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仲裁是阿基诺与美国的大错误,是美国方面的巨大误判

南海仲裁是阿基诺与美国的大错误,是美国方面的巨大误判

南海,是中国资源最丰富,水域最深,经济价值最高的海域。但也正是在这片海域,中国与南海周边不少国家存在悬而未决的争端。

菲律宾便是其中一个。

中国与菲律宾之间在50年代之前本不存在领土争端。但在菲律宾民族主义力量的影响,以及新世纪以后美国遏制中国的环境下,中菲两国的海洋争端日趋严重。

而2016年,时任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一手炮制的南海仲裁案更是让中菲关系陷入了空前的紧张状态。

今天,我们就来讲讲当年的南海仲裁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南海仲裁是阿基诺与美国的大错误,是美国方面的巨大误判

1,阿基诺和“亚太再平衡”

谈到南海仲裁,阿基诺三世是避不开的“主角”。

贝尼尼奥.阿基诺于1960年出生在大马尼拉都市圈的一个政治世家。他所在的阿基诺家族,要比杜特尔特家族,马科斯家族这些菲律宾的政坛名门更加显赫。

他的曾祖父是菲律宾的一位将军,祖父阿基诺一世曾在日本扶持下担任菲律宾众议院议长。父亲阿基诺二世是菲律宾著名的反对派领袖,也是腐败分子马科斯的劲敌,于1983年在马尼拉的机场被马科斯杀死。

南海仲裁是阿基诺与美国的大错误,是美国方面的巨大误判

他的母亲玛利亚.柯拉松是从福建迁来的华裔后代,她最终联合各派反对派力量推翻了马科斯的腐败统治,成为了总统。

阿基诺三世年轻时的岁月,受父母的影响充满了暴力冲突,流放和避难。他曾在1987年的一场军人政变中被5发子弹射中。

后来,凭借家族带来的威望,他成为了国会议员,仕途一路顺风,于2010年当选菲律宾总统,成为了阿基诺家族第二个总统。

阿基诺三世上台后,抓住了次贷危机后全球经济复苏的良机,使菲律宾经济增速在其任期内维持在7%左右,经济形势一片大好。

南海仲裁是阿基诺与美国的大错误,是美国方面的巨大误判

但在自然灾害,腐败和产业结构脆弱的环境下,阿基诺三世并没有能力改变菲律宾贫弱的面貌,他的许多经济成果也被上述的种种不利条件所抵消。

值得注意的是,阿基诺三世和他所在菲律宾自由党,其意识形态接近于西方新自由主义。他和他的执政团队对西方世界的认同是毋庸置疑的。

阿基诺三世曾在2011年访问过中国,还去他母亲在福建漳州的老家祭祖。当时,他还大力赞扬上海等中国城市的发展,觉得菲律宾应该学习中国的发展经验。

但很快,随着南海问题,尤其是黄岩岛冲突的愈演愈烈,阿基诺三世的对华政策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南海仲裁是阿基诺与美国的大错误,是美国方面的巨大误判

他在2012年之后多次指责中国渔民和渔政,海警船跨过“菲律宾海域”作业和巡逻,并认为中国在南海“太霸道”,把疆界划到了菲律宾的家门口。

当黄岩岛冲突激化后,阿基诺三世还曾宣称要往黄岩岛派遣军队。他从美国购买了一批新的巡逻艇,并多次参加与美军的“肩并肩”联合军演,拿出美国与菲律宾的同盟关系,称美军有义务在菲律宾“遭到侵略”的时候出兵,以此恫吓中国。

不仅如此,他还在当年向海牙国际仲裁法院发出了“南海仲裁”的计划,并在2016年如愿以偿的“胜诉”。

南海仲裁是阿基诺与美国的大错误,是美国方面的巨大误判

在所谓南海仲裁的结果出炉后,阿基诺三世曾说,最艰难的挑战是与中国打交道,他当时不清楚中国会对他施加什么样的报复,但他还是“勇敢”的去做了。

是的,阿基诺三世将自己与中国交恶,激化南海冲突的行为看做是“勇敢”的。

甚至阿基诺三世于2021年去世之前,他还对南海仲裁念念不忘。

需要注意的是,造成当时中菲关系交恶,推动南海仲裁并不全是阿基诺三世的作用,这其中还有美国的推波助澜。

南海仲裁是阿基诺与美国的大错误,是美国方面的巨大误判

在黄岩岛冲突激化的前一年,时任美国防长帕内塔宣称,美国会在2020年之前将其60%的海上力量部署到亚太地区。而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也多次宣称,要运用“巧实力”,把战略重心从欧洲和中东转移到亚太。

