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厦大桥与“小三通”有何不同?柯文哲再酸台陆委会:选前、选后各一套

台湾“中时新闻网”报道,日前,台北市长柯文哲抛出兴建“金厦大桥”的主张,表示2016年时任台湾地区正副领导人的蔡英文与陈建仁曾谈及此政见。台湾方面陆委会却用两岸关系的变化来反驳此事。

台湾方面陆委会称,现在的两岸关系已和过去推“小三通”的时空背景不同。柯文哲反酸,民进党每次讲不过人家就说时空背景不同,“我知道为什么不同,因为选前一套、选后一套”。

柯文哲提议厦金大桥,戳中民进党“反中”死穴

近期,台北市长柯文哲提出兴建厦金大桥,将这一金门民众期盼多年的计划拉回到公众视线。当众多金门人士和岛内网友纷纷为该计划点赞之时,民进党上下却“炸了窝”。相关单位、媒体及网军一窝蜂地对柯文哲大肆围攻。

台湾陆委会21日声称,厦金大桥是大陆基于“统战”思维的单方面设想,目的是模糊金、厦界线,进而让金门成为大陆福建省的一部分。陆委会还声称大陆主张厦金融合发展是意图“矮化”台湾,严重威胁岛内安全。陆委会反问柯文哲,政治人物岂可无视当前两岸情势及问题而刻意扭曲当局政策,甚至附和对岸的主张?

紧接着,22日,民进党“立法院”党团干事长郑运鹏召开记者会称,厦金大桥的政见看起来像是柯文哲迈向2024年大选的起手式,厦金大桥就是他通往选举的“政治大桥”,是“哗众取宠”。

柯文哲作为岛内政治人物,在提出兴建厦金大桥议题时有选举考量,这是毫无疑问的;但这并不能成为打柯的理由。因为兴建厦金大桥符合金门民众需求和意愿,将给金门老百姓生活品质和当地社会经济发展注入新鲜活力,提供不竭动力,让金门分享到大陆发展的红利与福利。这既是善政,也是德政,难道不正是那些要参与选举的政治人物,最应该提出来的政见吗?

另外,当前两岸关系紧张,根源是民进党当局无视一个中国原则,拒不承认“九二共识”。既然有僵局,既然台陆委会声称不要“无视当前两岸情势及问题”,那么民进党当局更应该正视问题,提出化解僵局、恢复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主张和办法。柯文哲所提兴建厦金大桥一事,完全可以成为两岸交流合作、融合发展的典型案例,甚至成为两岸春暖花开的转折点,让两岸战云散去,共享和平,共同发展。这何错之有?

无论从金门当地人利益福祉考虑,还是从化解两岸关系僵局出发,民进党都毫无理由对兴建厦金大桥说三道四。任内完成两岸通水工程的前金门县长陈福海表示,和平稳定的两岸关系是重中之重,金门一直是两岸互动的重要枢纽,“一座以经济、民生为出发点的桥梁,不仅能衔接金厦小两岸,也能替台湾搭起无形的情感联结,不仅该做而且要加速规划”。金门县议长洪允典则指出,厦金大桥的兴建有助于“厦金生活圈”形成,可以创造金门稳定两岸和平的特殊价值,也是金门走向世界的最佳途径。

更为讽刺的是,包括蔡英文、陈建仁等民进党政客也曾支持过这一主张。曾代表民进党参选金门“立委”的陈沧江,提出过评估厦金大桥、厦金捷运及厦金观光缆车等多项政见,均被蔡英文列为共同政见。2016年,时任台湾地区副领导人的陈建仁还曾在金门表示,“民进党深知这座跨海大桥对金门的重要性”。如今柯文哲“旧事重提”,民进党为何非要“跨越时空自打脸”?

归根结底,是因为民进党害怕金门好,尤其害怕金门因两岸融合发展变得更好。这是民进党“反中”“抗中”策略的死穴。如果更多台湾民众亲眼看到金门人因两岸融合而安居乐业,繁荣发展,民进党还怎么靠“反中”“抗中”骗选票?

这才是民进党上下全力打柯的真正原因,这才是心无民生福祉,只有选举考量的“绿色独裁”政党的真面目。但反过来看,民进党当局越是“跳脚”,越是胡搅蛮缠恶意攻击,越能证明兴建厦金大桥对于促进金门发展、改善两岸关系的积极作用。

要安全、要发展、要过好日子,是广大台湾同胞的共同愿望,当然也是金门乡亲的奋斗目标。民进党为一党私利阻挡厦金大桥建设,持续操作“反中”,就是在反包括金门人在内广大台湾同胞的好日子,就是在反安全、反发展。有马祖前“立委”呼吁民进党放弃“仇中”,强调兴建厦金大桥是金门人的“钢铁意志”,一定要用善念仁心共同努力推动两岸和谐。

厦金大桥受热议,民进党应趁此机会深刻反思和检讨错误的“反中”“抗中”路线,思考如何用增进民生福祉、让台湾民众受益的正确方式,赢得民众支持;如果一味沉溺于“仇恨动员”,激化对立,民进党这只贼船,迟早要被民意潮水所倾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