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個月還將加息75個基點?美聯儲官員齊齊發聲:不惜一切降通脹

6月的利率決議剛過去不久,噤聲期結束的美聯儲官員們已開始為下個月的決議造勢。

周末,美聯儲理事沃勒表示,如果經濟數據符合他的預期,他 將支持在美聯儲7月會議上再次加息75個基點

沃勒在達拉斯舉行的計算經濟學協會會議上說:

「美聯儲正在『全力以赴』重建物價穩定。」

比較鴿派的亞特蘭大聯儲主席博斯蒂克上周五也表示:

「美聯儲正在打擊通脹,將盡其所能把通脹恢復到更正常的水平,即2%。美聯儲將不惜一切代價實現這一目標。」

而就在三周前,博斯蒂克曾警告,不要過快加息,並稱美聯儲可能需要在9月暫停收緊政策以評估經濟。如今,博斯蒂克一改此前的態度,支持美聯儲上周大幅的加息,且表示政策需要更加有力。

明尼阿波利斯聯儲主席卡什卡利上周五在一篇文章中也表示,支持上周的利率決定,並可能支持7月份再次進行類似規模的加息,但他補充稱,美聯儲需要謹慎。卡什卡利說:

「在7月的會議之後,謹慎的策略可能會是繼續加息50個基點,直到通脹率下降到2%。」

另外,美聯儲在提交給國會的貨幣政策報告中表示,FOMC致力於恢復價格穩定,這是維持強勁的勞動力市場所必需的、是無條件的。

上周,美聯儲在決議上加息75個基點至1.5%-1.75%的範圍,這是自1994年以來首次以這麼大的幅度加息。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稱,直到有明確且令人信服的證據表明,通脹正在減弱,美聯儲才會暫停加息。他還表示,美聯儲可能會在7月的會議上再次加息50個基點或75個基點。

而唯一投出反對票的堪薩斯城聯儲主席喬治也給出了原因:加息75個基點加上縮表,給前景帶來了不確定性。喬治在上周五的聲明中表示:

「美聯儲調整政策利率的速度很重要。政策變化對經濟的影響滯後,而重大而突然的變化可能會讓家庭和小企業在進行必要的調整時感到不安。」

不過,喬治也強調,她同意FOMC降低通脹的目標:

「在高通脹和緊縮經濟的情況下,繼續取消寬鬆政策的理由很明確。通脹在過去一年開始上升,並沒有顯示出任何有意義的減速跡象。」

點陣圖顯示,官員們預計,到12月利率將升至3.4%,到2023年底將升至3.8%,這將是自2008年初美國經濟處於金融危機風口浪尖以來的最高水平。經濟學家表示,如此急劇的增長可能引發經濟衰退。

分析指出, 報告使用「無條件」一詞以及博斯蒂克使用「不惜一切代價」一詞,表明美聯儲願意冒經濟下滑的風險以避免通脹失控。

沃勒也表示:

「我不在乎是什麼導致了通貨膨脹。通脹太高了,我的工作就是把它降下來。更高的利率和美聯儲的加息速度,將對所有行業的需求造成下行壓力。」

關於人們對經濟衰退的擔憂,沃勒稱這有點誇大其詞:

「也許我們必須在六個月到一年的時間內低於趨勢增長,這沒關係;也許失業率必須上升至4%、4.5%,我認為會是4%到4.25%。而現在美國正經歷40年來未有過的高通脹,這是你必須擔心的,最重要的事情。」

克利夫蘭聯儲主席梅斯特周末也表示,美國通脹率需要兩年時間才能降至美聯儲2%的目標:

「美聯儲致力於使用我們掌握的工具來控制通脹,並將其恢復到2%——這是目前經濟中的第一大挑戰。我們不會立即看到2%的通脹率。這將需要幾年時間,但通脹會向下移動。」

另外,梅斯特重申,並未預測經濟會出現衰退,但她也表示,美聯儲在加息方面的滯後損害了經濟:

「衰退風險正在上升,部分原因是貨幣政策應該更早地轉向。經濟增長確實放緩到略低於趨勢增長。這是可以接受的。」

美聯儲在金融危機期間採取了迅速而積極的貨幣政策行動,以遏制經濟和金融損失,並在2020年3月疫情蔓延時迅速轉為寬鬆:將利率降至接近零,增加大規模債券購買並實施一系列緊急措施,以遏制金融市場的恐慌。沃勒表示:

「這些行動第一次是發生在十年前,有充分的理由認為這樣的政策反應可能不再是令人驚奇的;未來的衰退,即使是最典型的那種衰退,也可能需要美聯儲再次轉向過去兩年的激進政策。」

因此,沃勒表示,從經驗中吸取教訓很重要。他也承認,美聯儲的確像有些人批評那樣,在開始政策正常化方面進展緩慢。沃勒將此歸咎於政策制定者在開始縮減購債上制定了過於嚴格的標準,這也推遲了加息進度。沃勒稱:

「美聯儲要求在最大就業方面取得實質性進展之後再開始收緊政策,有些人可能會批評這樣做未能在最佳時間範圍內開始加息。但如果美聯儲再次面臨這些挑戰,我們現在擁有了只有經驗才能帶來的額外洞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