而在当时,美国在东南亚国家的影响力比起冷战时期已经出现了削弱,东南亚大多数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都已经从美国变成了中国,中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与日俱增,东盟也与中国达成了自由贸易协定。

要想打破这种局面,加强对东南亚国家的影响,美国就必须抓住南海周边国家与中国之间存在领土争端的矛盾。

南海仲裁是阿基诺与美国的大错误,是美国方面的巨大误判

用强大的军事实力,辅以金融手段让南海周边诸国认识到美国的价值,从而加入围堵中国,慢慢消除中国在该地区影响力的行列之中。

而菲律宾,就是一个不错的突破口。

当时的菲律宾虽然与中国已经有了不少经贸交流,双边贸易额年年创新高,但菲律宾在投资方面对美国高度依赖。

美国曾在菲律宾苏比克拥有一个军事基地,但在90年代因为菲律宾的舆论压力不得不撤出。如果能够利用菲律宾与中国对抗,菲律宾军力远远弱于中国的现状,向菲律宾抛出橄榄枝,势必会增强美国在菲律宾的影响。

南海仲裁是阿基诺与美国的大错误,是美国方面的巨大误判

因此,美国在2012年黄岩岛冲突和2016年南海仲裁后力挺阿基诺三世。

时任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哈里斯甚至放出狠话,称如果中国要在黄岩岛大兴土木,将会让周边国家“深受其害”,到时候美军捍卫与菲律宾之间的盟友义务。

由此可见,美国希望将水“搅混”,让菲律宾加深对自己的依赖。而阿基诺三世在美国的支持下,也顺势而为。

毕竟,对阿基诺三世来说,不管结果如何,他都可以借机收获菲律宾民众民族主义情绪的支持,让自己的政府,政党和家族收获一波良好的形象。

就这样,所谓的南海仲裁在阿基诺三世和美国的支持下,出炉了。

南海仲裁是阿基诺与美国的大错误,是美国方面的巨大误判

2,何为南海仲裁?

在了解南海仲裁之前,我们来看看中菲两国在南海的争端究竟体现在什么地方。

菲律宾对南沙,中沙和东沙群岛的所谓主权声索起源于1956年的一系列登岛活动。

当时,菲律宾海事学院校长托马斯.科罗马一直希望能够占据一些南海的岛屿,开发岛礁上的鸟粪资源发财致富。

这一年里,科罗马带领40多人先后登陆了太平岛,费信岛,北子礁,西月岛,南威岛等9个岛礁,并不顾先前中国已经在这些地段已经有命名的情况下,给这些岛礁私自改名。

南海仲裁是阿基诺与美国的大错误,是美国方面的巨大误判

比如,将太平岛改为“麦克阿瑟岛”,将南威岛改为“拉蒙岛”。

在这一年5月科罗马给菲律宾外交部的信件中,他称南沙群岛为“卡拉延群岛”,称南海为“西菲律宾海”尽管科罗马后来因为分离主义活动被菲律宾逮捕入狱。

但菲律宾却就此继承了科罗马的主张和命名方式,称在科罗马登岛之前这些地方都是无主之地,菲律宾因为“发现了它们”,所以拥有主权。

菲律宾在科罗马的登岛活动结束后也出动军队,从60年代开始,到新世纪,从马科斯总统出兵再到阿罗约以“法律”形式吃下,菲国陆续占领了马欢岛、费信岛、中业岛、南钥岛、北子岛、西月岛、黄岩岛,仁爱礁,双黄沙洲和司令礁等9个岛礁。

