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伊多在佩洛西眼中,從「有勇氣的人」變成「他是誰」

「你怎麼看瓜伊多沒有出席美洲峰會?」

提這個問題的是委內瑞拉出身的「自由派」記者卡拉·安哥拉(Carla Angola);回答問題的是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這是前不久美洲峰會上,讓現場所有人都覺得尷尬的一幕。事實上,佩洛西確實沒有打算討論瓜伊多,因為記者隨後解釋了瓜伊多的身份,是美國「欽定」的委內瑞拉「總統」,但是佩洛西說她只想討論在場的人,而在場的是美國總統拜登。

佩洛西真的不認識瓜伊多嗎?就在2020年2月份,被請到華盛頓的瓜伊多,曾經與佩洛西舉行了會晤,隨後共同出席了記者會;當時佩洛西稱讚瓜伊多「是一個有勇氣的人」——短短兩年,這個「勇士」就成了一句「誰?」

這可真是「八十老太對四十小伙始亂終棄」哈——想當初,瓜伊多風光無限,以美國人封的「總統」頭銜,到處代表委內瑞拉出席國際會議;如今落得吃飯都要被路過群眾趕走的地步。當年跟貴人談笑風生,如今貴人相聞不相識,這就是給華盛頓做狗子的下場。

這段視頻在網絡上流傳後,引來了不少網友的吐槽;有人說,看樣子現場只有這位記者安哥拉還記得瓜伊多。其實這也是應該的,因為有媒體披露,安哥拉雖然號稱「獨立的自由記者」,但事實上她與瓜伊多資助的一些反對派人士交往密切,所以瓜伊多是這位記者事實上的金主。

當初華盛頓開始搞馬杜羅政府的時候,其實也是一場「認知作戰」:將各種髒水潑給馬杜羅,將他和他的國家形容得一無是處;對反對派領袖瓜伊多是各種吹捧,一時間他也成為西方政客和媒體的寵兒,在各種場合露面、出席各種會議,從華盛頓到布魯塞爾,到處都是支持他的聲音,仿佛委內瑞拉馬上就要變天。誰在乎瓜伊多?重要的是找藉口沒收委內瑞拉的資產,煽動當地民眾推播馬杜羅政府,建立一個親美傀儡政權。

這個場面,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一定似曾相識。他受到西方的褒揚比瓜伊多還多,畢竟他把自己國家帶入和俄羅斯的戰爭中,算是「功勞」最大的一位;但是他本質上和瓜伊多一樣,所以地位也不會比瓜伊多高多少:我們可以想象一下,若干年後,不管烏克蘭是不是還存在於地球的版圖上,澤連斯基只有在人們偶爾回想起這場戰爭時會提及,但是總統普京的名字一定會被經常提及,不管是讚揚還是咒罵,因為他是和美國對弈、改變世界地緣格局的那個男人,而澤連斯基最多只能算是一枚棋子。

從瓜伊多的待遇,我們確實可以看到很多人的影子,比如當年被佩洛西等華盛頓政棍們熱捧為「最美風景線」的「曱甴」、當年被美國吹捧為「自由戰士」最後被殺了還挫骨揚灰的本·拉登,以及被捧上神壇不知道怎麼下來的澤連斯基——也有些人註定了會是這種命運,比如盤踞在東南某島上整日醉生夢死、試圖抱着美國大腿實現分裂圖謀的某些政棍——中國海軍新一代的003航母「福建艦」下水了,按照以往的經驗,過不了兩年,這艘航母就會成為中國海軍的新銳主力,而從她的名字上,對岸是不是聞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