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彈通電,052D驅逐艦以一敵三,對峙47小時驅離外軍,敢於硬碰硬

近日,在《中国军事网》的一档节目中,来自海军052D型长沙舰副舰长,关于2022年初一次行动的阐述引起外界高度关注。尤其是其中“转入一级战斗部署”、“盯紧看死外舰”、“外军3艘舰艇”、“经过47个小时的紧张对峙”等字眼,更是使得刚刚从,歼-16战斗机驱离澳大利亚P-8A海上巡逻机事件中,反应过来的国人大受震撼。就目前来说,此次公开报道的“外军”并不难猜到是谁,而长沙舰在这种行动中展示的勇气,以及出色的实力表现,更是得到了外界一致称赞。

▲国内媒体的相关报道截图

在整个报道中,最吸人眼球的当属长沙舰“转入一级战斗部署”后,关于“导弹连接发火电缆”、“鱼雷最后准备”、“主副炮挂弹”的描述最为惊心动魄。具体的来说,长沙舰作为052D型驱逐舰早期型号代表,搭载了一门国产H/PJ-45型130毫米舰炮,与国产055型驱逐舰主炮的口径,甚至基本性能都是一样的。只不过,052D由于吨位限制,搭载的主炮其实是经过一定削弱的简化版H/PJ-130A-130-1型。与055搭载的完全体相比,简化版全重从约50吨下降32.88吨,有传言称是放弃了装填精确制导炮弹的输弹通道,采用单路供弹所致。但即使如此,052D搭载的130毫米主炮,仍然能以约40发每分钟的射速进行射击,足以在近距离对现代舰艇造成破坏性打击。

▲052D型驱逐舰主炮开火

其次,作为052D的早期型号,长沙舰的副炮实际上仍然是730近防炮,也就是7管30毫米火炮近防武器系统。作为一款主要弥补最近防空间隙,以拦截反舰导弹、无人机为主要使命的近防武器来说,其本身并不具备攻击水面舰艇的能力,更多的是作为最后一道防线,来表现当时长沙舰的态度。事实上,在现代海上交锋中,火炮虽然使用频率越来越低,但在这类和平时期对峙中,火炮炮口的朝向一般被视为一艘军舰的最典型态度。举个例子,国产051型重庆舰在1985年东海海面上,与以“伏龙芝”号核动力巡洋舰为首的苏联海军编队近距离接触,后者当时就以典型的“炮口上扬”姿态表示自己准备无害通过。

▲052D近防炮开火

之后的导弹准备是最令人感到事态严重程度的一环,也是052D作为一艘先进驱逐舰,战斗力的最直接来源。一般认为,052D搭载的导弹主要有红旗-9远程防空导弹、鹰击-18超音速反舰导弹和海红旗-10近程防空导弹。其中红旗-9作为一款远程防空装备,在近距离对峙中已经很难起到什么作用,反而是海红旗-10作为一款近程装备,能在这种局面下应对不时之需。至于鹰击-18,其作为052D的最主要进攻武器,同时也是在鹰击-21现身前,海军最出色的舰载反舰武器。亚超结合飞行方式带来的动能,以及约160千克的战斗部,一发就足以对现代中型舰艇造成毁灭性伤害。

▲052D发射鹰击-18

最后的鱼雷准备,可以说是很出乎外界预料的事情,作为一款如今典型的反潜装备,舰载鱼雷是现代军舰攻击潜艇的最可靠保障,表明长沙舰在这次对峙中,与对手潜艇有一定接触。相比于火炮、导弹准备,鱼雷的状态更加隐秘,也更加难以被察觉到,本身并不存在太过明显的威慑能力,但却是真正针对水下潜艇活动的杀手锏。此外,由于潜艇不同于水面舰艇,形迹不容易被察觉到,因此长沙舰在整个过程中,也会相应开启声呐等舰载搜索装备。尤其是搭载的直-9C,更是会作为反潜攻击的最核心一环,参与搜索、威慑。

▲052D发射反潜鱼雷

就最终结果来说,长沙舰成功在以一敌三的情况下,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但长达47小时的过程,与类似接触时间有明显区别,不排除对手水下潜艇在对峙中长期活动,而延长时间的可能。表明即使是在现代、近距离接触状态下,先进潜艇,尤其是安静性好的核潜艇仍然是比较严重的威胁。长沙舰作为052D的早期型号,只搭载了一架直-9C作为空中反潜核心,吨位已经逐渐不能满足我国海军逐渐走向远海的反潜需求。并且052D早期型号并没有对直升机甲板、机库进行升级,日后也很难搭载海直-20反潜直升机,也许这就是传言,海军已经开工建造新一批052D改进型号的重要原因吧。

▲直-9的体型还是有点小

此外,报道中虽然提及我方只有长沙舰一艘水面舰艇到场,但鉴于事发位置,以及长达47小时的时间,我国军队驻扎在相关区域的空中力量,是不可能没有到场的。因此,长沙舰早期表现出的勇气固然可嘉,但随后赶到的海上巡逻机,甚至是有可能在附近空域盘旋的海航/空军战斗机、轰炸机,才是真正具备对对手舰艇编队进行毁灭性打击,保证局势发展方向的利器。这就是近年来南海地区局势整体保持稳定,即使是之前嚣张跋扈的美国海军核动力航母打击群,也要小心翼翼活动的根本原因。

▲挂载4枚重型武器的轰-6N

不知不觉间,海军在10年开工建造,曾引起种种欢呼的052D型驱逐舰,如今已成为海军的绝对骨干装备,深入到海军的每一个角落,完成属于自己的任务。相比于大名鼎鼎的055型万吨驱逐舰,052D吨位更小,性能更弱,但更多的数量也使得其航迹能更远。在报道中提及的长沙舰一年中有300多天在海上活动,正是这种情况的最直接写照,也是其能够由此出色表现的直接原因,更是海军向远海进发的可靠基础。