南海仲裁是阿基诺与美国的大错误,是美国方面的巨大误判

这其中,中业岛是菲律宾侵占岛礁的中心,菲律宾在这里修建了机场,码头,学校,发电站和政府大楼,还在这里设立了所谓的“卡拉延市”,管辖着当地数百名菲律宾平民。菲律宾的总理,国会议员也曾多次在这里非法登岛。

而在仁爱礁,菲律宾在1999年5月将坦克登陆舰“马德雷山”号搁浅在这里,并派兵驻扎。

可见,菲律宾确实是不打算把到嘴的肉吐出来了。

在中菲两国冲突最频繁的黄岩岛(原民主礁,菲称斯卡伯勒浅滩),菲律宾多次出动飞机,军舰和巡逻艇,抓捕中国渔民,甚至用机枪杀害渔民。

南海仲裁是阿基诺与美国的大错误,是美国方面的巨大误判

2012年4月,菲律宾再度在黄岩岛抓捕中国渔民,中国也在此期间派遣渔政船护渔,菲律宾随后出动了飞机和军舰,从而导致冲突升级。

当时,由于菲律宾媒体和菲政府的偏向性报道,菲律宾国内爆发了不少反对中国的集会,菲律宾民间的反华情绪被煽动了起来。

菲时任外交部长艾博特.罗萨里奥表示,菲律宾不会因此和中国发生战争,但他们会寻求用“国际仲裁”的方式解决南海纠纷。

这便是南海仲裁的起源。

南海仲裁是阿基诺与美国的大错误,是美国方面的巨大误判

2013年1月,菲律宾告诉中国,他们决定了要打国际仲裁,要求中国一起出庭,接受调查。中方退回了菲律宾的通知,并在此后明确表示不会接受所谓的“国际仲裁”。

最终,在中方缺席,经过3年多的独角戏结束后,所谓的“海牙常设国际仲裁法庭”在2016年7月宣称中国对南海领土的“九段线”主张“非法”,并裁定中国在南海的活动“破坏了生态环境”,“威胁到菲律宾的安全和经济利益”。

对此,中国外交部当年7月发布的声明称:“该裁决是无效的,没有拘束力,中国不接受、不承认。”外交部长王毅也表示,这是对《联合国海洋公约》和国际法的公然破坏。

南海仲裁是阿基诺与美国的大错误,是美国方面的巨大误判

有意思的是,这个做出“仲裁”的所谓“常设仲裁法庭”的存在本身就不合法。《联合国海洋公约》允许设立的是“临时仲裁庭”,没有什么常设仲裁庭。

而且,“仲裁法庭”的5名仲裁员全都是菲律宾提前找好的。菲律宾在这里面塞进去了一个德国仲裁员,其他人都由时任国际海洋法庭审判长柳井俊二指派。

这个柳井俊二的背景可不简单。柳井俊二出生于日本的外交和法律世家,毕业于东京大学法务部。他在日本外务省工作多年,曾在90年代陆续出任外务省次官,日本驻美大使等要职。

南海仲裁是阿基诺与美国的大错误,是美国方面的巨大误判

他在安倍晋三一进宫当首相时就是安倍的心腹,极力支持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在涉及与中国的领土争端中也是一个强硬派,对中国好感度极低,让这样的人主持“仲裁”,指派仲裁员,明显是不公平的。

不仅如此,这个所谓的“仲裁庭”还是有偿开庭的,可以接受原告的资金,菲律宾也确实全程为5位仲裁员支付了费用。

根据菲《马尼拉日报》事后的报道,菲律宾为这次“仲裁”花费了3000多万美元。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中国明确表示“南海仲裁”发结果不合法,不会接受。

南海仲裁是阿基诺与美国的大错误,是美国方面的巨大误判

但以美国,法国,澳大利亚,加拿大为首的部分西方国家,和以菲律宾,越南,泰国为首的部分东南亚国家却宣布支持仲裁,直到今天还拿着鸡毛当令箭,以此作为宣扬“中国威胁论”的依据。

当然,并非所有的国家和国际组织都站在菲律宾一边。大多数国家在这次仲裁中没有战队,而是呼吁双方保持克制,和平解决争端。

联合国也在“仲裁结果”出来后,于当年7月13日称这个“常设仲裁庭”与之没有任何关系。国际法院也持相同态度,表示和这个机构没有关系。阿盟和非盟则表示支持中国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的完整。

