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焕升:中国空军空袭日本第一人,缘何把炸弹换成纸弹轰炸?

徐焕升:中国空军空袭日本第一人,缘何把炸弹换成纸弹轰炸?

徐焕升

5月的汉口热得像个大火炉,1938年5月19日15时23分,两架B-10马丁机顶著午后的阳光,从湖北汉口王家墩机场起飞。1403号机由中国空军第14中队队长徐焕升驾驶,苏光辉为副驾驶,刘荣光为领航员,吴积冲为通讯员;1404号机由第8大队第19中队副队长佟彦博驾驶,蒋绍禹为副驾驶,雷天春为领航员,陈光斗为通讯员。

中国战场上面对日本的优势兵力,中国部队节节败退,面对此种局面,为振奋民心士气,有人提出派空军远征日本。这个计划对空军是一项重大的挑战,空军需要谨慎的思考。

徐焕升:中国空军空袭日本第一人,缘何把炸弹换成纸弹轰炸?

B-10马丁轰炸机

首先是距离,从宁波到日本九州八幡市的距离是980公里,到日本的佐世保市是864公里,是最短的航程。最后确定从宁波到日本九州北部的福冈、佐世保、佐贺、长崎等地。其次是机型,当时国民政府空军的远程轰炸机有俄制的TB-3重型轰炸机6架,以及美国的B-10马丁机9架。B-10的航程是1240公里,最大时速为343公里,往返时间为6小时;TB-3的航程为2000公里,最大时速为250公里,往返需要6小时50分。

从航程与速度来考量,最后选定B-10。每架B-10的载弹量为1.25公吨,由于远ni程轰炸机数量有限,轰炸效果有限,如何以有限的兵力达到最大的效果,于是一个替代方案被提出来,以纸弹替代炸弹,纸弹即宣传单,这样要来得更有意义。这次轰炸称为纸片轰炸或人道远征。

为使B-10能顺利执行任务,将炸弹舱改成一个大型油箱,以增加航程,并在沿海选择宁波为前进基地;挑选3个机组人员在四川成都的凤凰山基地进行1个月的夜航训练。

空军没有海上远程飞行的经验,而且又是夜间飞行,夜间飞行没有天地线可供校正。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建议,聘请1位美国飞行员执行此项任务,这位美国飞行员索价10万美金,以当时的币值而言,是一笔很大的数目,于是决定派中国飞行员执行此项任务。面对此项艰巨的任务,空军由上到下,包括出勤的机组员,都认为这是个存活率极低的任务。

徐焕升:中国空军空袭日本第一人,缘何把炸弹换成纸弹轰炸?

两架马丁机从汉口王家墩机场起飞后,向南直飞,避开长江沿岸日军据点,转经南昌、衢县,于17时55分抵达宁波社栎机场加油。23时30分,在没有人送行的情况下,两架飞机起飞,为避免暴露行踪,飞机关闭座舱灯与航行灯。

徐焕升交待陈光斗拍发第一通电文:“职谨率全体出征人员,誓以牺牲之决心,尽最大努力,完成此非常之使命!”大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气慨。

这是中华民国空军首度夜间跨海远程飞行。两架马丁机在东海上空,以3千米高度,朝800多公里外的日本长崎飞去,这是段海上漫长而漆黑的摸索飞行,他们依赖广播电台的电波来校正航向以及了解天气状况。凌晨2时20分,远方出现地平线,这是令他们振奋的消息,表示他们的飞航是正确的。

2时45分,以3500米的高度进入九州熊本上空,下面灯火明亮,再飞抵久留米市上空,地面依旧灯火明亮,飞机向北作大圆弧飞行,飞抵福冈上空时,地面一片漆黑,说明日本发现有状况,进行灯火管制,再经过佐贺,从长崎附近出海。两架飞机共撒下100多万份宣传单。

5月20日8时40分,1404号机在江西玉山降落;9时24分,1403号机在江西南昌降落。两机加油后再次起飞,于11时13分,降落在汉口王家墩机场,圆满达成任务。此时,各界人士数千人在机场欢迎,飞机降落时,掌声雷动,非常热闹。较1942年4月,美国詹姆士.杜立德将军轰炸日本要早4年。

徐焕升:中国空军空袭日本第一人,缘何把炸弹换成纸弹轰炸?

第二天早上,日本熊本一带居门打开门,看到地上都是纸片,上面印著《告日本国民书》、《告日本工人书》等字样。这些宣传单让日本警方忙了一段时间,他们不知道这些纸片来自何处,将纸片拿去化验后,从纸张的成分知道,这些纸张都不是产自日本,但又不敢相信这些纸片来自中国,于是,他们采取封口令,禁止民众谈论这件事。

隆隆的机声宛如一声春雷,震动着日本帝国大东亚共荣圈的睡梦;中国的飞机翱翔在日本领空,说明中华空军也有能力在日本领空飞行。

外国人认为这是示弱的表现。中国人认为,中国的能力有限,所能使用的飞机有限,若使用炸弹,效果有限,宣传单的效果比炸弹佳,所以使用宣传单。这是文化背景不同而造成不同的观点。领队徐焕升退居台湾后,曾出任空军总司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