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地理位置太牛 一條海峽吃定中俄歐!但左右搖擺易玩火自焚

土耳其當地時間6月13日6時38分,中國能建設計承建,上海電力投資的土耳其胡努特魯燃煤電廠項目在順利完成一整套試運試驗後,該廠2?0兆瓦燃煤電廠工程1號機組首次併網一次成功。作為「一帶一路」倡議在土耳其的核心項目,此次併網成功對土耳其意義極為重大,預計今年11月建成投產後年發電量將高達90億千瓦時,占土耳其年發電量的2.7%左右。

然而面對於「一帶一路」倡議帶來的巨大利好,土耳其卻始終處於搖擺不定的狀態,似乎想  憑藉着自身特殊的地緣優勢,在全球政治博弈中撈取更多政治資本

,並藉此成為具有世界影響力的大國。然而此舉風險極高,頗有玩火自焚的味道。

一、土耳其大國博弈資本豐厚

作為連接黑海與地中海的唯一海上通道,土耳其海峽被稱為「天下咽喉」,而這麼一條海上通道恰好被土耳其掌控,這令其擁有了十足的底氣與籌碼。

這條海峽最為突出的價值之一就是航運。統計顯示,2020年,僅伊斯坦布爾海峽總共有約38404艘輪船通過,貨運量極大,因此  土耳其海峽也被稱為是世界上最繁忙的航道

,對此2021年,土耳其海上貿易辦公室一度還對外發出警告,聲稱繁忙的航運已嚴重影響了這條水道的安全,運輸噸位已達到非常危險量級。

而從貨運清單來看,通過土耳其海峽的主要貨物類型為能源,統計顯示2013年每天約有290萬桶石油流經土耳其海峽,其中約70%為原油和石油產品;雖然到2016年這一數字有所下降,每天只有約240萬桶/天的原油和石油產品流經該海峽,但這一數字背後石油流向卻更需引人注意。

從貨輪走向來看,  該海峽的石油多數都運往了西歐和南歐

,雖然這一數字尚不至於對歐洲帶來顛覆性影響,但如果土耳其掐斷這條海峽,歐洲地區的能源運輸也必將遭受嚴重打擊。因此表面是能源,背後卻是不可忽視的戰略意義。在全球貿易日益發達的今天,憑藉着這麼一條航道,令土耳其在大國博弈中積累了一定的原始資本,也正是這一原因,讓土耳其在整個北約中擁有了特殊的地位以及舉足輕重的意義。

2.一條海峽困死俄軍

▲土耳其外長恰武什奧盧的表態對俄羅斯予以了充分支持

6月3日,土耳其外長恰武什奧盧表示,  考慮到俄羅斯的感受以及在俄烏衝突中土耳其所承擔的調停者角色,早前部分計劃中的北約演習,土耳其已決定將其推遲或取消

。對於土方這一表態看似是對俄羅斯予以了充分的照顧,但實際上,這背後也體現了對俄方的戰略性制衡。

首先,土耳其方面給出推遲或取消相關演習的依據為《蒙特勒公約》限制,該公約明確賦予了土耳其監管博斯普魯斯海峽和達達尼爾海峽的權利,允許土耳其在自身安全受到威脅或者戰時,關閉海峽,禁止敵對國艦隻通過,限制其他過國家艦隻通過。而即便是對於通過艦隻,也有噸位限制,在黑海停留的艦隻總噸位不得超過3萬噸。這種限制下北約想通過該相關海峽,前往黑海舉行大規模演習,確實不具備可行性。

從表面上來看,土耳其是限制了北約的相關行動,以免進一步刺激俄羅斯,但這是一把雙刃劍,從另一個層面來看這對俄羅斯也同樣是限制。2月24日,俄羅斯決定對烏克蘭發動特別軍事行動,而到了2月27日,土方表示將以透明的方式執行《蒙特勒公約》,這被  外界解讀為土耳其將禁止俄軍艦通行

,雖然土方後期態度曖昧,實際執行過程模稜兩可,甚至還一度表示  「海峽關閉前抵達烏克蘭附近的俄方軍艦,仍有權通過博斯普魯斯海峽返回其位於黑海的母港」

但這種表態只是土耳其在北約與俄羅斯之間搞平衡之術,一旦土耳其做出一邊倒的決定,徹底倒向北約,切斷俄軍黑海艦隊的出海通道,彼時俄黑海艦隊的處境將極為難堪。而從此次俄烏衝突中俄軍的表現來看,有理由相信  俄黑海艦隊是無法打破土耳其這種海上封鎖