如此一个不合法的机构,用花钱收买的手段得出的结果,只能说是个天大的笑话。

南海仲裁是阿基诺与美国的大错误,是美国方面的巨大误判

3,形势今非昔比

阿基诺三世和美国推动的“南海仲裁”不仅没有在国际上得到预想中的一片支持,就连在菲律宾也没有被后继者接受。

在所谓南海仲裁结果出炉之前,阿基诺三世就已经干完了他的总统任期。接替他的是社会民主党人罗德里戈.杜特尔特。

杜特尔特与阿基诺三世不同,他明白菲律宾与美国是盟友关系,菲美关系很重要。但他也不止一次指出,中国对菲律宾也很重要,菲律宾要想发展经济,离不开中国的帮助。

南海仲裁是阿基诺与美国的大错误,是美国方面的巨大误判

因此,当南海仲裁结果出炉后,杜特尔特拼命降低仲裁在菲律宾的热度,淡化它的影响,称仲裁不会给菲律宾带来什么改变,而菲律宾在经济上唯一的希望就是中国。

当时,杜特尔特正忙着他的访华行程,他向中方释放一系列的善意,同意遵守2002中国与东盟诸国达成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搁置争议,与中国保持谈判和对话,而不是以仲裁结果为依据与中国对抗。

相应的,中国在当年也放宽了菲律宾劳工和农产品对华输出。

南海仲裁是阿基诺与美国的大错误,是美国方面的巨大误判

2021年5月,杜特尔特甚至讽刺道:“那只是一张纸,我会把它丢进废纸篓里。”言下之意是称南海仲裁的结果犹如一张废纸,对菲律宾毫无用处。

对于许多菲律宾政客寄希望于美国支持,与中国在南海死磕到底的主张,杜特尔特三番五次强调两国力量差距太大,这样做是自毁前程。

他在去年7月再次就南海仲裁发言说:“我该如何处理一份对中国没有约束力的文件呢?中国从未参与这场仲裁。实际上根本没有仲裁,因为只有菲律宾一方……我不想侮辱那些逼我做超出我能力范围之事的人。”

南海仲裁是阿基诺与美国的大错误,是美国方面的巨大误判

他同时告诫众人,如果菲律宾和中国开战,中国的导弹会在5到10分钟内,在菲国飞机起飞之前将它们摧毁。

正是因为杜特尔特没把南海仲裁当回事儿,做出了明智的抉择,中菲之间的经贸合作得到了极大的发展。2021年,中国已经取代美国,成为了菲律宾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国,同时也是菲律宾第二大出口市场。

不但如此,中国还承接了菲律宾政府的许多基建项目,如马尼拉大都会防洪工程,达沃-萨马尔岛跨海大桥,苏比克-克拉克高铁等,对菲律宾提高基建水平,发展经济,便利民众生活具有重要作用。

南海仲裁是阿基诺与美国的大错误,是美国方面的巨大误判

此外,我们还需要看到,当年阿基诺三世与中国纠纷的焦点黄岩岛,如今中国已获得了实控。阿基诺三世试图用黄岩岛为难中国的企图早已破产。

至于美国,其遏制中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在特朗普上台后便已被抛在一边,其试图拉拢菲律宾与中国对抗的企图以失败告终,这是奥巴马执政时巨大的战略失误。

不过,虽然如今中国与菲律宾的关系已经不像阿基诺三世时那样紧张,但也不能掉以轻心。

菲律宾新当选总统小马科斯在5月底曾表示,他会维护国际上对南海的仲裁结果,他不会容忍中国“践踏菲律宾的权利”。当然,小马科斯也同时强调了不会与中国开战的想法。

南海仲裁是阿基诺与美国的大错误,是美国方面的巨大误判

美国同样也没有放松对南海周边国家的拉拢。美国总统拜登前段时间出席东盟-美国特别峰会时承诺向该地区国家投资1.5亿美元。

在发给小马科斯的贺电中,拜登强调美国与菲律宾应该继续加强两国联盟,在安全和经济领域密切合作。

看来,美国并没有放弃拉拢菲律宾的政策,中美在南海的博弈,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持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