,其已经成为我国领土中,必不可少的一环,而且在我国强大国力的震慑下,也不可能有人再把我们当作可有可无的棋子了。

但成田安辉这一日本间谍的行为,还是应该得到我们的注意,以免类似的事情再度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