,除非動用戰略性武器。也正是這一先天優勢,讓土耳其在面對俄羅斯時都擁有了談判底氣。

3.第三亞歐大陸橋土耳其掐着命脈

歐洲、俄羅斯,土耳其都有談判籌碼,而對於中國,別看距離遠,但也着實是令我國有所擔憂。在「一帶一路」倡議中,中國一共打造了六條經濟走廊,而這  六條中與土耳其密切相關的只有中國—中亞—西亞經濟走廊

,作為這條經濟走廊的結尾,土耳其安卡拉以及伊斯坦布爾成為組成部分。但需要特別注意,這條經濟走廊到土耳其就截止了,並沒有向西歐繼續延伸,多少有些出人意料。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並非是土耳其無法延伸,更不是因為戰略地位不重要,反而是因為過於重要。

早在「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之前,  曾有專家學者提議建立一個第三亞歐大陸橋

,從而更好、更便捷的連接與西歐各國。為此在2007年,在雲南昆明還曾召開過「構建第三亞歐大陸橋專家論壇」,而在這條新的亞歐大陸橋上,土耳其就是核心中的核心。根據構想,首先以深圳港為起點,昆明為樞紐,隨後途徑緬甸、印度、巴基斯坦、土耳其等國家,最終抵達位於歐洲荷蘭鹿特丹港口。預計第三亞歐大陸橋至少要橫貫亞歐21個國家,一旦建成,將全面加強與沿線各國的經貿聯繫,特別是與歐洲各國。

然而設想雖好,實現起來難度卻極大,除了涉及國家眾多,貨物進出口複雜,延長運輸時間等一系列客觀因素外,  土耳其這一不穩定因素也成了實現該目標最大障礙

。按照構想,第三亞歐大陸橋將通過土耳其進入歐洲,同時還將通過土耳其延伸出另一分支,一直延伸到非洲東北部的埃及,並途徑敘利亞、以色列等國。

從這點來看土耳其完全掌握着第三亞歐大陸橋的命脈,這種「賭注」需要極大勇氣,哪怕短時間內土耳其同意了這一構想,可一旦中土關係破裂,或土耳其以此相要挾,其帶來的負面影響都將是毀滅性。正因看透了這一點,在「一帶一路」倡議中,雖然我們沒有放棄土耳其,但顯然出於戰略安全考量,還是對這個國家有所顧慮。

二、火中取栗,小心雞飛蛋打

從上述三點來看,國土面積並不算大的土耳其依然夠憑藉着自己得天獨厚的地緣優勢在中俄歐三方左右平衡,並試圖將本國利益最大化,不得不佩服土耳其領導者的勇氣與膽量。但還是那句話,  這種火中取栗的方式風險極高,極容易雞飛蛋打

,而這種風險簡單來說有兩方面:

1.左右逢源沒有源

。正如前文提到的,土耳其實際上是希望通過這種方式讓本國利益最大化,讓中國、俄羅斯以及整個西方國家都來拉攏土耳其,並以此開出極高價碼以及豐厚條件。然而從現實來看,土耳其胃口過大,各方都難以滿足其要求。在此情況下,與其受制與土方,不如繞道而行,雖然短期內可能會增加成本,但從長期來看無論是安全性、可靠性還是穩定性都要比將「賭注」壓在土耳其身上強得多。

▲去年7月中土外長會晤

正如「一帶一路」倡議,雖然土耳其也是其中一環,但這一環的重量斷然比不上第三亞歐大陸橋中的分量,無論是貨物運輸量,還以戰略意義都相差甚遠,而這就是土耳其一手造成,左右逢源最終沒有源。

2.反覆橫跳易遭滅頂之災

。這點主要是針對俄土之間,從近年來俄羅斯與土耳其的整體外交關係來看,還算是比較穩定,在部分領域土耳其還頗為傾向於俄羅斯,尤其是在俄烏衝突問題上。但俄土關係緩和也是由一系列客觀因素所推動,比如美國在F-35項目上的制裁,但最核心的還是  土耳其妄圖利用這一伎倆要挾美國,以此獲利

▲2015年土耳其擊落俄軍蘇-24

如果把時間稍往前推,2015年11月,土耳其可是曾直接擊落了一架俄軍蘇-24戰鬥機,原因不外乎是兩國在敘利亞問題上出現嚴重分歧所導致。而如果從歷史角度來看,從1676年-1922年,俄土共發生12次戰爭,因此  現階段俄土關係屬於典型的面和心不和

,未來一旦美國滿足了土耳其相關利益要求,埃爾多安隨時可以拋棄俄羅斯,而這種反覆橫跳的結局無需多言,遭受滅頂之災也只是時間問題。

對於此次胡努特魯燃煤電廠項目併網成功,確實是中土兩國合作又一里程碑事件,對此希望土耳其政府足夠珍惜,足夠珍視。  中國人講誠信,更看重誠信

,我們不願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更希望土耳其不要成為那個「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