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豐富煤炭資源 澳大利亞卻面臨缺電危機,今年過冬已成難題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澳大利亞是礦產資源豐富的國家,全球第三大煤炭和天然氣出口國,然而即使擁有如此豐富的煤炭資源,如今澳大利亞卻面臨大範圍停電、缺電危機。

據環球網報道,澳大利亞能源部長克里斯·鮑文警告稱,目前澳大利亞面臨嚴重的電力短缺問題,預計在全國6個州中,有5個州將出現電力供應不足,其中包括人口較多的兩個州——新南威爾士州和維多利亞州。

在新聞發布會上鮑文呼籲,澳大利亞人民需要節約用電,在保障基本供暖的需求上,儘可能不使用大功率電器,關閉多餘的電燈,尤其是在晚上6點到8點的用電高峰期。

目前澳大利亞能源調度中心(AEMO)已經接管了全國電網運營,暫停電力市場現貨交易,對電力價格實施管控,以求保障電力供應。能源調度中心表示,他們正在與澳洲電力供應商進行談判,敦促其增加發電量。

澳大利亞能源安全委員會也出台了最新法案。這份法案規定,澳大利亞政府將根據電力供應商的發電容量支付報酬,發電量越高,供應商能拿到的報酬越豐厚。澳大利亞政府需要電力供應商盡最大努力保證全國電網平穩運行。

澳大利亞能源安全委員會稱,在清潔能源發電技術成熟前,目前煤炭和天然氣發電廠還不能完全退出澳洲電網,但是各州擁有是否保留煤炭和天然氣發電廠的最終決定權。

不過澳大利亞電力供應商並不滿意政府出台的舉措。由於澳洲能源調度中心將電價定在每兆瓦300澳元,這個價格比日常電價低了一半。大量供電企業認為,發電量越多,虧損越大,這是在「賠本做生意」。因此澳大利亞的電力供應量不增反降,僅昆士蘭州和新南威爾士州依然存在2000兆瓦的電力缺口。

澳大利亞的礦產資源儲備豐富,在碳氫化合物生產和加工領域處於世界領先地位,一直以來澳大利亞人對國家提供的低能源價格引以為豪,那麼現在澳大利亞為什麼會面臨如此嚴重的電力危機?

首先要從澳大利亞的能源產業說起。眾所周知,澳大利亞擁有世界級的礦產資源儲備,其中探明的煤炭產量約1470億噸,每年可向境外出口2億噸煤炭,是僅次於印度尼西亞的煤炭資源出口國。

因此澳大利亞的能源產業總附加值為500億澳元。圍繞着能源產業,澳大利亞創造並維持了9.8萬個工作崗位。從能源產業鏈延伸下去,每個工作崗位都會產生10個額外的就業機會,這其中就包括澳大利亞煤炭和天然氣發電廠。

在2020至2021年間,澳大利亞約80%的電力來自化石燃料,其中煤炭約占60%,而澳大利亞的電力消耗是世界平均水平的3倍,二氧化碳排放值是全球平均值的3.5倍,也是全球最大的人均碳排放國之一。

而澳大利亞的化石燃料發電廠一直飽受歐美國家的批評,所以實現能源轉型,減少碳排放成為澳洲政府的迫切需求。早在2011年澳洲政府計劃將南澳大利亞州作為可再生能源和清潔能源發電的試驗場。2021年11月澳大利亞政府宣布,太陽能發電板和風力渦輪機已經覆蓋整個州,該地區實現零碳排放發電的目標。

在一個人口不超過170萬的州取得初步成功的鼓舞下,澳洲政府無視需要重複試驗的事實,直接鼓勵關閉整個大陸的燃煤電廠。

澳大利亞有三分之二的發電廠依賴煤炭發電,然而僅在2021年年底,在澳洲東部各州大型煤炭發電廠中,有25%的發電站以陳舊和運營不穩定的藉口被迫關閉。

2022年2月,澳大利亞能源巨頭Origin Energy向國家能源調度中心提交申請,該公司將於2025年關閉全國最大的易拉林煤炭發電廠,這座發電廠年發電量為2880兆瓦,占南威爾士州所需能源的20%。發電廠關閉後,Origin Energy將在原址上修建700兆瓦的巨型電池。目前澳大利亞全國僅剩16家煤炭發電廠,其中7家將於2035年關閉,剩下的計劃於2051年關閉。

澳大利亞的新能源變革實驗本應該持續很長時間,但是2022年世界秩序的變化和澳洲新政府組閣把原本的實驗進度打亂了。

由於俄烏衝突和對俄制裁引發的能源危機不僅籠罩着歐盟和美國,作為能源市場關鍵角色的澳大利亞也不能例外。澳大利亞是全球最大的天然氣和煤炭出口國之一,與其他能源大國相比,澳大利亞的天然氣儲量並不豐富,但出口份額極大,2021年出口了8023萬噸,比卡塔爾的天然氣出口量高240萬噸。

俄烏衝突爆發後,全球能源供應鏈受到衝擊,儘管澳大利亞暫緩了煤炭和天然氣出口,但依然滿足不了國內供電企業的需求。為此澳大利亞啟動了5個天然氣進口項目,打算修建液化天然氣接收站和儲存罐,但澳洲能源公司Viva Energy表示,他們向挪威生產商下的訂單已經被德國撬走了,該公司負責人奧尼爾稱,他們仍在與挪威生產商談判,但「歐洲發生的事情總會推遲澳大利亞的機會」。

除了清潔能源新政和全球能源危機外,澳洲政府的內部矛盾也加劇了本國的能源危機。

2022年澳大利亞新總理阿爾巴內塞依靠綠黨的支持在政府換屆大選中獲勝,澳洲綠黨也在議會選舉中獲得創紀錄的席位——上院12席,下院4席。作為回報,阿爾巴內塞宣布支持綠黨的政策:將禁止開發新的煤礦、推廣新能源汽車、加快化石燃料企業轉型,以及在2030年前實現零碳排放。

顯然,阿爾巴內塞和綠黨與澳大利亞能源部門所面臨的災難是脫節的。

澳大利亞資源部部長瑪德萊娜公開反對綠黨的政策:儘管重啟燃煤發電廠是重走老路,但這是解決東海岸電力危機的唯一方法。目前東海岸30%的燃煤發電廠因為不可預見的原因被迫關閉,現在政府需要煤炭公司和電力企業立即修復他們的發電廠,恢復運行。

17日阿爾巴內塞終於作出讓步,對瑪德萊娜表示支持。阿爾巴內塞稱,在過去十年,沒有什麼能阻止澳大利亞建造燃煤發電廠,只是因為它們不如新能源清潔、便宜。同一天澳大利亞反對黨——自由黨領袖彼得·達頓表示,他依然相信可再生能源將解決地球上的所有問題,但這種判斷與科學無關。

此外,近些年極端天氣頻發從側面加劇了澳大利亞的能源危機。2022年3月新南威爾士州和昆士蘭州爆發嚴重洪災,當地兩座煤礦因洪水減產。

寒流也是電力短缺的另一個導火索。從6月份開始,寒流突襲,澳大利亞迅速進入冬季,此次降溫打破紀錄,居民用電取暖的需求大幅度增長。但澳洲東海岸四分之一的火電廠要麼維護、要麼關閉,或者因為故障無法使用,供電缺口達到4000兆瓦。

澳洲能源委員會主席麥納馬拉表示,停運的火電廠將在數月里陸續恢復,到時候電力問題將會緩解。不過他也承認,目前沒有能立即緩解供電緊張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