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賠了6億美元,幽怨目光又對準中國

看了一下,很有意思的,澳大利亚最终认怂了,大出血赔了6亿美元;更关键的,是澳大利亚的态度,幽怨的目光又对准了中国。

为什么要赔?

就是因为去年的潜艇危机——澳大利亚与美国、英国组成AUKUS,第一件事就是撕毁和法国的潜艇合同,不再让法国建造常规潜艇,转而美英为澳研制和制造八艘核潜艇。

常规潜艇不要,一定要核潜艇,针对的谁?

你懂的,咱们也不必多说。

但法国却气得要吐血。

要知道,法澳潜艇合同总价值约在400亿美元(这还是2016年数据,现在估计在600亿),被认为是马克龙的重大外交成就,哪知道突然被美国和英国截胡,世纪合同也成了世纪失败。

法国跳脚痛骂:美英澳你们是背后一刀。

法国愤怒取消了和英国的国防谈判,在法国的强力推动下,欧盟也推迟了和澳大利亚的自贸谈判,用法国人的话说,“与一个我们不再信任的国家进行贸易谈判,当作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这是不可想象的。”

此外,法国还前所未有地召回了驻美国和澳大利亚大使……

法国被认为是美国最悠久的盟友,200多年来,这还是法国第一次召回驻美大使。

拜登上台后,口号是“美国回来了”。法国人终于恍然大悟,什么美国回来了,原来是美国回来抢法国人大单了。

最后,拜登亲自做工作,向法国表达歉意,并“告诉”法国人:我们也是被澳大利亚人骗了,他们告诉我们,跟你们的潜艇合同早就拉倒了,所以,我们才提供核潜艇的……

在法国和澳大利亚之间,美国选择还是把澳大利亚先卖了。以至于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当时就在网上痛骂莫里森:

所以,我们有一位澳大利亚总理,认为可以误导美国总统。莫里森不计后果,让我们的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越来越危险,是时候让他出局了。

莫里森百口莫辩,今年澳大利亚选举,果然他也下台了。但这个烂摊子,该怎么收拾?

只能是赔钱。

新总理阿尔巴尼斯赔钱。6月11日,阿尔巴尼斯在悉尼宣布,澳大利亚政府已与法国军方造船企业达成协议,澳大利亚同意赔偿法方5.55亿欧元,约折合5.8358亿美元。

唉,澳大利亚一艘潜艇还没拿到,倒是先真金白银赔了近6亿美元。

但阿尔巴尼斯感觉大舒了一口气。他说,这个解决办法是公平公正的,“赔偿金额最初高达55亿澳元(折合39亿美元),经过谈判后达成最终数字。这笔赔偿仍然代表着一个总是夸夸其谈、但执行不力的政府造成的巨大浪费,该政府将被铭记为澳大利亚联邦成立以来最为浪费的政府。”他还说:“我和马克龙总统进行了多次讨论。我感谢他参加了这些讨论,感谢我们能够通过友好的方式重建和改善澳法双边关系。”

赔了这么多,还要感谢法国,澳大利亚这个冤大头当的。

但更有意思的,是阿尔巴尼斯下面这句话:“鉴于我们面临的区域和全球挑战的严重性,最为重要的是,澳大利亚和法国必须再次团结起来,捍卫我们共同的原则和利益。”

什么意思?

看到有西方媒体这样解读:这一纠纷得到解决,有助于恢复澳大利亚和法国两国友好关系,共同应对中国威胁铺平了道路。

真是让人呵呵了。

但这个观点也不新鲜。事实上,早在莫里森政府时期,对于法国的不依不饶,时任澳大利亚国防部长的达顿,就公开“劝告”法国:你们应该抛开潜艇合同的“伤痛情绪”,我们一起专注应对中国。

现在,钱也赔了,法国你气也消了,我们可以手拉手对付中国了吧。

最后,怎么看?

还是粗浅三点吧。

第一,什么盟友,其实都是利益。

法澳的世纪合同,最后变成了世纪欺骗。法国人应该也算看透了盎格鲁-萨克逊人的算计,英国闹着要脱欧,现在美国又来撬法国大单。什么盟友,其实都是利益。什么契约精神,利益面前统统不作数。所以,法国才不依不饶,逼得澳大利亚最终只能认怂,赔钱6亿美元。不让澳大利亚出点血,法国这口恶气从哪里出?

第二,最终结果,果然是澳哭死。

美英澳机制,缩写是AUKUS,但结果正如我们所预料的,果然是“澳哭死”。一艘潜艇还没拿到,就先赔了6亿美元,还挨法国、欧盟各种挞伐。更关键的是,6亿美元赔偿可能只是初步的,按照阿尔巴尼斯的说法,可能最终损失在24亿美元左右。唉,可怜的澳大利亚,你到底是想对付中国呢,还是在当冤大头呢?

第三,我们要沉着,更要冷静。

澳大利亚脸也被打了,钱也赔了,美国还在旁边撮合,法国和澳大利亚大概率又会相见欢。西方毕竟是西方,胳膊肘肯定不会往外拐,有些时候还很能搞同气连枝,这一点,我们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

但潜艇危机也再一次告诉我们:以意识形态划线,打造所谓民主同盟、价值同盟,在国家利益面前,最终必定是不堪一击。不然,法国也不会愤怒召回大使,美国和英国也不会各种赔笑,澳大利亚更不得不认怂赔钱……

这个世界,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有的只是永远的利益。

阴谋与背叛,眼光很幽怨,我们习惯就好。沉着,冷静,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对我们来说最重要。

至于澳大利亚,真搞不清楚,到底是为了什么?赔了夫人又折兵,这样擅长的事情,你不妨再多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